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樊明成:职教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模式
2019年01月22日 11:19 来源:《高等职业教育探索》 作者:樊明成 字号
关键词:职业教育;“一带一路”;模式

内容摘要:当前我国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主要有5种模式:企业主导的员工培训模式,政府主导的援外培训模式,院校主导的留学教育模式,配合企业“走出去”办学模式和跨境合作办学模式,这些模式反映了不同的社会需求和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水平。

关键词:职业教育;“一带一路”;模式

作者简介:

  原题:论我国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模式

  作者简介:樊明成,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广东 广州 511483 樊明成(1975- ),男,四川宜宾人,博士,副研究员,研究方向:高等教育理论,高职教育发展与改革。

  内容提要:当前我国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主要有5种模式:企业主导的员工培训模式,政府主导的援外培训模式,院校主导的留学教育模式,配合企业“走出去”办学模式和跨境合作办学模式,这些模式反映了不同的社会需求和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水平。

  关 键 词:职业教育 “一带一路” 模式

  标题注释:2015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青年基金项目“我国高职教育国际化发展路径研究”(15YJC880052);2016年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青山湖青年学者”项目“高职教育国际化发展政策研究”(2016Q002)。

  文章编号:2096-272X(2018)02-0007-06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自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社会各界掀起了“一带一路”建设和讨论的热潮。在教育领域,教育部印发的《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教外〔2016〕46号)提出了聚力构建“一带一路”教育共同体,致力于推进民心相通、提供人才支撑、实现共同发展的愿景。与产业发展联系紧密的职业教育,具有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先天优势,在若干年的实践探索中,形成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不同模式。对这些模式进行梳理和分析,有利于总结和推广经验,提升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能力和水平。

  在WTO框架下,教育被纳入国际服务贸易的范畴,包括初等教育服务、中等教育服务、高等教育服务、成人教育服务以及其他教育服务等5类。根据联合国《中心产品分类目录》(Central Product Classification),中学后技术职业教育服务、中学后副学位技术职业教育服务属于高等教育服务范畴,大致与我国的职业教育尤其是高职教育服务相当。十多年来,我国职业教育在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提升国际化水平的实践中,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产生了越来越多的服务贸易活动,形成了以企业主导的员工培训和政府主导的援外培训为基础,以院校主导的留学教育和配合企业“走出去”办学为重点,以跨境合作办学为发展方向的多种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模式,服务能力和水平不断提升,但也面临着若干的问题。

  一、企业主导的员工培训模式

  企业主导的员工培训,即在“一带一路”沿线布点的我国企业对自己的员工进行职业培训,以满足“一带一路”建设对人才知识和技能提升的需要,它也是构成我国职业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职业院校“走出去”之前,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基本模式。

  毋庸置疑,在我国职业院校国际化提上日程之前,就有大量中资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国家进行投资,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活动。这些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离不开大量的人才支持,故不得不自己承担所需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培养任务,以满足企业发展的需要。一方面,企业派出的中方人才大多不熟悉当地的政治经济制度、宗教、语言、文化习俗等,这就必须结合当地情况进行一些必要的培训。另一方面,绝大多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发展中国家,职业教育发展水平普遍较低,技术技能型人才缺乏,企业使用当地员工也不得不进行职业培训,使之能适应企业发展的需要。因此,在企业拓荒期,企业举办的员工培训是早期我国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途径和形式。例如,陕西运维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自2008年开始“走出去”发展,在海外参与建设大小电站项目20余个,这些项目多数分布在亚洲和非洲“一带一路”沿线。为巩固和进一步拓展海外市场,该企业重视员工培训,培训合格的人员可以获得在非洲、中东等地区具有相当权威的电力岗位培训毕业证书。[1]中航国际成套设备有限公司在肯尼亚拓展业务的过程中,由于在当地很难找到企业所需的操作工人,不得不组织开展职业培训并策划非洲职业技能挑战赛(Africa Tech Challenge),以此来培养和选拔技术工人。从2014年至2017年,该公司已连续策划了四届非洲职业技能挑战赛,培养了数百名具有良好机床加工技能的人才,在满足企业自身发展所需技能人才的同时,也为当地工业化发展储备了人才。[2]

  企业主导的员工培训模式具有精准对接企业需求、产教深度融合等优点,这使培养出来的人才实践动手能力强,也熟悉企业的工作岗位、标准和文化,从而能够迅速适应岗位需求。但是,企业作为生产建设者,遵循的是“效益”原则,在人员培训中一般是用最短的时间进行具体技能的实操训练,这也是企业在人才培养中的长处,即能在较短时间里使员工达到“训练有素”,但一般没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员工长远的职业发展需求。作为非教育机构,企业并不熟悉教育的规律,故难以培养出完整的、具有长足发展能力的职业人才。与此同时,以生产建设为主要任务的企业,其开展的教育培训一般规模较小,难以满足大量的社会需求。

  二、政府主导的援外培训模式

  政府主导的援外培训,即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对外开放战略,相关政府部门配合对外援助政策而组织实施的人力资源开发项目和措施。由于援外培训的大多数对象是“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而我国越来越多的职业院校也加入援外培训的承办单位中来,因此这种培训也就成为我国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模式。

  新中国的援外培训始于1953年,开始主要对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古巴、埃及等国家的实习生进行培训,内容涉及农林、水利、轻工、纺织、交通、卫生等20多个行业。[3]目前,在教育部、外交部、商务部、科技部等政府部门的主导下,我国许多高等学校承担了援外培训任务,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培训任务,包括各种技术技能培训、教师培训、官员研修等。其中,不仅有普通大学面向“一带一路”建设开展的职业技术教育培训,由职业院校承担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各种教育培训也随之产生并逐渐增多。例如,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作为教育部首家“教育援外基地”(2003年)和外交部“东盟教育培训中心”(2014年),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指导巴基斯坦建设“旁遮普天津技术大学”,援建“埃塞――中国职业技术学院”;截至2018年4月,学校派遣援外教师200余人次,培养、培训当地师生2万余人;为60多个国家开展各类职业教育培训,培训学员1100余人次。[4]宁波职业技术学院自2007年起就承办商务部的人力资源援外培训项目,2012年设立中国职业技术教育援外培训基地,已为印尼、斯里兰卡、坦桑尼亚、赞比亚、肯尼亚、埃及等111个“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培训了近1700名产业界、教育界官员和院校教师。[5]湖南铁路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则通过与中国铁建、西南交通大学和肯尼亚铁路学校合作建设肯尼亚铁道学院,对大量肯尼亚本地学员开展铁路技术方面的援外培训。[6]此外,江西外语外贸职业学院、山东外贸职业学院、山东科技职业学院、安徽国际商务职业学院、陕西职业技术学院、黑龙江旅游职业技术学院、泉州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湖南外贸职业学院、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湖北生物科技职业学院、广西国际商务职业技术学院、福建新华技术学校……越来越多的职业院校承办了政府部门的援外培训项目,而这些项目大多数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

作者简介

姓名:樊明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