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政治教育 >> 管理工作研究
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调适
2020年09月11日 09:34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9年第4期 作者:骆郁廷 高裕 字号
2020年09月11日 09:34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9年第4期 作者:骆郁廷 高裕
关键词: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调适

内容摘要:只有针对这些差异,加强对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有效调适,实现个人预期与社会期待的对接、成长预期与教育预期的契合、家庭预期与子女预期的提升、成长预期向现实成果的转化,才能更好地将新时代大学生培育成为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

关键词: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调适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骆郁廷,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授委员会主任,武汉大学思想政治教育研究院院长; 高裕,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教育部高校辅导员培训与研修武汉大学基地办公室主任

  内容提要: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调适,关系到新时代大学生的健康发展,关系到新时代高等教育质量的提升,关系到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十分重要的时代价值。当前,社会、高校、家庭和自我对于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存在明显差异。只有针对这些差异,加强对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有效调适,实现个人预期与社会期待的对接、成长预期与教育预期的契合、家庭预期与子女预期的提升、成长预期向现实成果的转化,才能更好地将新时代大学生培育成为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

  关 键 词: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调适

  成长预期是关于未来成长状况的预计和期待。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直接影响大学生的健康发展和国家的未来。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的讲话中明确指出:“青年的理想信念关乎国家未来”,“青年志存高远,就能激发奋进潜力”。①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涉及大学生人生志向和理想信念的树立,影响大学生的精神状态和行为动力。当前,深入研究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多维透视不同主体对大学生成长预期的差异,并进行有效调适,是新时代加强和改进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重大课题。

  一、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调适的时代价值

  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调适是对不同主体关于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之间的差异进行有针对性的调适,需要对标调焦,缩小差距,凝聚共识,形成正确的大学生成长预期。新时代大学生是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一代新人,正确引导和调适他们成长的心理预期,具有重要的时代价值。

  (一)促进大学生健康发展的需要

  成长预期与大学生的健康发展密切相关。成长预期过高或过低都不利于大学生的发展。成长预期过高容易脱离实际,给大学生带来不必要的压力和焦虑,甚至损害大学生的身心健康;成长预期过低容易导致大学生庸常懒散,影响潜力发挥,培养不出拔尖创新型人才。因此,调适不恰当的成长预期对促进大学生健康成长至关重要。

  成长预期对人一生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1953年哈佛大学曾做过一个著名的“目标威力”实验。实验对象为一群智力、学历、环境、条件都相差无几的学生,在他们走出校门之前,哈佛大学对他们进行了一次关于人生目标的调查,在他们中间有27%的人没有目标,60%的人目标模糊,10%的人有清晰却短期的目标,只有3%的人有清晰且长期的目标。25年后,哈佛大学再次对这群学生进行了跟踪调查,结果显示:3%有清晰且长远目标的人一直朝着目标努力,成为社会各界的顶尖成功人士,其中不乏创业者、行业领袖、社会精英;10%有清晰却比较短期目标的人生活在社会上层,他们的短期目标不断达成,成为行业内的专业人士,比如医生、律师、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等;60%目标模糊的人生活在社会的中下层,尽管他们能够安稳生活,但是没有取得什么成绩;27%没有目标的人生活在社会底层,生活十分不如意,总是抱怨社会和他人。②由此可见,心理预期的有无、清晰还是模糊、合理与不合理、短期与长期,直接决定了大学生的发展方向和成长潜力。

  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与社会的期待和教育的要求相比尚有较大差距,如果不进行有效调适,会导致大学生学习生活目标不清、方向不明、精神不振、动力不足,甚至对高校的教育、管理和服务心生抵触、排斥乃至厌恶,最终导致大学生无法顺利融入社会、适应社会、创造未来,无法成长为社会需要的栋梁之材。因此,加强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调适,形成一个清晰、明确、短期与长期相结合的合理的成长预期,让大学生顺利成长为新时代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

  (二)提高新时代高等教育质量的需要

  高等教育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提高新时代高等教育的质量关键在于坚持立德树人,培养造就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衡量和评价高等教育的质量,就是要看高校毕业生是否符合国家和社会需要,是否德才兼备,可堪大用。只有使学生预期与教育预期对标聚焦,才能切准人才培养的方向和目标,确保高等教育的质量。

