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以“家风”守护“国宝” ——《文物修复第一家》读札
2020年06月12日 09:54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韩晗 字号
关键词:教育;文物修复;家风

内容摘要:中国是一个以家庭、家族为单位的国家。

关键词:教育;文物修复;家风

作者简介:

    中国是一个以家庭、家族为单位的国家。“家学渊源”成为中国文化研究当中一个非常特殊的概念,这与西方的职业化教育有着本质的差异。“渊源家学,亦鼎器也”,这是对一个知识分子很高的褒奖。在我看来,所谓家学,就是以一个家族世代接力的方式来做学问,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工匠精神。在古代中国,这样的家族当然不少。但是近代以来,知识分子日趋职业化,每个人选择职业的自由度越来越高,“学术是吾家事”的“家学”愈发成为了一种近似于不可能的理想。

  最近有幸读到老友贾树编著的《文物修复第一家》,肃然起敬。这本书从不同侧面讲述了贾家百年来致力于文物修复的奉献精神。文物修复是一个名副其实“板凳需坐十年冷”的行业,贾树及其父亲贾文忠、祖父贾玉波三代人,皆从事文物修复工作,绵延百余年,这当然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文物修复第一家”乃是文物领域的“守望者”,这样的家族,没有理由不受到全社会的敬仰。

  贾家是有故事的家族,贾氏祖孙三代的故事,既是中国现代文物修复工作的缩影,更是中国知识分子举全家之力参与国家现代化建设的缩影。贾玉波是贾家第一代文物修复者,也是新中国第一批文物工作者。他13岁在琉璃厂学徒,学习修复青铜器,可谓文物修复的一代宗师,但很少有人知道, 1947年贾玉波曾秘密参加革命,在琉璃厂以修复文物为掩护,在华北局城工部部长刘仁同志的领导下,做了许多地下工作,为北平的和平解放作出了贡献;北平和平解放后,他在叶剑英同志领导的北平市军管会负责粮食检验工作。这段红色记忆,一直是贾家最引以为傲的家族史。

  1959年,刚刚落成的中国历史博物馆抽调贾玉波担任美术公司驻历史博物馆文物复制组的组长,本来已经是“国家干部”且政治前途一片大好的贾玉波没有一声怨言,立刻重回“老行当”,重操旧业,开始新中国的文物修复工作。后母戊鼎、四羊方尊等国之重器,皆是在贾玉波的手里修复的。正是贾玉波这次“归队”,让其子贾文忠、其孙贾树也都成了文物修复“国家队”队员。但他们固守清贫,在文物拍卖成为热门甚至“暴富”行业的今天,贾家无一人“出走江湖”,贾文忠是中国农业展览馆研究馆员,而贾树则供职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我曾开玩笑戏称贾家的家风是“一红一绿”。“红”是贾玉波曾参加地下工作、参与北平和平解放的红色基因,过年时我通过贾树的朋友圈了解到,疫情期间,还有一年即将退休的贾文忠在农展南里社区门岗担任防疫志愿者。新中国成立70年来,贾家一直与党和国家同呼吸、共命运,与时代同行,这是贾家不可磨灭的红色家风传承。而“绿”则是贾家三代人致力于绿锈斑斑的青铜器修复,这是贾家家风的另一重“底色”,贾家三代人中,贾玉波是新中国成立前学徒出身,贾文忠毕业于北京大学,是党培养的高级知识分子。而贾树曾负笈留洋,是进修于昆士兰大学的“海归”。尽管他们的教育背景各不相同,但三代人为国家修复的文物却不计其数。我相信,国内博物馆里绝大多数青铜器上面,都有贾家三代人的指纹。

  贾家三代人对于红色家风的传承、对于传统文化的守护与治学的不同路径,恰是对“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践行。贾家以“家风”守护“国宝” ,完美地诠释了“家”与“国”的关系。仅从这点来看,我对贾家三代高山仰止,仰之弥高。

作者简介

姓名:韩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