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杨子舟等:职业教育的学校知识辨正
2018年08月10日 10:50 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 作者:杨子舟 荀关玉 陈宗富 字号
关键词:知识社会学;知识类型;职业教育;去学术型;教育公平

内容摘要:我国近年职业教育课程研究对传统的学术课程进行了解构,但又未能形成新的范型。去学术型课程的价值观是工具取向的,知识观是边界模糊的,而方法论则是建构主义的。

关键词:知识社会学;知识类型;职业教育;去学术型;教育公平

作者简介:

  原标题:职业教育的学校知识辨正

  作者简介:杨子舟,荀关玉,陈宗富,曲靖师范学院 经济与管理学院,云南 曲靖 655011 杨子舟,云南昆明人,曲靖师范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工作场所学习; 荀关玉,云南富源人,曲靖师范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研究方向为教育管理; 陈宗富,云南文山人,曲靖师范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区域经济学.

  内容提要:我国近年职业教育课程研究对传统的学术课程进行了解构,但又未能形成新的范型。去学术型课程的价值观是工具取向的,知识观是边界模糊的,而方法论则是建构主义的。在知识经济时代,去学术型课程可能给众多来自不利家庭背景的职教学生带来更大的教育不公。对职业院校而言,并非所有的知识都能够通过学校教育体制传授,涂尔干的神圣事务—世俗事务二分法表明学校知识与非学校知识之间存在着差异。伯恩斯坦的水平话语—垂直话语架构指出,学校知识独立于情境,层次分明,分类严格,并以学科形式组织;而默会知识则具有高度的情境依赖性,以片断形式组织,适宜在家庭或工作场所通过观察和模仿进行学习。区分学校知识与非学校知识,并非回归传统的学术课程,而是在反思去学术型浪潮的基础上,向学生传授边界清晰而内容开放的强有力的知识。

  关 键 词:知识社会学 知识类型 职业教育 去学术型 教育公平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依托地区资源实现西部地区精准脱贫对策研究”(16BJY103)。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4519(2017)06-0106-08

  DOI:10.14138/j.1001-4519.2017.06.010608

  一、引言

  我国十多年来的职业教育课程研究,无论是“工作过程导向”,还是“项目/任务驱动”,或者是“双元制教学”,均致力于创设一种非学术性的课程。研究者普遍认为源自大学的学术型课程不可能适用于所有人,应该根据学生不同的学习基础、学习兴趣和未来发展而设计不同的课程,这种课程要优先考虑学生的学习动机和现实的职业需要。职教课改颠覆了传统普通教育观念对职业教育课程的影响,也唤起了职教工作者的研究热情。CNKI检索显示近十年职业教育类核心期刊年均发文量近5000篇,①非核心刊物发表的相关论文则难以计数。

  2005年至今,我国职教生源情况出现了一个大的起伏。2005年至2009年间处于增长阶段,许多学校都将生源增长作为教学改革和课程建设取得成功的证据。自2009年开始中职教育的生源数量开始下滑,年招生人数从2009年的874万人,减少到了2015年的601万人,降幅超过31%②;同期,高职院校的生源数量和生源质量也不尽如人意。然而无法将生源的减少完全归结为人口生育率下降,中职生源6年减少了31%,而适龄人口仍是以年均近0.7%-1.1%的速度增长的。

  生源下降是否和近年形成的职业教育的某种“阶层标签”有关?中国社科院在2011年开展过“中国社会状况综合调查”,其结果显示,来自社会较高阶层的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子女选择就读普通高中而非中职学校的比例是其在总体中比例的近3倍;来自中下阶层的基层办事员、农村专业技术人员、农民子女在学业成绩不理想的情况下较多选择中职教育,以早日进入劳动力市场。③在这样的背景下,可以说近年职教课改的本质是为低学业成就的学生提供学科界限模糊、学校知识与工作知识界限模糊的课程。但如若一种课程不能提供社会阶层向上流动的机会,反而固化了原有的社会阶层,则是时候对这种课程进行反思了。

