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交叉学科
教育经济研究的对象、方法、价值及其进展:教育经济研究笔谈
2016年11月19日 09:32 来源:《教育经济评论》 作者:顾明远 张力 闵维方 字号

内容摘要:本文主要介绍新兴学科教育经济的研究对象、方法、价值及其最新进展。

关键词:教育经济学;研究方法;新兴学科;交叉学科;经济学;教育学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顾明远,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教授,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张力,教育部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闵维方,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王善迈,北京师范大学首都教育经济研究院院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教育·经济·教育经济学

顾明远

  教育离不开经济,人类社会开始经济活动时,就有教育。但是作为研究教育与经济关系的学科却是很晚才出现。虽然20世纪二三十年代前苏联就有人研究过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但直到六十年代美国学者舒尔茨提出人力资本理论以后,教育经济学才进入了学术界的领域,至今不到一百年的时间。

  教育经济学在我国是一门新兴学科。过去教育学虽然总要讲到教育与经济的关系,讲到教育作为文化教育的一部分要受一定社会政治经济的制约,并反过来为政治经济服务,但并没有专门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解剖它们之间的关系。教育经济学的基础应该是经济学,不只是教育学。需要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剖析教育对经济发展所产生的影响,并认识教育在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舒尔茨就是从这个视角提出教育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他认为,经济的增长除了物质资本和劳动投入的增加外,劳动者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起了重要的作用,从而提出了“人力资本”理论。这一理论使人们认识到,教育不只是一种消费,而且是一种投资。国家发展需要教育,教育可以提高国民素质,提高劳动生产力,促进经济增长。个人发展也需要教育,家庭对子女的教育投入,可以使子女将来就业于更优越的职业,取得经济上的回报。因此,20世纪七八十年代是世界教育大发展的年代,大家都对教育充满了期望。

  但是教育经济学不只是研究教育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还要研究经济对教育的影响。经济发展水平必然会影响教育的投入,从而影响教育的发展。以我国为例,我国是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较低,所以教育投入长期不能满足教育发展的需求。我国1993年就提出财政性教育经费2000年应占国民生总值4%的目标,但直到2012年才得以实现。随着近十多年来我国经济的不断增长,我国教育也有了惊人的发展:义务教育得以全面普及,高等教育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教育与经济的关系并非简单的线性关系,而是非常复杂的系统。从教育投入来说,不只是政府的投入,还有社会的投入、民间的投入、家庭的投入。我国在20世纪九十年代就出现过教育产品性质的争论:教育是公共产品,是准公共产品,还是私人产品?这就涉及教育投入的主体和受益问题。教育投入的重点在哪里?是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是普通教育还是职业教育?教育投入的效果,也即投入与产出的关系,也是教育经济学关心的问题。

  当然,投入和产出并非衡量教育的唯一标准。教育除了具备经济价值外,同时还承载着社会公平、文化传承、知识创造、促进可持续发展等众多的社会和文化功能。首先,教育是人的发展的权利,是社会公平的基础。因此,教育作为国家的事业,人民的福祉,不能单纯地用经济收益来衡量。去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一份重要的报告《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报告提出,“教育的经济功能无疑是重要的,但我们必须超越单纯的功利主义观点以及众多国际发展讨论体现出的人力资本理念。教育不仅关系到学习技能,还涉及尊重生命和人格尊严的价值观,而这是在多样化世界中实现社会和谐的必要条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再强调“教育是机会平等链条上的第一环,不应将教育完全出让给市场。”

  其次,教育还承载着文化传承和知识创造的功能。虽然文化的传承并不完全依靠教育,但教育特别是学校教育确是文化继承和发展的主要途径。教育根据特定的时代和社会需求,对已有的中外文化产品进行选择加工,通过特定的学校制度和教师的言传身教向下一代传递价值观念和行为规范,这就是一个生物人转化成一个社会人的过程。同时,教育在选择和加工既有文化的基础上,不断创造新的知识体系和文明资源,培养大批推动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高度发展的人才,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功能,如何用经济学的逻辑来深入剖析教育的文化传承与知识生产系统,这也许会是教育经济学将来面临的新问题。

  最后,教育还是促进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长期以来,人们认为发展的宗旨就是确保增长,特别是经济增长,但快速的经济增长并未带来人类所希望的福祉,反而带来了日益恶劣的环境问题、贫富差距、社会冲突等一系列问题。在教育系统内部,类似的发展观也正在影响着我们的教育事业,如一些地方政府、学校和家长片面追求升学率,破坏了孩子自身学习的兴趣和创造力,不顾孩子终身可持续的发展,造成了如今的“教育污染”,如若不及时治理,未来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后代恐怕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因此,可持续发展成为了未来教育发展的一大关键词。20159月联合国发展峰会通过了172015年后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第4项目标是教育目标,即“确保包容性和公平的优质教育,促进全民享有终身学习机会”,并指出这是其他目标得以实现的关键。但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我非常认同《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中提出的人文主义的教育观和发展观,即以尊重生命和人类尊严、权利平等、社会正义、文化多样性、国际团结和为可持续的未来承担共同责任为基础,维护和增强个人在其他人和自然面前的尊严、能力和福祉。这个概念超越了个人主义甚至民族主义的社会经济理论,为教育经济学未来的研究提出了新的命题和挑战。

  总之,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变化,教育经济学的研究将面临更多更新、更复杂的问题。无论是讨论宏观层面教育与经济的关系问题,还是分析微观层面教育系统内资源分配的合理性与有效性问题,教育经济学可能会面临许多新的挑战,但同时也必然会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我对教育经济学是外行,外行人说些外行话是必然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婷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