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杨丽波等:持续学习路径及其对我国中高职衔接的启示
2019年05月28日 11:30 来源:《教育与职业》2018年第16期 作者:杨丽波 王丹 字号
关键词:中高职衔接;持续学习路径;绿色学校

内容摘要:荷兰政府为促进职业教育发展,帮助学生向更高一级的教育水平过渡,提出了建立持续学习路径。

关键词:中高职衔接;持续学习路径;绿色学校

作者简介:

  原题:荷兰持续学习路径及其对我国中高职衔接的启示

  作者简介:杨丽波(1971- ),女,黑龙江绥化人,东北石油大学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硕士生导师;王丹(1993- ),女,陕西汉中人,东北石油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在读硕士,黑龙江 大庆 163318

  内容提要:荷兰政府为促进职业教育发展,帮助学生向更高一级的教育水平过渡,提出了建立持续学习路径。持续学习路径旨在建立一个连续、顺畅的教育教学体系,缩短学生受教育年限,降低教育成本。文章通过分析持续学习路径的典型案例——“绿色学校”,了解绿色学校的办学理念、办学模式、特点及其对学生的影响,以期对促进我国中高职衔接工作有所启示。

  关 键 词:中高职衔接 持续学习路径 荷兰 绿色学校

  标题注释: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教育部重点课题“西方青年学徒制及其对解决中国青年就业问题的启示”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DJA150258)。

  [中图分类号]G719.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985(2018)16-0075-07

  中高职衔接问题是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必然出现的节点。在中高职教育之间建立一种新型关系,体现中高职办学的包容性、层次性及一体性,使其更好地服务于社会发展,既是职业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现阶段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此外,中高职教育的有效衔接也有助于培养学生终身学习的观念与能力,满足学生终身学习的愿望和诉求。本文主要论述了荷兰在职业教育过渡中出现的问题及相应的对策,以期为我国中高职教育衔接提供借鉴。

  一、持续学习路径的内涵

  为使公民更好地适应现代社会的飞速变化和发展,许多国家都致力于提高本国公民的教育水平。2000年举行的欧盟里斯本首脑会议提出要在十年内将欧盟打造成一个更具活力和竞争力的地区。荷兰政府为响应这一号召,将其改革的目光放在职业教育上,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使更多的学生实现从预备职业教育向中等职业教育的顺利过渡。为实现这一目标,荷兰政府在2005年提出了一个实验试点项目,即设计一个持续学习路径。

  所谓的持续路径就是将各级职业教育的教育计划重新优化整合,形成一个新的一体化教育计划。其核心思想是通过加强职业教育过程的灵活性以实现各级职业教育之间的相互协调,弱化各级教育之间的界限,为学生创造一个有利的外部环境,使学生在一个顺畅的、无缝衔接的教育系统中发展自己的知识、技能和能力。这里所谓的能力,不仅指学生在处理现在及未来职业发展问题时所需要的核心能力,还包括个人进行继续教育、终身教育和提高自身可雇佣性的能力。它主要涵盖职业教育的三个阶段:预备职业教育(VMBO)、中等职业教育(MBO)以及高等职业教育(HBO)。准确地说,持续学习路径是一种思维方式而不是精确、具体的指导方针,各学校根据自身情况,制定符合自身发展的政策。“荷兰政府设计持续路径的目的包括:(1)有效降低学生的辍学率。(2)提高学生的专业资格等级,使更多的学生获得更高级的资格认定证书。(3)制定适合专业发展的教学模式,避免不同等级教育计划脱节或重叠。(4)加强学生的学习动机和满意度。(5)加强相关经济领域行业企业的参与度。”①

