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语言接触视域下的方言对普通话的影响
2019年07月02日 08: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曹晓燕 字号
关键词:方言;普通话;语言接触;频率

内容摘要:活的应用和语言发展的内在规律,决定了任何语言都处于发展变化中。普通话也不是一个孤立存在的系统,一经推广,必然会与各地方言产生接触。

关键词:方言;普通话;语言接触;频率

作者简介:

  活的应用和语言发展的内在规律,决定了任何语言都处于发展变化中。普通话也不是一个孤立存在的系统,一经推广,必然会与各地方言产生接触。在方言与普通话的接触关系中,方言一般处于弱势地位,受普通话的影响更大。而实际上,从方言口音普通话的形成和扩散来看,弱势语言也会对强势语言产生影响,那些容易被迁移的成分往往是方言中的强势成分,是方言区人习得普通话时不易放弃的。至于方言中哪些成分容易被迁移、怎样迁移,原因是复杂的,且涉及语言接触的深层机制。

  其中,相似度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但是,人们在判断相似度时常带有主观性:对于说者而言,方言和普通话的相似度越高,方言成分越难放弃,而对于听者而言,却不一定是相同的结果。这是由于不同的相似度引起的听觉上的差异是不同的,而且这里涉及听者的心理因素、认知能力、语言背景等方面。根据不同程度的差别,人们选择接受或不接受。比如,邢福义提到过“有没有+VP(动)”原本在普通话中使用受限,只“在对事物作静态的断定,表示‘是不是有所VP’的意思才用”。对人物行为作动态的叙述,只是到20世纪80年代后,才随闽粤方言的传播逐渐进入普通话。虽然答话“有VP”还是刺耳,但问话“有没有VP”已经普遍被北方人接受。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普通话里“有没有”后面本来就可以出现四种语言成分,即NP(名)、AP(形)、VP(动)和NV(名动:主谓)。这使后件“VP”获得了良好的结构发展空间,为叙述性“有没有”进入普通话产生类化作用。结构上的相似性使得方言句式进入普通话变得合情合理。

  语义的空缺也是重要影响因素。由于地域文化的差异,两种语言之间总有找不到对等成分而形成语义空缺之处。基于语义不对称的原因,为准确生动地表达同时考虑到经济省力的原则,自然就会选择最确切最熟悉的表达方式,而不会“迁就”普通话。如吴语拷贝式话题结构“NP1(么)NP1VP1,NP2(么)NP2VP2”在表达话题功能时就比普通话更直接,如,“我工作么工作弗来赛;屋里么屋里也弄弗好,娘亦生病哉”。如果用普通话表达,得变成“我工作又不行,家又弄不好,妈又得了病”,但往往不能完全体现该话语功能,若要尽可能体现话题的功能,必须用更啰嗦的形式,如,“我论工作吧,工作不行,论家务吧,家务又弄不好……”因此放弃该方言句式的难度比较大。

  出于交际策略需要的因素也不应忽视。如“动叠+补语”结构在北方话中受到压制并最终消失,而在南方方言中却持续存在,并有渗透进普通话的趋势,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吴语等南部方言中,“动叠+补语”并不一定都是表达委婉含蓄和礼貌的语气。比如听到“想想清爽”并不觉得比听到“想清爽”心理上更舒服,甚至感觉语气更严厉、更生硬。而普通话里动词重叠末音节改读轻声,语义上表示“动量小”或者“时量短”。朱德熙就指出,“用在祈使句里, 可以使口气显得缓和些”。那么采纳“动叠+补语”后,就可以表达出委婉、含蓄的语气。比如,原来普通话的动补结构“擦干净”就比“动叠+补语”的“擦擦干净”显得生硬多了。因此,也许正是因为普通话在相应的语境中缺乏委婉表达的方式,出于语言交际策略上的需要才接纳吴语等南方方言中的“动叠+补语”结构并“容许”其不断扩散。

作者简介

姓名:曹晓燕 工作单位:苏州大学文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