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对知识经济应保持创新心态 ——访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
2014年04月22日 15: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记者 张清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知识;经济;创新;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姜奇平

作者简介: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世界范围的工业化趋近完成,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越来越从依赖工业特别是制造业,转向依靠科学技术与知识。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在亲历着这一变革,从邓小平作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首次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到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提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设创新型国家体系”等一系列任务,更加强调了科学与知识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知识经济时代具有怎样的特征?当前我国在推动知识经济方面面临哪些挑战和机遇?近日,访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就相关问题接受了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的采访。

  中国社会科学网:据了解,“知识经济时代”的提法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请您介绍一下,上个世纪“知识经济时代”的提出背景,知识的经济属性是如何得到体现?我国近年来在推动知识价值转化方面有哪些好的经验?

  姜奇平:一直到现在,人类都处在这次结构升级之中。升级的方向就是广义的知识经济。广义是指,经济升级的主导力量,不光是窄义的知识,还包括科学技术、信息与互联网、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包括体验业)等。邓小平在80年代就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当时还是一种很前沿的思想。当时就强调科学技术和知识的力量,对发达国家来说是一种正当时的转型,但对中国来说具有超前意义。实践证明,我国80年代的科技热、知识热,在加速我国工业化进程的同时,客观上具有工业经济、知识经济两步并一步加快追赶的效果。 

  90年代以来,知识经济在我国的发展,注入了国家创新体系、信息经济发展等的新含义。以中关村为代表的我国信息技术力量的兴起,使我国迅速成为信息大国,并迈向信息强国。863计划(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等促进了科技知识向生产力的转化。知识开始不再是教育、科研部门的事情,而成为一种支撑企业发展、产业发展的经济力量。我在世纪之交提出的“知本家”这个概念,就反映了这种知识与经济结合的潮流。这也反映了在社会上,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已深入人心。

  近年来,我国在推动知识价值转化方面,更加重视产学研用的结合,华为、海尔等一大批企业,也创造了以企业为主体进行技术创新的好经验。同时也在积极探索建立适应于不同需求、形式多样的协同创新模式。我国正在成为专利大国,在高知识、高风险的互联网领域,我国也取得国际领先地位。我国的知识经济开始真正融入70年代以来全球知识经济发展的洪流。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您介绍一下知识经济学的概念范畴是什么?相较于传统经济学,它在研究方法、研究范式方面有哪些创新和独特性?近年来所关注的主要研究问题有哪些?

  姜奇平:知识经济学的历史比知识经济的历史更久。如果从1937年哈耶克(F. A.Hayek: 50)在《经济学与知识》一文中正式把知识问题纳入经济学视野算起,知识经济学已有七八十年的历史。知识经济学的实质突破,是20世纪50-60年代索洛、斯旺、米德等一批新古占典经济学家开始把“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模型化。这是知识作为内生变量进入经济学的开始。1983年,保罗?罗默提出“新经济增长理论”,标志着知识真正在经济学中独立成“学”的开始。新经济增长理论成为工业化经济理论与知识经济理论的一条分水岭。因为它从理论经济学上,分清了物质资本与知识资本的不同规律所在,为工业化经济和信息化经济,分别提供了理论支持。

  我个人认为,1977年迪克西特与斯蒂格里茨提出的D-S模型,是知识经济学内部的一次飞跃。在现实中,D-S模型实际对服务业与国际贸易理论产生了重大影响。因为服务业,尤其是现代服务业(包括其中的个性化服务业——体验业)区别于传统工业生产方式的最大特点,在于差异化;国际贸易,也主要依赖差异化的比较优势。我们看到,至此,知识经济在国内外的两大支柱——国内经济上的服务化,国际经济上的全球化——都得到了基础理论解释。

  在理论经济学之外还有一门关于知识经济的特殊学科,自称知识经济学。与上述经济学不是一回事,只是一门应用学科,是知识经济的现象描述学和现象罗列学,特点是远离均衡谈经济,因此准确地说应算“知识经济”学,而不能算知识“经济学”。当然,在知识经济学中发展出“知识经济”学,对推动政策和实践,也有其不可缺少的积极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网:您认为,未来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将向知识经济学研究提出哪些新的研究课题(如创新型国家体系建设等)?未来应该如何更好的推进对知识经济的研究?

  姜奇平: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角度看,向知识经济学研究提出的问题,既有理论性的,也有实践性的。理论性的问题也有许多层面。例如,技术经济学这门学科,只有中国有,世界各国都没有。中国应发挥这门学科的优势,全面研究科技与经济学的内生关系,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做出理论贡献。再如,如何在互联网生态条件下,从事创新型国家体系建设,也需要理论上的突破,要思考创新如何在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与自下而上的涌现生成之间保持平衡,如何在国家、社会和个体之间保持创新的生态平衡等等。从实践方面说,应用导向、需求导向的科技发展,企业主导的科技发展,风险投资支撑的科技发展等,是我国发展知识经济的突出薄弱环节,需要加强经验总结、理论研究和对策研究。

  至于未来应该如何更好的推进对知识经济的研究,我个人认为,第一,要从科技与人文结合、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结合角度全面发展对知识经济的研究。在科技内部,也存在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矛盾的问题。以大数据为例,如果只偏重数学算法,可能偏离图灵关于人工智能的本意,难以处理好人机关系,因此数据科学可能既是自然科学,又是社会科学。知识经济的研究规划应全面而不要片面。第二,要从理论经济学角度深化知识经济研究。例如,知识经济学的核心报酬递增,现在还只是规模报酬递增的同义语。它只能支持规模经济的实践,但不能支持范围经济的实践,解释不了互联网实践中大量涌现的均衡水平差异化成本经济。第三,知识经济研究要跟上互联网发展的时代节奏。举例来说,一说知识经济的产权,就会想到知识产权。知识产权十分重要。互联网上广泛兴起的“众包”实践表明,当任务复杂性超过诸葛亮(精英)计算能力时(即“人算不如天算”时),臭皮匠(草根)独有的多样性“算法”,会具有更高的解决问题能力。此时产权是用来刺激网络的中心(精英)的知识独占,还是分散式的节点(草根)的知识分享,就成为一种需要权衡的选择。知识经济理论应该既能支持知识产权,也能支持分享型经济。对知识经济来说,所以我们需要保持创新心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