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高等职业教育资源区域配置效率的空间计量研究
2019年12月30日 15:38 来源:《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宋亚峰 王世斌 潘海生 字号
关键词:高等职业教育;资源区域配置效率;空间计量;DEA模型;ESDA模型

内容摘要:基于效率值的地域差异和具体的空间特征,提出了我国高等职业教育资源区域配置效率提升的策略,并探讨了效率提升过程中应处理好的公平与效率、数量与质量、整体与局部、高等职业教育与普通本科教育等多重关系。

关键词:高等职业教育;资源区域配置效率;空间计量;DEA模型;ESDA模型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宋亚峰,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研究生;王世斌,天津大学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潘海生,通讯作者,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内容提要:通过相对效率评价模型(DEA),得出了我国高等职业教育资源区域配置效率在地区和省域两个层面的差异,差异主要体现在不同决策单元(DMU)资源配置效率的综合值、纯技术效率值、规模效率和规模报酬等不同的方面。利用探索性空间数据分析模型(ESDA)分析了各省高等职业教育资源配置效率的具体空间特征。基于效率值的地域差异和具体的空间特征,提出了我国高等职业教育资源区域配置效率提升的策略,并探讨了效率提升过程中应处理好的公平与效率、数量与质量、整体与局部、高等职业教育与普通本科教育等多重关系。

  关 键 词:高等职业教育 资源区域配置效率 空间计量 DEA模型 ESDA模型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行为差异化内在机理研究”(14BGL209),天津市教委重大攻关项目“京津冀教育协调管理机制研究”(2014H2-0042)。

  一、问题的提出

  高等职业教育资源的稀缺性使得高等职业教育资源配置效率的高低成为衡量高等职业教育资源配置合理性的重要标准之一。截至2017年5月我国共有普通高等学校2631所,其中高职高专院校1388所。高职院校在我国“高等教育普及化”[1]进程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但我国高职院校当前的“总体投入水平仍然偏低,区域间差异较大,多渠道筹措经费和财政生均拨款稳定投入机制还不够健全,财政投入激励高职院校改革的导向作用不够明显,高职教育经费绩效管理基础薄弱”。[2]我国是穷国办大教育,应全面考虑高等职业教育资源的“投入产出比”,而要提高投入产出比就应该全面改进高等职业教育资源的配置效率。

  教育资源优化配置问题是国内外学者持续关注的主题,D.S.Matthew和K.Robert(2017)基于“资源政策分配”[3]视角,对教育资源配置对学生成就的影响进行了研究。J.Nikhil和C.C.Deborah(2016)在学校层面,利用面板数据分析了学生成绩与学校预算分配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合理的预算分配对学生的学习成就有显著影响”。[4]赵琦(2015)利用主成分分析法构建与筛选了我国“义务教育资源配置的评价指标体系”[5],在此基础上使用数据包络法对我国义务教育资源配置的效率进行了评价,最后根据评价结果提出了义务教育效率改进的对策建议。何海燕(2015)对我国“公立高等教育经费资源配置”[6]问题进行了研究,得出了我国公立高等教育经费配置过程中政府对教育资源配置管得过多过细、资源配置差异大、过于重视硬件投入而忽视软件投入等问题。黄宸(2015)利用Malmquist指数方法对我国“中等职业教育资源配置效率的时空分异”[7]进行了研究,并提出应集中主要资源建设区域示范性中等职业教育集群,发挥其辐射带动作用,进而促进全域中等职业教育的发展。陈潭(2008)从“教师资源、教育财政资源、学生资源”[8]三方面对我国教育资源的配置失衡问题与政策补给进行了研究。郑楚楚等(2017)对我国公立学前教育资源的配置问题进行了研究,发现我国公立学前教育资源的配置存在微观区域内“布局结构、幼儿园建设、教学资源配置”[9]和宏观上“省域、县域之间”的不均衡。康宁(2011)对我国高等教育资源配置转型的“基本规律”和“发展趋势”[10]进行了研究,得出了我国高等教育资源配置转型是“帕累托改进”意义上的改进和“方式多样化、需求多元化和高校自主权扩大化”的发展趋势。对现有国内外研究梳理后发现,从研究内容看,现有关于教育资源配置问题的研究重要集中在不同类型的教育资源上,如学前教育、义务教育、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等,但对于高等职业教育的研究较少;从研究方法上看,大多是基于经济学和管理学的效率评价方法,对教育资源空间配置的实证研究较为匮乏。因此,笔者将选用相对效率评价模型(DEA)和探索性空间数据分析模型(ESDA)对我国高等职业教育资源区域配置效率进行实证分析。

  二、研究方法与设计

  (一)研究方法

  1.相对效率评价模型。

  DEA是数据包络分析法(data envelopment analysis)的简称。[11]DEA的理论和方法运用是建立在“相对效率评价”[12]的基础之上,主要通过利用数学规划模型,先确定多个决策单元(DMU),然后再对其之间的有效性进行测定及评价。首先,确定“生产可能性集合”,即生产技术一定时所有可能获得的投入产出集合。一般通过观察评价的DMU的值是不是落在生产集的生产前沿边界上,来判断DMU是否DEA有效。如果某个DMU落在了生产集的生产前沿面上,则这个DMU是DEA有效的单位,对应的相对效率值等于1,其经济意义为在其他条件不变时,该DMU不能增加产出或者减少投入;如果DMU落在了生产集的生产前沿边界以内,则该DMU是DEA无效率单位,对应的相对效率值小于1。相对效率评价模型主要有CCR模型与BCC模型。

作者简介

姓名:宋亚峰 王世斌 潘海生 工作单位:天津大学教育学院

课题: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行为差异化内在机理研究”(14BGL209),天津市教委重大攻关项目“京津冀教育协调管理机制研究”(2014H2-0042)。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