  持续路径有利于确保各教育阶段课程设计的相互衔接,保证课程的连贯性。它能够充分整合各阶段的教育资源,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促进学生能力持续有效地发展,其最大特点是确保在某一专业领域中课程的层次性、连贯性及持续性。“持续路径试图在不同等级的教育间建立起一个共同的学习目标,统一的学习目标也有助于帮助教师、学生以及学校管理者选择更加适合其发展的教育活动和教育材料。”②比起传统的职业教育计划,持续路径试图建立一条联系更加紧密、融合度更高的学习路径。

  二、持续学习路径提出的背景

  一个连续、优化的职业教育体系不仅能够促进学生个人能力的持续发展和职业生涯的成功建立,对于整个职业教育系统、劳动力市场以及社会的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荷兰职业教育培训体系主要分为三个阶段,即预备职业教育阶段(VMBO)、中等职业教育阶段(MBO)以及高等职业教育阶段(HBO)。学生完成8年的初等教育后若想选择职业教育作为发展方向,便可进入预备职业教育阶段进行学习。在荷兰,大约有55%的人会进入中等职业教育(MBO)学习,30%的人会进入应用型大学(HBO)学习。大部分学生会选择职业教育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预备职业教育前两年的课程和普通中等教育的课程内容基本一致,两年后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测试成绩并结合兴趣、职业规划以及学校建议选择不同的专业方向。从模式上看,荷兰职业教育体系是非常人性化且具有灵活性的,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不同的选择,充分显示了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但是,逐年提高的辍学率使荷兰政府意识到学生在向更高一级的职业教育过渡时仍存在许多问题。

  1.教育行政部门庞杂且缺乏沟通。荷兰教育行政体系非常庞杂,职业教育管理机构共分三级:国家级、区域级和地方级。教育、文化、科学部为国家级的管理机构,负责全国除农业教育外的职业教育政策及监管工作,农业教育则专门由经济、农业、创新部负责。区域级行政管理机构为国家知识中心,是连接职业教育和劳动力市场的中介机构。全国共有19所这样的机构,每个知识中心负责一个经济领域,其职责之一就是招募和认证雇主。地方级的行政管理机构为地方教育和训练中心,全国共有42个地区设立了地方教育和训练中心,主要负责所在地区高级中等职业教育以及针对成人的继续教育。各机构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但由于教育组织和教育机构庞杂,各级教育组织之间合作不足加之教育立法不同,各层次教育系统之间的教育内容与教学和学习环境不协调。

  2.中等职业教育质量无法达到高等职业教育的要求。由于不同教育阶段的教育政策相互分离、互不联系,学生很难接受到系统连贯的教育和训练,认知水平和学习能力达不到进入更高一级学校学习的要求。较高的学生选择标准及准入条件使部分学生望而却步。“很多学生在完成初等职业教育学习后会放弃进入高等职业技术学校的机会,转而进入社会寻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那些选择进入高等职业技术学校学习的学生,在其进入高职院校学习的第一年也会选择辍学。”③

  3.学生职业定位不明确,缺乏相应的职业指导。在荷兰,学生在预备职业教育(VMBO)的最后一年以及中等职业教育(MBO)的第一年需要明确自己今后的学习方向,然而,由于学生对就业市场缺乏了解,对自己的职业生涯缺少清晰的认知以及长远的规划,在进行专业选择时不能进行理性的分析与选择。进入21世纪以后,越来越多的学生在进入中等职业教育后会改变之前所选的专业方向,这一现象在职业技术教育领域比较常见。例如,“在技术教育领域,学生从预备职业教育升入中等职业教育的过程中,改变专业的比率逐年上涨,2004-2006年转换专业的学生比率为10%,2010-2011年为29%。在农业教育和生命科学教育领域,转换专业的学生比率从2000年的40%到2010-2011年的71%”,④这使得学生无法接受系统的、连续的教育培训,不利于学生能力的持续发展,也不利于国家技术人才培养计划的实施。

作者简介

姓名:杨丽波 王丹 工作单位:东北石油大学

课题:

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5年度教育部重点课题“西方青年学徒制及其对解决中国青年就业问题的启示”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DJA150258)。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