  高等教育质量的提升需要党和政府的重视,需要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需要教师的呕心沥血,更需要广大学生的自觉参与。而学生能否自觉参与教育教学的全过程,又与是否具有正确的成长预期有着直接的关系。有了立志成才的发展目标和成长预期,就会激发学生勤奋学习、发奋成才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主动参与教育教学和教育改革,主动思考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做到教学相长,共同促进高等教育质量的提升,把自己培养和造就成新时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

  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既有与以往大学生成长预期的共同之处,又有自身的时代特征。共同之处在于,大学是人生发展的重要转折点,是人生成长的关键时期,学生进入大学后会更多地思考人生发展的基本问题。当学生在思考“我是谁?我将成为谁?”的时候,也就是在思考和谋划个人的成长和发展。当他一旦思考清楚这一问题,并形成了人生发展规划和目标时,也就形成了自己人生发展的成长预期。不同之处在于,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打上了深深的时代烙印。新时代党和国家希望大学生成为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肩负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如何与新时代党和人民的新期待、与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使命、新愿景、新目标相一致,既是大学生成长发展的根本前提,又是我国高等教育质量提升的关键问题。

  新时代高等教育的历史使命和质量提升与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存在差异。原因主要在于一些大学生对新时代的历史使命和高等教育的战略目标缺乏了解、认同和内化。因此,提高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实现新时代大学生的使命担当,必须正确调适其成长预期,将新时代的历史使命、高等教育的质量要求转化成新时代大学生自身成长的内在需求,积极、主动、创造性地参与到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和质量提升的实践中去,从而真正成为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的时代新人。

  (三)实现新时代中华民族复兴的需要

  实现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全国人民团结奋斗,需要青年人尤其是大学生担当起自己的责任使命。

  新时代党和国家赋予了大学生新的历史使命,寄予其新的发展期待。新时代大学生受过系统的高等教育,科学文化水平高,创新创造能力强,是青年人中的佼佼者,在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中承担着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新时代大学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使命的生力军。新时代是大学生学习、成长、发展的黄金时代,他们的成长发展与新中国实现百年目标的历史时期正相契合,是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同发展、共命运的一代。新时代大学生毕业后成长、发展、奋斗的几十年,恰逢新中国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能否实现的关键时期。关键一代在关键时期能否确立成长发展的正确预期,发挥关键作用,直接关系到我国新时代的战略目标和历史使命的实现。

  当前,国际形势错综复杂,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关注和期待在增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对我国的打压遏制力度也在增强,我们面临的国际环境更趋复杂,外部风险不断加大。新时代大学生能否调整形成正确的成长预期,厚植爱国情怀,肩负历史使命,增强政治定力,志存高远、脚踏实地,把爱国情、强国志、报国心融入新时代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奋斗之中,直接关系到新时代我国能否克服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风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二、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差异的表现、成因及实质

  社会、学校、家庭以及大学生自身对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发展具有不同的预期,这些预期相互之间存在差异,共同影响和作用于大学生的成长。正确调适新时代大学生成长发展的预期就需要透视差异,检视成因,把握实质,凝聚共识。

  (一)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差异的多维透视

  一是社会对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提升。社会期待集中体现为党和国家对新时代青年尤其是大学生成长发展提出的殷切期待。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③“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是新时代国家和社会对青年一代成长期待的高度概括。首先,新时代党和国家期待青年一代要有理想。正所谓“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期待广大青年具有理想信念之“钙”,牢固树立远大理想、共同理想和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把个人梦融入中国梦,紧密团结凝聚在党的周围,衷心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其次,新时代党和国家期待青年一代要有本领。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⑤习近平强调,“创新驱动的实质是人才驱动”,“硬实力、软实力,归根到底要靠人才实力”。⑥目前,我国迫切需要一批又一批了解科技前沿、具备创新能力、勇于攻坚克难的年轻创新人才,殷切期待青年一代尤其是新时代大学生成为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本领,走在掌握、应用和发展现代科学技术特别是高新科技前沿的优秀人才。最后,新时代党和国家期待青年一代要有担当。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梦是历史的、现实的,也是未来的;是我们这一代的,更是青年一代的。”⑦党和国家殷切期望青年一代增强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担当起新时代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使命,以主人翁的自觉意识和“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不观望、不犹豫、不畏难、不懈怠,做新时代的开拓者、奋进者、搏击者,接稳历史交到手中的接力棒,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伟业而接续奋斗。

