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肖凤翔等:职业教育治理主体的角色定位 ——“中和位育”思想的启示
2018年09月20日 11:24 来源:《高校教育管理》 作者:肖凤翔 邓小华 字号
关键词:“多中心”治理;职业教育治理;中和位育;角色定位

内容摘要:“中心-边缘”的职业教育治理是一种失序,既是政府越位、企业缺位和学校错位的根本原因,也是其必然结果。

关键词:“多中心”治理;职业教育治理;中和位育;角色定位

作者简介:

  原标题:“多中心”理念下职业教育治理主体的角色定位

  作者简介:肖凤翔,教授、博导,天津大学职业技术教育研究所所长,从事职业技术教育原理、职业技术教育管理研究,天津 300350;邓小华,博士研究生,天津大学职业技术教育研究所副教授,从事职业技术教育原理、职业教育信息化研究,天津 300350

  内容提要:“中心-边缘”的职业教育治理是一种失序,既是政府越位、企业缺位和学校错位的根本原因,也是其必然结果。走向“多中心”治理是实现职业教育服务供给多元化的路径选择,是职业教育治理现代化的突破口。“中和位育”蕴含的“中和”和“位育”思想为职业教育治理主体的角色重塑提供了有益启示,“有效政府-有为学校-有责企业”的互动关系代表了政府、学校和企业各安其位、各司其职的角色定位,只有在这种多主体互相型塑的角色意识中,职业教育方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满足公共利益的诉求。

  关 键 词: “多中心”治理 职业教育治理 中和位育 角色定位

  基金项目: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14JZD045)

  doi:10.13316/j.cnki.jhem.20180214.009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8381(2018)02—0066—08

  网络出版时间:2018-02-26

  网络出版地址:http://kns.cnki.net/kcms/detail/32.1774.G4.20180224.1641.008.html

  我国要建立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从根本上取决于能否建立起以“多中心”协同共治为标志的现代职业教育治理体系。构建现代职业教育治理体系的核心在于形成合理的治理结构,即在明晰各治理主体角色的基础上形成合理的互动关系及模式。目前,我国职业教育治理改革的主要症结在于政府、学校与企业这三大治理主体之间的关系不顺,难以形成有效的治理结构,而其根源则在于治理主体在治理过程中的角色混乱,或越位,或错位,或缺位。因此,从“多中心”治理理念出发,重塑政府、学校和企业等主体在职业教育治理中的角色是一项具有元治理意蕴的迫切任务。职业教育治理主体的角色定位是生成的,是各主体在追求公共利益最大化的集体行动中相互影响和重复博弈的结果。我国传统知识精英治学强调的从事物变化的动态过程中揭示事物本质的方法值得继承,儒家和道家“中和位育”的思想为研究职业教育治理主体的角色定位提供了一种哲学上的整体关照。

  一、职业教育“多中心”治理的现实诉求

  治理是一种“社会网络性的控制系统,借此来强调单一中心的主体进行治理时的局限并对在特定政策领域进行治理的多元化的主体予以界定”[1]。从“单中心”治理到“多中心”治理反映了职业教育治理现代化的现实诉求,其基本宗旨是通过确立政府、学校、企业等利益相关者的主体身份,构建一个以服务中心和方式的多样化为特征的协同共治格局。

  (一)职业教育“中心-边缘”治理的缺陷

  “中心-边缘”治理的实质是政府运用其政治权威和权力资源,通过发号施令、制定政策和落实政策,对职业教育事务实行单一向度的管理。“中心-边缘”的职业教育治理结构导致了学校和企业成为政府的从属者,其结果就是在职业教育治理过程中,学校和企业都在静观、期待政府迈出第一步,所有的行动都希望有政府的主导和指令,而政府也乐于去主导,尽管结果常常不如预期。从本质上讲,“中心-边缘”治理结构是一种建立在地位不平等基础上的控制和支配模式,其中可能会有不同主体为了各自利益而开展的协作,但不可能有真正的合作。在“中心-边缘”治理结构中,政府处于权力、资源和决策的中心,是绝对的主导力量,企业和学校只是职业教育治理的参与者、配合者,处于权力、资源和决策的边缘,其背后的逻辑是独断论和决定论。

  政府在职业教育管理中对权力的制度性调配“使支配存在于制度中并通过制度展现出来,而又正是制度使那种深深地内嵌入社会生活的连续性得以呈现”[2]。总体上看,政府的角色意识过强和过弱并存,企业的角色意识过弱,而职业院校的角色意识则比较模糊。政府的越位、企业的缺位和学校的错位所形成的是一种畸形的职业教育治理结构,并成为职业教育非良性发展的根源。2014年2月26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完全由政府主导的职业教育,很可能偏离社会需求”[3]。因此,政府不能也不应该替代市场和学校对职业教育发展的主导作用,在促进职业教育发展的进程中,学校和企业不只是参与者,它们也是主导者,是职业教育治理的中心。

  (二)职业教育走向“多中心”治理的必然性

  在以职业教育结构调整和质量提升为核心任务的内涵发展时期,“中心-边缘”治理结构就显得捉襟见肘,政府的完全主导模式已经无法应对职业教育发展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为改变这种失序的治理结构,人们借鉴公共管理领域中的多中心治理理论提出了职业教育“多中心”治理的构想,即强调“在职业教育发展和改革过程中,社会、政府、行业组织、企业、学校等多元参与主体均被赋予决策和管理等公共权力,引入平等对话、沟通协商、协同合作的运作机制,形成集体行动的自组织治理网络”[4]。与“中心-边缘”治理相比,“多中心”治理是一种扁平化的治理,它既不同于国家化取向治理,也不同于市场化取向治理,它是吸纳国家与市场双重优势的网络化取向治理。它强调政府、企业、学校等利益主体都是平等的参与者,即任何主体均不能凌驾于其他主体之上,任何主体也不能绝对地控制和支配其他主体,它们之间是协商、合作、对话和相互影响的关系。职业教育“多中心”治理的目标、制度规范难以预设,其形成需要多元主体依据自身利益诉求,采取平等协商的方式找到其利益契合点,形成共同价值认同,体现出明显的生成性。

  “多中心”治理有利于激发各利益相关者的主人翁意识和参与积极性,有助于发挥各主体的资源优势,促进优势资源在各主体间的流动、联结和交易,从而实现作用于学校身上的“看得见的手”(政府)和“看不见的手”(市场)之间的“握手”,形成新型的组织关系。“多中心”治理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一群相互依赖的委托人如何才能把自己组织起来,进行自主治理,从而能够在所有人都面对搭便车、规避责任或其他机会主义行为诱惑的情况下,取得持久的共同收益”[5]。通俗地说,“多中心”治理就是政府、学校和企业在“多中心”理念的引导下,如何通过自主治理形成良好的合作关系,避免搭便车的机会主义行为,真正做到事不避难和义不逃责。一旦确立职业教育的“多中心”治理范式,我们就要回答两个基本问题:“多中心”应处于怎样的关系才有利于职业教育治理的有效展开;政府、学校和企业作为什么样的角色才能成为治理的“中心”。对于这两个问题,我们可以从我国传统文化的“中和位育”思想中获得启示。

作者简介

姓名:肖凤翔 邓小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