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陈向阳:核心素养的职教表达与可能路径
2018年09月13日 14:57 来源:《当代职业教育》 作者:陈向阳 字号
关键词:职业教育;核心素养;可能路径

内容摘要:“核心素养”作为描述新的教育目标与课程目标的概念工具,其成为当下教育领域最受关注的词汇并非空穴来风,它折射着丰富的政治学内涵,标识着社会变迁的律动。

关键词:职业教育;核心素养;可能路径

作者简介:

  原标题:核心素养的职教表达与可能路径

  作者简介:陈向阳(1977-),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与终身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研究方向:职业教育学,江苏 南京 210013

  内容提要:“核心素养”作为描述新的教育目标与课程目标的概念工具,其成为当下教育领域最受关注的词汇并非空穴来风,它折射着丰富的政治学内涵,标识着社会变迁的律动。构建职业教育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系,不仅需要深刻把握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时代背景与社会文化意蕴,还需要在国家战略、企业需求、学生立场等进行多面的考量。核心素养培育的关键在于评价工具的操作化,学习与教学方式的情境化,以及开启“core competence”作为“核心竞争力”的原初内涵,这就要求我们在课程改革之外,还要把关注的目光投向学校管理变革与系统改进。

  关 键 词:职业教育 核心素养 可能路径

  基金项目:教育部2014年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当代技术哲学新进展与职业技术教育哲学研究》(编号:14YJC880006);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团队《江苏职业教育现代化研究》(编号:2017ZSTD020)。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9154(2018)01-0018-04

  “核心素养”作为描述新的教育目标与课程目标的概念工具,[1]已成为当下教育领域最火的热词。学者们认为,核心素养是应对知识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这一“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概念[2];是课程改革的DNA,没有核心素养,课程教学改革就缺了灵魂。[3]近期刚刚印发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明确提出,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党的教育方针的具体化、细化。然而,“核心素养”这一词汇更多的只是盛行于基础教育,其对于职业教育来说它究竟意味着什么,职业教育应该从其演变中获得什么样的启示,这些问题都有待进一步讨论。

  一、关于核心素养的再认识

  核心素养(key competences)这一概念本身似乎无需多说。这几年只要随意打开一本期刊,冠以“核心素养”的文章俯拾皆是。有关核心素养的著述虽然很多,但其内涵至今仍不十分清晰,大家的理解似乎也相距甚远。仔细翻看有关文献,发现在梳理国际上关于核心素养的脉络时,几乎无一例外地指向世纪之交几个国际组织的重要报告和欧美学者观点,包括OECD、欧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美国学者提出的“21世纪技能”等。[4][5]在这些引举的报告中,最具有风向标意义的是OECD著名的“迪斯科”(DeSeCo)计划,这一计划以1997年“素养的界定与选择:理论和概念的基础”(Definition and Selection of Competencies:Theoretical and Conceptual Foundations)这一项目为开端,之后展开了多年的持续研究。DeSeCo项目组认为,素养不只是知识与技能,它是在特定情境中,通过利用和调动心理社会资源(包括技能和态度),以满足复杂需求的能力。项目组由此确立了三大核心素养,即互动地使用工具的能力;在异质群体中互动的能力;自主行动能力。如果仔细研读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框架就会发现,其所提出的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三个维度与OECD的框架基本一致,其内在逻辑体现了人与客观世界、人与社会、人与自我之关系。虽然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框架自提出之后,引起了诸多的关注和质疑,但总体来看,核心素养所涵盖的这三大维度,应该说充分彰显了对学习本质的新理解。“学习,是同客观世界的相遇与对话,同他者的相遇与对话,同自我的相遇与对话。”[6]

  如果从英文释义来看,key competences对于职业教育来说,并非一个新词,早在1974年,德国社会学家梅滕斯(D.Mertens)就提出了key competences,其后,在职业教育界一直是以“关键能力”或“核心能力”概念出现,由此在职业教育界有一个论调,核心素养并不是新概念,只是新瓶装旧酒,并没有什么新的东西。这一论调或许与目前的研究有关,现有文献仅止于罗列梳理国际组织关于核心素养的各种概念界定、框架和具体内容,对核心素养提出的历史背景、社会文化意涵分析明显不足。如果说核心素养并不是一个新概念,那它何以深藏在职业教育领域几十年,却在21世纪之初迅速蹿红,且从一个简单的词汇不断转义并赋予新的内涵,这一现象本身就值得好好深究。一方面热词出现并非空穴来风,它折射着丰富的政治学内涵;另一方面,任何一个有效概念都必须置于整体的社会语境和脉络中去把握,它标识着社会变迁的律动。我们发现,“关键能力”提出伴随着新职业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其社会背景主要在于劳动力市场发生变化,职业流动性增强,对技术技能人才的岗位迁移和适应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关键能力虽是综合性的,但它体现的主要还是“做事”的规定性;与“关键能力”相比,“核心素养”提出的社会背景更为宏大,它是各国为应对全球化、知识经济和信息化时代的产物,分析不同的核心素养框架,其内涵体现了各自的社会和文化特征,彰显着独特的价值追求。从内涵上看,核心素养更为丰富和宽广,不仅指关键能力,还包括必备品格和价值观念,也就是说除了工具性要求之外,还体现了人的发展性需求,不仅指做事的能力与态度,更涵盖着学会做人的修养。由此,在职业教育领域重新关注职业素养,体现了新时代职业教育新的目标定位与价值追求,体现了职业教育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之回归。

  二、彰显核心素养的“职教”元素

  (一)主动服务国家经济转型升级战略

  职业教育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不能只在教育内部思考,必须置于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来把握。当前,我国经济社会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围绕这一背景出台了一系列支撑发展的重大理念、工程和项目。其中,“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不仅是当代中国新的发展观,也为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指明了方向与路径;而“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互联网+”等重大战略,更对包括职业教育在内的整个教育体系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比如“中国制造2025”所强调的工匠精神培养和技能人才的工业文化素养,要求技能人才更具整体观、质量观、责任和伦理等方面的素养;而服务“一带一路”的技术技能人才,则强调具备国际视野和全球意识、多元文化背景下的交流沟通能力等。构建职业教育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必须审视这场变革的本质特征,提炼与阐释其深刻的人本内涵,尤其是结合责任担当、学会学习、创新精神、实践能力等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形成独特的“职教”表达。

  (二)积极回应工作世界的现实需求

  作为与经济社会联系最紧密、最直接的教育类型,职业教育还必须同步适应当下的企业需求,而企业需求并非简单的一句套话就可以说明白,它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比如从规模来看,不同规模的企业对人才的需求不同,大量案例表明,一些传统的大型制造业正在经历着大规模的机器换人计划,BBC基于剑桥大学研究者Michael Osborne和Carl Frey的数据体系认为,机器换人对人提出了三类素养,即拥有社交能力、协商能力以及人情练达的艺术;同情心以及对他人真心实意的扶助和关切;创意和审美。同时,也有大量的调查表明,职业学校毕业生就业的主要去向是中小微企业和私营企业。据统计,2016年全国中小企业已超过800万家,占我国企业总数的99%以上,并提供了75%的城镇就业机会。[7]国家统计局2016年统计公报也显示,民营经济成为创造新增就业岗位的主力。[8]由此,在凝练核心素养的具体内涵时,还需要深刻把握谁的需求,什么样的需求,当下需求还是长远需求,现实需求还是潜在需求等一系列的问题,如何在宏大的国家战略与现实的企业需求当中找到最佳的平衡点,同样考验着我们的智慧。

作者简介

姓名:陈向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