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理想、利益与行动: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多重制度逻辑
2019年12月11日 10:16 来源:《高校教育管理》2019年第2期 作者:李鹏 石伟平 朱德全 字号
关键词: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逻辑;利益相关者;以评促学

内容摘要:现代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已然从政府一元控制转向了多元主体参与的公共治理。

关键词: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逻辑;利益相关者;以评促学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鹏,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教育学博士,从事职业教育评价与管理研究;石伟平,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教授,博导,从事比较职业教育,职业教育基本原理研究。上海 200062;朱德全,西南大学教育学部。重庆 400715

  内容提要:现代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已然从政府一元控制转向了多元主体参与的公共治理。党和国家“立德树人”的政治逻辑、学校和教师“教化育人”的教育逻辑、学生和家长“追求发展”的投资逻辑以及社会与企业“人才选拔”的管理逻辑是职业教育学习评价中不同治理主体的制度逻辑。在理想层面,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四重制度逻辑都致力于实现“以评促学”的目标,不同主体之间的逻辑和谐共生。但是,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和权力的不匹配,在实践中,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制度逻辑之间相互博弈,呈现“变通服从”“上下共谋”和“候鸟式信任”的问题格局。因此,各利益相关主体需要采用积极措施,变革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以评价促进学生的学习发展。

  关 键 词:职业教育 学习评价 制度逻辑 利益相关者 以评促学

  标题注释: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4批面上资助项目(2018M641952),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项目(18JYC880002),教育部-上海市共建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青年项目(201901006)。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8381(2019)02-0024-09

  教育评价是教育改革和教育研究的重要问题之一。2018年9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指出:“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坚决克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1]。现代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已然从政府的一元控制转向了多元主体参与的公共治理,政府、学校、教师、学生、家长、企业、行业都是参与其中的利益相关者[2],共同构成了网状的评价制度结构。在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中,各利益相关者的立场就是在评价实施的过程中获得最大益处[3]24。正如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所言:“制度好似堡垒,它们得由人来精心设计并操纵。”[4]所以,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及其效用会深受利益相关者逻辑的影响。在复杂的评价利益相关者关系网中,制度逻辑的首要任务就是赋予参与者以“身份”[5]。在利益相关者的评价分析框架中,“身份”包括以下五层含义:不同主体持有哪些不同态度;采取哪些不同行为;所处地位有哪些不同;作用、方向、大小有什么不同;不同主体之间相互关系的定位。这是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利益相关者在多重制度逻辑驱动下,从理想到行动的实践过程。因此,本研究从利益相关者的分析框架出发,系统分析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运行中,政府、学校、教师、学生、家长、企业、行业等不同治理主体的制度逻辑及其相互关系。考虑到不同治理主体制度逻辑的相关性和相似性,本研究重点分析党和国家的政治逻辑、学校与教师的教育逻辑、家长与学生的投资逻辑、社会与企业的管理逻辑。文章通过对四类治理主体的不同制度逻辑分析,演绎出四类治理主体制度逻辑从理想到现实的冲突,进而提出新时代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治理措施。

  一、党和国家的逻辑:“立德树人”的政治理想

  党和国家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确保让教育为政治服务、为国家经济建设和发展服务。在我国,国家参与教育治理和教育评价最核心的逻辑就是“立德树人”。“立德树人”的政治理想已经深入到我国教育的方方面面,在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中,国家在制度层面、政策层面进行方向上的把控,引导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具体行动。

  (一)党和国家的理想:“以评促教”“以评促学”和“立德树人”

  评价是一个带有社会政治色彩的过程[3]186。尽管学习评价制度只是教育制度中很微观的层级,但是学习评价却始终包含着国家的政治理想与逻辑立场。无论是中国古代的科举考试,还是拉尔夫·泰勒(Ralph W.Tyler)的八年研究,抑或是现代的标准化学业测评都是如此。正如约翰·杜威(John Dewey)所言:“一切教育都是通过个人参与和分享人类的社会意识而进行的。”[6]而且这个过程从人一出生就已不知不觉地开始了。国家参与并支持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并在全国性的职业资格认证、教学质量评估等活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教育界经常提及的“以评促教”“以评促建”“以评促管”等口号就是国家参与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逻辑出发点。国家层面也希望通过评价促进教师教学改进,促进学生学习改进,整体性培养职业教育学生的知识、技能与能力(Knowledge,Skill,Ability,KSA),最终实现“立德树人”的政治理想。

  (二)党和国家的利益:人才培养、人力资本、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

  “立德树人”是国家参与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教育“中国梦”。但实际上,教育“中国梦”远远不止“立德树人”,教育“中国梦”更多的是政治“中国梦”。从“建国君民教为先”的封建时代,到“科教兴国”的改革时代,教育都是与政治紧密相关的。国家参与和支持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正是从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效用的角度出发的。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效用最终一定会体现在促进职业教育学生KSA的发展,也就是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目标之上。人才培养是职业教育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机制,也是职业教育对经济社会和国家的最大贡献。国家通过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效用实现了职业技能人才的培养,助推人力资本的发展,实现中国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的转向,促进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此外,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在职业资格认证等系列工作之后,客观上促进了学生KSA的发展,也有助于帮助学生的就业、创业,进而实现了劳动人口的安居乐业和社会稳定。因此,党和国家关心并参与职业教育学习评价不仅有着直观的教育收益,还有着丰厚的政治收益。

作者简介

姓名:李鹏 石伟平 朱德全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

课题:

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4批面上资助项目(2018M641952),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项目(18JYC880002),教育部-上海市共建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青年项目(201901006)。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