  二是高校对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加大。对于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高校的职责在于将国家和社会的期待转化为教育的预期和要求,落实到人才培养的目标制定和教育实践中。首先,“弘志”是高校对青年学生教育预期的时代要求。高校广泛开展理想信念教育和中国梦教育,就是希望广大学生能“立鸿鹄志,做奋斗者”,志存高远,脚踏实地,把个人梦想融入共同理想和伟大梦想,坚定为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信念和信心。其次,“立德”是高校对青年学生成长成才的首要预期。立德树人是高等教育的根本任务,立德才能树人,树人需要立德。立德是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德,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的价值观念和思想道德。高校期待学生树立正确的理想信念、道德理念和价值观念,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坚定信仰者、积极传播者、模范践行者,成为德才兼备的时代新人。最后,“创新”是高校对青年学生教育预期的集中体现。新时代高校期待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人才,能够瞄准世界科技前沿,提升对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的攻关创新意识和能力,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提供人才支撑和智力支持。

  三是一部分家庭对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降低。家庭的期待值、父母的价值观对大学生的学习观、成才观、择业观、婚恋观等有着直接的重要影响。随着国民整体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经济增速的放缓、社会竞争的加剧、家庭结构的变化,一些家庭对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呈下降态势。其中,一部分家庭对子女的成长预期比较匮乏,对孩子的发展爱莫能助,采取“放养”态度。另一部分家庭对子女的成长预期较为短视,认为“小富即安”,舍不得子女吃苦受罪,也舍不得对子女进行高标准、严要求的教育,对子女没有过高的期待,认为有份稳定安逸的工作就行。此外,还有一部分家庭对子女的成长预期较为功利,在子女择校、择业时,不顾子女的兴趣特长,忽略社会的需求期待,“唯就业论”“唯收入论”滋长。总体而言,以上这些家庭对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有盲目性和局限性,艰苦奋斗、奋发进取的导向少了,安于现状的心态多了,对子女社会责任、历史使命和奋斗精神的培育有所忽视,功利取向有所增强。

  四是新时代一些大学生成长预期在自我弱化。有些大学生自我预期缺失,没有奋斗目标,学习生活随波逐流、得过且过、方向不明、动力不足,甚至畏惧社会、逃避现实,毕业却不就业,反复考研、考博成为个别学生逃避就业和现实的选择。有些大学生自我预期淡薄,抱持所谓“佛系心态”,不求建功立业,但求云淡风轻,不愿艰苦奋斗,但求安逸轻松,“与世无争”,碌碌无为,不思进取,对父母和家庭依赖度高,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啃老”和“反噬”现象。还有的大学生自我预期狭隘,崇尚个性自由,学习生活以自我为中心,自恋情结严重,喜欢独处、不善交往,更不愿竞争。这些心态都显示出新时代部分大学生对自身成长发展预期的弱化。

  (二)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差异的成因

  一是物质生活改善。一方面,新时代大学生的父母多为60、70后一代,大多数都是恢复高考后接受高等教育,并伴随着改革开放和中国社会体制转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是当前社会的中流砥柱。他们既有物质生活环境从贫乏转向富裕的体验,也有自己通过艰苦奋斗走向成功的感受。他们勤奋、拼搏、务实,吃过“苦”,更珍惜“甜”,对当前生活懂得满足和感恩,总想给孩子最好的,舍不得孩子再受自己受过的苦。另一方面,新时代大学生生长环境优渥,父母亲友宠爱,缺乏艰苦锻炼,缺少忧患意识,不愿拼搏奋斗,对社会激烈竞争估计不足,对未来发展前途考虑较少,对国际形势变化带来的不利影响缺乏洞悉,一旦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和挫折就无力承受、难以应对。经济上“啃老”、心态上“佛系”、行为上“懈怠”,成为新时代某些大学生的新样态。总之,物质生活的极大改善让一些父母和大学生安于现状,失去斗志。

