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文萃】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生成逻辑与时代价值
2020年05月27日 13:46 来源:《理论月刊》2019年第12期 作者:张鷟 李桂花 字号
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马克思主义;时代价值

内容摘要:当今世界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日益复杂多变,全球性问题层出不穷,对国际秩序和人类生存都构成了严峻挑战。人类命运共同体既是对当今世界历史现实深刻认识、总体把握基础上提出来的人类社会发展的新理念,又是对资本逻辑主导“世界历史”进程中所建构的诸种不公的超越。它的出场表征着国际秩序将从殖民主义、霸权主义向互利互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转变。

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马克思主义;时代价值

作者简介:

  当今世界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日益复杂多变,全球性问题层出不穷,对国际秩序和人类生存都构成了严峻挑战。人类命运共同体既是对当今世界历史现实深刻认识、总体把握基础上提出来的人类社会发展的新理念,又是对资本逻辑主导“世界历史”进程中所建构的诸种不公的超越。它的出场表征着国际秩序将从殖民主义、霸权主义向互利互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转变。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逻辑

  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形成后,资本逻辑到处安家落户,到处建立联系,原始狭隘的生产和交换发展为世界性的生产和交换,依附于共同体的个人也发展为世界历史性的个人,各共同体间的联系也就日益具有世界历史意义。从人类历史发展来看,世界历史始终是在共同体的冲突与对抗中前进的,每当“共同体”面临重大威胁时,各共同体往往采取转嫁危机、以邻为壑的零和排他思维,甚至不惜诉诸武力。

  经济全球化的迅速发展,加速了作为“总体”的“世界历史”进程。世界各国的联系更加紧密,在发展目标、发展环境、发展诉求等方面处于彼此相依、休戚与共的相互依存状态,在相互依存中形成了一个高度相融的利益纽带,各国均为共同利益链条上的关键一环。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每一次地域性的经济危机都逐渐演变为全球性的危机,危机波及的范围之广和破坏力之强使各“共同体”之间成为休戚相关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逻辑

  直至今天,粮食短缺、能源危机、气候变暖、恐怖威胁、核威胁、毒品贸易等仍然是困扰世界各国可持续发展的难题。世界性难题的解决唯有民族国家和非政府组织同舟共济、加强合作,这在一定程度上深化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

  国家安全不仅是世界各国的核心利益,也是各国对外战略的出发点。传统社会下,国家安全以单一的军事安全为主。现代社会下,全球联系日趋紧密,经济、政治、文化、生态、信息、社会等领域安全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安全由一领域的国防安全转向多领域的综合安全。在全球化时代下,安全日益表现为安全全球化,安全问题的综合性、复杂性、多变性、突发性、联动性日益增强,没有哪一个国家能独守安全的孤岛,也没有哪一个国家能独自应对安全威胁,各国共处于一个“安全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之中。

  国际事务的解决逐渐由过去“一国独霸”或“几方共治”向多元政治主体的共同治理转变,全球治理成为国际秩序发展不可逆转的趋势。全球治理,应为各主权国家、非政府组织在遵循《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的基础上,平等磋商、展开对话,形成一个具有机制约束力和道德规范力的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使全球朝着普惠、均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逻辑

  马克思、恩格斯一生致力于全人类的解放工作,可以说,马克思、恩格斯的全部哲学始终流露出对人类现实命运、未来生存境遇的关注和实现人类解放、增进世界人民福祉的终极关怀。这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提供了直接的理论来源。

  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贯穿于《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中。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和恩格斯首次阐述了世界历史的形成过程,指明了全部历史的第一个经常性前提是满足人们生命需要的活动,进而说明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是一个完全物质的经验性事实。接着,马克思和恩格斯充分肯定了分工在普遍交往形成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伴随着分工的进一步发展,生产力普遍提高,交往由传统封闭的地域性交往发展为世界性的普遍交往。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进一步阐发了该观点,认为总体性的世界历史的形成是资本逻辑全球扩张的产物。这一思想,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又做了进一步的分析与论述。在《资本论》中,马克思认为总体性的“世界历史”是资本逻辑全球扩张的伴生物。按照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进路,总体的“世界历史”进程发展趋势非人的强力意志所能干涉,资本主义作为总体的“世界历史”进程的某一阶段必然要被更高级的世界历史发展阶段——共产主义所扬弃。

  在全球化时代背景下,马克思、恩格斯世界历史理论的科学性日益彰显,人类交往的普遍性、世界性从来没有当代这样深入、广泛,各国的交往和相互依存也从来没有当代这样频繁、紧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正是在“世界历史”理论的“母体”中经历阵痛脱胎而出。

  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时代价值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历史理论在当代合乎逻辑的运用与创造性阐释,实现了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在当代的飞跃。它向世界人民讲述和发出了关于世界历史未来走向的中国判断与中国声音,具有重大的世界历史意义。该理念的生成和价值指向更是对马克思主义“无用论”“过时论”的强有力批驳。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既是对资本逻辑主导世界历史进程所建构的诸种不公的批判,又是对资本逻辑的超越;既源于历史唯物主义,又是对历史唯物主义在当代的创造性发展;既是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与顺应世界发展的趋势对全球现实问题的审视,又作为“总体的”世界历史进程的一个发展阶段,必将随着世界历史的发展持续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作者单位: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理论月刊》2019年第1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阮益嫘/摘)

作者简介

姓名:张鷟 李桂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