  二、“去学术型”批判

  近年职教课程建设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也存在着实证研究极度缺乏,理论研究逻辑不严,比较研究没有参考外文文献等问题。有关职教课程研究的各类说法林林总总,很难用某种理论或者观点进行描述,本文只好用一个词语进行概括“去学术型”。去学术型意味着广大理论研究者和教育工作者清楚地认识到一些传统的学术课程给基础较弱或者处境不利的学生带来了较大的学习障碍,所谓“学生怕进课堂,教师怕上讲台”,于是从理论层面和实践层面都对知识既定的学科本位进行解构。与此同时去学术型后,新的范型又未能形成,目前仅是求助于超越教育体系的“校企双元”,可是企业参与的积极性并不高(“校企双元”至今仅是我国广大院校一厢情愿的“单相思”),不少院校教学质量堪忧也是不争的事实,各种教育教学失范的现象层出不穷。

  (一)去学术型的价值观:工具取向

  “技能型人才”和“技术技能型人才”是去学术型后对中职和高职学生的常见定位,许多职业院校都将这样的定位纳为学校的培养目标。研究者考虑到接受职业教育学生的理论基础普遍比较薄弱,因此提出为这些学生设计“工作过程导向”课程,并认为中职教育应传授经验技能,以身体动作为主;而高职教育应提供策略技能,通过多重情境教学④。虽然这种课程设计的出发点是学有所用,但其价值观却是工具取向。去学术型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个问题:职业教育的学生往往来自处于不利地位的家庭(在我国和西方发达国家都如此),专门为职教学生设计的课程仅着眼于肢体活动和休闲活动,并呈现出职业化的趋势。随着经济新常态和产业转型的到来,随着知识经济和全球化的进一步升级,社会分工决定了特定领域只有具备一定的学术知识才能进入,此时人们突然发现工具取向的课程设计产生了更大的教育不公平。

  (二)去学术型的知识观:边界模糊

  知识观是知识的上位概念,是关于知识的知识。去学术型的知识观是提供学生关于职业的知识。在波兰尼默会知识的领域内,学科知识、职业知识、生活知识的边界模糊,不同学科之间的边界模糊。⑤近年来国家致力于搭建职业资格框架,取得资格证书成为职业教育的重要教学内容,许多教育工作者据此认为职业教育就是提供知识边界模糊的“项目型”或“任务型”课程。⑥然而这种观点值得怀疑:第一,边界清晰的课程恰恰是学校教育体制所长,而边界模糊的知识尽管对学生重要,但存在着局限性,而且随着人的年龄和经验阅历的增长逐步会增加,并不需要通过学校专门去教;第二,职教学生在实习和工作中表现出来的踏实上进、吃苦耐劳的作风(这属于边界模糊的知识),很难去界定是前两年“理实一体”的校内教育还是我国扎实的基础教育阶段之功,又或是家庭教育所致。

  (三)去学术型的方法论:建构主义

  传统学术型课程的知识既定强调学生服从,一些课程和知识确实给处境不利的学生带来了较大的学习障碍,因此去学术型采用建构主义的视角来处理课程知识。去学术型认为书本知识是人类代际积累的文化知识,是间接经验,职业教育更应该提倡通过实践获得的个人感知,这是直接经验,是学生的个人财富,具有和学科知识同等的价值。这种建构主义的方法论是舶来品,在我国是否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我国职业教育的生均经费较低⑦,在教育经费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职业课程所谓的“有声有色”,只能是降低教育的质量标准,只能是注重外在的形式。建构主义方法论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否定了知识的客观性。教育的目的是使学生学得的知识与生活经验产生分化,如果学得的知识不具有客观性,而是依赖于某个特定的情境,又或者与其日常经验等同,那么学生很难通过教育获得未来向上流动的机会。

作者简介

姓名:杨子舟 荀关玉 陈宗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