  二是高等教育转型。一方面,我国高等教育由精英化转向大众化,毛入学率不断提高,在学规模不断扩大,学生思想参差不齐。据统计,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当年报考人数570万,录取人数27万,录取率为4.7%。⑧从2011年开始,高校录取率高达72.3%,首次超过70%,高等教育日益普及。⑨另一方面,不同家庭背景的大学生自我成长预期迥然不同。2013年,《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农村学生上好大学难,上了大学找到好工作难,因此放弃高考的例子屡见不鲜。⑩新时代大学生认知分化严重,成长预期不一。“知识改变命运”不再是唯一追求,“拼爹”成为优胜劣汰的无奈。

  三是独生子女增多。新时代大学生中独生子女占比较多,“四二一”现象普遍,独生子女成为“小太阳”或家庭中心,家庭结构呈现“金字塔型”。独特的家庭结构滋生大学生自我中心意识、个人慵懒意识、坐享其成意识、家庭依赖意识等。

  四是社会竞争加剧。当今社会竞争日益激烈、严酷,只有少数人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而多数人则表现平平,有的甚至遭受挫折和失败。因此,有的大学生对社会激烈竞争抱有畏惧、逃避和自弃心理,不愿拼搏奋斗、竞争进取,这也是导致部分大学生成长预期“佛系”化的重要原因。

  五是择业就业不易。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结构转型、动力转换引起就业形势变化,新时代大学生就业预期呈下降趋势。大学生对“北上广深”不再趋之若鹜,“宜居”成为更被看重的择业和生活期待。

  (三)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差异的实质

  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诸多差异实质上是“小我”与“大我”之间的预期差异。

  一方面,部分家庭和学生从“小我”出发,往往囿于“小我”,考虑的只是个人和家庭发展的预期目标和得失,没有把大学生的个人发展放在新的时代方位,放在国家和人民的新期待上来考虑和定位,忽略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民族大义和社会责任,自觉或不自觉地降低了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另一方面,社会和高校从“大我”出发,从新时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出发,从国家富强、民族振兴和人民幸福出发,对当代青年尤其是新时代大学生成长寄予了殷切期望和更高期待,期盼他们能够成为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双方站位不同、角度不同、视野不同,从而导致了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分化和差异。这种差异,说到底是社会和学校为一方的“大我”,同家庭和学生为一方的“小我”之间的差异,是志向、抱负和格局的差异。站位越高,格局越大,志向和抱负越大,成长发展预期就越高;站位越低,格局越小,志向和抱负越小,成长发展预期就越低。古人云:“志当存高远”,“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11)今天,立足新时代实现新使命的战略高度,把握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大我”与“小我”之间差异的实质,加强二者之间预期差异的调适,缩小差异,凝聚共识,架起联通“大我”与“小我”的桥梁,完成“小我”与“大我”之间成长预期的融合,在更高的起点、更大的格局上,实现“大我”与“小我”对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对接,已经成为新时代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任务。

  三、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有效调适

  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有效调适是新时代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题中应有之义。深化新时代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促进新时代大学生健康成长,亟须针对大学生成长预期的现状和特点,把握各方主体对成长预期的差异及实质,加强对大学生成长预期的有效调适。

  (一)个人预期与社会期待的对接

  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差异集中体现为个人预期与社会期待的差异,这种差异也就是“小我”预期与“大我”预期的差异。有效调适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最重要的就是要实现个人预期与社会期待的对接。

  一是个人预期要融入社会期待。习近平指出:“青年的人生目标会有不同,职业选择也有差异,但只有把自己的小我融入祖国的大我、人民的大我之中,与时代同步伐、与人民共命运,才能更好实现人生价值、升华人生境界。”(12)新时代大学生与时代发展同频共振,应当站在我国社会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把个人成长发展的预期自觉提升和融入社会对青年大学生的厚望和期待之中,把“小我”融入“大我”之中,找到既能实现社会价值又能实现自我价值、既能实现“大我”价值又能实现“小我”价值的“共赢”目标,将历史使命、社会责任、家国情怀化为自身的奋斗目标、成长预期和强大动力,肩负历史使命,厚植家国情怀,勇担社会责任,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贡献。

