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安德烈·沃尔特:德国关于“学术化”的辩论
2019年07月02日 16:00 来源:《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8年第2期 作者:安德烈·沃尔特 字号
关键词:职业教育;学术化;德国高等教育;学术教育

内容摘要:目前德国的多数适龄人口接受高等教育,而传统上多数适龄人口接受的是职业教育;但在高等教育持续扩张的背景下,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的界线在模糊,并出现学术化的倾向。

关键词:职业教育;学术化;德国高等教育;学术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从职业教育到学术教育?德国关于“学术化”的辩论

  作者简介:安德烈·沃尔特,男,柏林洪堡大学教育学院高等教育学教授,博士。

  译 者:李超,北京大学教育学院。

  内容提要:目前德国的多数适龄人口接受高等教育,而传统上多数适龄人口接受的是职业教育;但在高等教育持续扩张的背景下,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的界线在模糊,并出现学术化的倾向。本文通过考察德国高等教育规模持续发展的状况,并分析其原因以及对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关系的影响。

  关 键 词:职业教育 学术化 德国高等教育 学术教育

  中图分类号:G649.3/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9468(2018)02-0063-14

  一、德国的职业培养体系

  国家培养体系的日益“学术化”近年来在德国受到了激烈的讨论,其核心是职业教育与学术教育两者关系的变化。许多教育政策和劳动力市场政策的参与者特别关注学术教育和职业教育之间正在变化着的关系,一方面本科生的数量快速增长,另一方面职业教育的新生数量下降,甚至停滞不前。这与传统上两个部门之间的关系相颠倒。在对这种发展的批判性评价中,“学术化”的概念近年来逐渐盛行。为了理解学术化的发展及其引发的讨论,有必要首先简要描述德国中学后职业培养体系的结构。传统上,这包括三个部门。

  一是所谓的“双轨制职业教育”,对象绝大多数是离开学校系统的年轻人。双轨制职业教育主要涉及工业、手工业和商业行业,包括两个培训地点:一种是企业培训,即工作场所的培训,另一种是在兼职职业学校的学习。二是所谓的“学校职业系统”,包括职业学校或卫生服务学校。这种培训主要在一些诸如非医疗的健康、保健专业以及其他特殊的社会、商业、技术或办公室职业中进行。它也被称为全职学校教育,虽然大部分培训都在工作场所进行。在职业教育系统中也有一些项目不是提供学位,而是进一步接受双轨制职业教育。三是大学和应用科技大学中的高等教育,涉及所有学术职业和活动领域,长期以来只有少数年轻人完成,因而被视为一种“精英教育”。相反,另外两条培训路径被认为是“非学术性”的。在德国,前面两种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有很大区别。

  基于源自中世纪的结构,这两个子系统在19世纪和20世纪期间根据完全不同的原则形成了自己的制度结构。两个部门是严格区分的,因此可以描述为高度细分的。这种区分表现为六个特征。

  1.通向这两个系统的途径。原则上只有在能授予高等教育入学资格的高级中等教育机构(如高级中学或高级专科中学)学习后,才可能获得高等教育的入学资格(极少数例外);要接受非学术的职业教育,主要凭借另一种不同类型的学校(如实业中学或普通中学)的毕业文凭。虽然近年来更多具有大学入学资格的年轻人参与职业教育,但绝大多数学校却因其类型无法让学生具有进入高校的资格。

  2.不同的学习场所和培训机构。双轨制职业教育在工厂或企业的工作场所和兼职职业学校进行,学校职业教育在学校职业体系的不同机构中进行,所有这些机构都与提供高等教育的机构(大学和高等专科学校)严格分开。这也体现在学习者的不同身份上。在企业的职业教育中,他们的身份是接受培训者(实习生);在职业学校中,他们的身份是学徒;在高等学校中,他们的身份是大学生。这不仅仅是名称的问题,更是法律地位的问题。

  3.低渗透率。这种制度分割的后果是两个系统之间的渗透率非常低,特别是在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之间。事实上,就读高级中学(及其不同变体)并通过毕业考试的方式仍然垄断了大学入学途径。仅仅是在最近几年,这种过渡才对那些没有通过普通中学毕业考试但有职业资格证书的人逐渐开放。低渗透率本质上是合法的教育理论,根据这种理论,只有高级中学而不是职业教育才能培养出研究能力(见下文)。与此相关的是一种非正式的社会分层(现在仍然是),因为高等教育和学术教育被认为是教育精英的标志(并且仍然部分适用)。

  4.教育目标及其教育理论合法性。职业教育的基本教育目标是传授实践经验和实践技能;与之相反,高等教育旨在传授与职业相关的理论性、反思性知识和科学能力。这种差异化的规范教育理论之合法性来源于19世纪德国教育理想主义的不同源流,通识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对立。之后,高级中学和大学之间通过整合对知识理解的认知,或多或少地形成了连续的教育课程。这与职业教育及其培训途径明显不同,后者对知识的理解具有相当的工具性和实践性。

  5.劳动力市场和就业结构。德国培养体系的两个部分——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都分配了特定的劳动力市场和就业部门,两者很少有重叠。职业教育被视为德国国民经济从手工业、工业到服务业等几乎所有行业的合格专业工的基础;另一方面,高等教育是所有学术职业和活动(健康、行政、法律、教育、科学、高级管理)的前提。虽然历史上学术和非学术活动之间存在相对明显的区别,但由于高等教育系统和某些学科的毕业生供给的大规模增长,在就业体系边缘,通常是入门或过渡区域,出现了更广泛的重叠区域。

  6.政治行政控制制度。德国培养体系的两个子系统受制于不同的治理制度。双轨制职业教育是混合管理,私营企业受到集团控制,职业学校由国家负责。与之相对,高等教育由国家制定标准。学校和大学主要是由联邦州负责管理,而企业中的职业教育则是由联邦政府负责。在高等教育中,联邦政府仍然有一定责任。因受制于不同的政治行政管理,这些部门的资金来源也不同。特别是企业的职业教育,主要由公司提供私人资助。

作者简介

姓名:安德烈·沃尔特 工作单位:柏林洪堡大学教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