  二是社会期待要关照个人预期。社会期待只有关照个人预期,汇聚个人预期,才能成为源于个人预期又高于个人预期的共同预期,并内化为个人成长发展的奋斗目标,形成个体的发展追求、价值认同和精神动力。“青年人阅历不广,容易从自身角度、从理想状态的角度来认识和理解世界,难免给他们带来局限性。这是青年成长的规律,我们要尊重这个规律。”(13)新时代国家和社会对大学生成长发展的期待要高度关照大学生个人发展预期,以人为本,充分考虑新时代大学生成长发展的个性特点、心理需求、利益获得和价值实现等因素,适应个人需求层次规律、价值形成发展规律和学生成长成才规律,在实现社会期待中更好地体现和实现新时代大学生成长发展预期。

  三是个人预期与社会预期对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14)个人预期与社会预期本质上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合理调适后可以完成两者的对接。社会预期与个人预期的对接关键是要找到二者之间的结合点,把二者有机结合和高度统一起来。社会预期应该注重社会发展规律与青年成长规律的统一,尊重青年、关心青年、依靠青年,通过成就“小我”来成就“大我”。个人预期应该主动对接社会预期,使个人预期与社会预期更好地一致起来,增强主人翁意识,发挥主观能动性,充分认识到国家、社会和民族不是与“小我”无关的“非我”,而是与“小我”息息相关的“大我”,“大我”涵盖“小我”,“小我”融入“大我”,两者互相依存、相互融合、相互促进,不断实现个人与社会的共同进步。

  (二)成长预期与教育预期的契合

  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有效调适还要注重大学生的成长预期与教育者的教育预期的高度契合。

  一是成长预期要符合教育预期。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不能仅仅考虑受教育者的心理特点、兴趣爱好和发展需要,更要考虑教育者对受教育者的教育要求。这种教育要求,说到底是社会对新时代大学生发展要求的体现。有效调适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就要使这种成长预期更加符合教育者的教育预期,符合社会对新时代大学生的发展要求,符合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时代新人的社会期待。成长预期契合教育预期,不仅需要教育者的努力,更需要受教育者的主动参与、积极配合和自我调适。教育者与大学生的关系不应仅仅是一种“教育”与“受教育”的关系,更是一种双向互动、教学相长的关系,大学生应当化被动为主动,主动了解、认同和内化高校的教育预期,努力将自身的成长预期向学校的教育预期靠拢,使成长预期与教育预期有机衔接和一致起来。

  二是教育预期要引领成长预期。如果高校的教育预期能够完全转化成大学生的成长预期,那么就成功地达到了教育目标。高校要把国家和民族的需要和期待,转化成高校的教育预期,落实为“大我”凝聚和引领“小我”的教育行为。要善于引导学生把“小我”与“大我”结合起来,认同“大我”,融入“大我”,成就“大我”,在成就“大我”的过程中成就“小我”,在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过程中促进自己的成长发展,实现自我的梦想和价值。

  三是成长预期要聚焦教育预期。高校的教育预期其实是社会预期的聚焦和细化,一定程度上包含着学生的成长预期。教育预期体现趋势性、前瞻性和导向性,往往比学生个人的成长预期站位更高,看得更远,而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因其视野、眼界、经历等局限而容易失于片面和狭隘。因此,成长预期与教育预期应该在教育与被教育、管理与被管理、服务与被服务的过程中实现聚焦和转化。教育预期要更好地反映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而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预期则要更好地与教育预期调距对焦,实现二者的精准对接和高度聚焦。

  (三)家庭预期与子女预期的提升

  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有效调适,一个重要的方面是把偏低的家庭预期和子女预期,提高到与社会期待和教育预期相一致的高度。

  家庭预期涵养子女预期。家庭是子女的第一所学校,家长是子女的第一任老师。家长应当克服对孩子的溺爱和迁就思想,鼓励子女志存高远,将家国情怀融入自身的成长预期,做有志向、有梦想、有抱负的国家栋梁之材,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志向、格局的形成及实践过程中找到人生的方向、价值和意义。家长应当注重家庭美德建设,营造好的家风,严于律己,身体力行为子女做出表率,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潜移默化地影响、涵养、提升并砥砺子女实现自身的成长预期。

  子女预期丰富家庭预期。“青年要向年长者学习,年长者也要向青年学习,相互取长补短,相互信任帮助。”(15)新时代大学生是父母同学校和社会一起含辛茹苦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是受到系统的高等教育的一代,也是家庭中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代人,承载着父母、家庭和社会的希望,理应丰富家庭预期,为提升家庭、奉献社会、报效国家作出不懈的努力和更大的贡献。新时代大学生生长在信息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时代,他们获取知识、接收信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方便、快捷、丰富。他们在大学求学深造,不断获取新知,视野更加开阔,自然而然会以自己的成长预期丰富和发展家庭预期,带给父母和家庭新的期盼和愿景。

  家庭预期与子女预期共同提升。新时代,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我们面临的新使命。这要求我们从新的历史方位和时代坐标出发,提升家庭预期和子女预期,不能只从“小我”出发,从个人和家庭利益出发,而要从“大我”出发,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出发,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高度,将“小家”预期整体提升,与“大家”期待合二为一,将“小我”融入“大我”,实现学子梦、家庭梦和中国梦的高度融合,形成学生成长、家庭幸福与国家振兴的内在动力和强大合力,持续推动个人与社会的协调发展。

  (四)成长预期向现实成果的转化

  新时代大学生成长预期的有效调适,最终目的是要实现成长预期向现实成果的转化,把正确合理的成长预期通过实践活动转化为全面发展、健康的现实成果。

  成长预期着眼于现实成果。“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16)确立和调适成长预期不是最终目的,而是在于实现成长预期。构建正确的成长预期需要着眼于其现实可能性。正确的成长预期应当从“大我”的需要和“小我”的实际出发,做到短期预期与长期预期相结合,宏大愿景与现实目标相结合。长期预期应当志存高远;短期预期应当具体可行。如果成长预期的确立不够科学合理,就要进行有效调适,提高其现实可能性。

  现实成果检验成长预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检验成长预期能否实现的根本标准。成长预期是否正确、恰当,只有在实践中才能得以验证。检验的方法就是把实践的结果同预期的目标加以对照,看看当初确立的预期目标在多大程度上变为了现实,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差距。被实践结果确证了的成长预期就是一种正确恰当的成长预期,未被实践结果确证或者完全没有达成的成长预期就是一种存在偏差或者错误的成长预期。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成长预期是正确恰当的,但是却没有实现,这就说明个体的努力还不够,或者说对影响预期目标实现的种种困难和因素考虑和预测不够,还需要加以有效调整,不断充实和完善成长预期,为成长预期的实现创造条件。

  成长预期转化为现实成果。大学生不仅要善于构建成长预期,更要勇于实现成长预期。“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而不会等待犹豫者、懈怠者、畏难者。”(17)大学生在实现成长预期的过程中,不能好高骛远、心无常志、浅尝辄止,更不能徘徊摇摆,而要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把成长预期化为战略定力和坚定意志,成为推动成长预期向现实成果转化的实际行动和强大动力,扎扎实实、艰苦奋斗、不懈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地向着既定的方向和目标前进。只有这样,才能让理想化为现实,放飞青春梦想,谱写人生华章。

  注释:

  ①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载《人民日报》2019年5月1日。

  ②参见姚本先主编:《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安徽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40页。

  ③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载《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8日。

  ④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载《人民日报》2019年5月1日。

  ⑤参见胡锦涛:《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载《人民日报》2012年11月18日。

  ⑥习近平:《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载《人民日报》2018年5月29日。

  ⑦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载《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8日。

  ⑧参见王占军:《高校特色办学战略绩效评价》,知识产权出版社2015年版第41页。

  ⑨参见刘海峰:《高考40年制度变革显初心》,载《中国教育报》2018年6月14日。

  ⑩参见赵永平:《农村孩子为何不愿跃“龙门”》,载《人民日报》2013年5月26日。

  (11)孔子:《论语》,中国纺织出版社2015年版第109页。

  (12)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载《人民日报》2019年5月1日。

  (13)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载《人民日报》2019年5月1日。

  (14)同上。

  (15)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载《人民日报》2019年5月1日。

  (1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版第1卷第136页。

  (17)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载《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8日。

作者简介

姓名:骆郁廷 高裕 工作单位: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