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李中国 黎兴成:职业教育扶贫机制优化研究
2018年08月07日 15:15 来源:《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李中国 黎兴成 字号
关键词:职业教育;扶贫机制;问题剖析;优化路径

内容摘要:职业教育扶贫是精准扶贫的重要路径,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大战略举措。

关键词:职业教育;扶贫机制;问题剖析;优化路径

作者简介:

  原标题:职业教育扶贫机制优化研究

  作者简介:李中国,临沂大学,山东 临沂 276000 黎兴成,西南大学,重庆 400715 李中国,男,临沂大学社科处处长,教授,主要从事教师教育、教育管理与政策和职业教育研究; 黎兴成,男,西南大学教育学部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教学论和职业教育研究。

  内容提要:职业教育扶贫是精准扶贫的重要路径,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大战略举措。现阶段,职业教育扶贫从全面覆盖进入全面精准时代,职业教育扶贫机制也逐渐显露出扶贫对象识别机制不精准、扶贫动力机制薄弱、扶贫多方参与协同机制不完善、扶贫监督评价机制不健全、扶贫信息传递机制单一、扶贫对象脱贫认证机制缺失等问题。为此,亟须优化扶贫对象精准识别机制、扶贫多方联动助力机制、扶贫动力内外提升机制、扶贫监督实时评价机制、扶贫信息多维传递机制和脱贫对象深度评估机制,进一步落实职业教育的精准扶贫功能。

  关 键 词:职业教育 扶贫机制 问题剖析 优化路径

  标题注释: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国家一般项目(BIA120070)。

  中图分类号:G7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4038(2017)12-0088-07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坚持精准扶贫,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1]自此中国进入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代,职业教育扶贫工作也从全面覆盖进入全面精准的战略阶段。回顾职业教育扶贫工作的发展历程,职业教育扶贫形成了政府主导、多方参与的扶贫机制,在东西职业院校合作扶贫、劳动力转移培训、帮扶贫困家庭子女接受职业教育、帮扶农民工接受职业教育培训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伴随着全面精准扶贫新时代的到来,原有的职业教育扶贫机制也显现出明显的弊端,制约着职业教育精准扶贫目标的实现。优化职业教育扶贫机制,激励社会力量多方联动,提高职业教育扶贫资源的配置效率,对真正实现全面精准脱贫的战略目标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职业教育扶贫机制的分析框架

  机制一般是指机制构造、机制功能以及机制作用机理。[2]职业教育扶贫机制就是指职业教育扶贫系统内部的要素结构、功能及其作用机理。从系统科学来分析,职业教育扶贫系统属于典型的开放系统,与外界环境时时刻刻都在进行着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3]基于此,职业教育扶贫系统一般包括输入子系统、内部运作子系统和输出子系统。相应的子系统和子系统之间的协同运作都应有相对应的机制,基于此,一般的社会系统应有输入机制、内部运作机制和输出机制,其中内部运作机制一般应包括运行机制、动力机制、约束机制和信息机制。基于上述分析,职业教育扶贫机制应包括扶贫对象精准识别机制、扶贫多方联动助力机制、扶贫学校能力提升机制、扶贫激励多元相容机制、扶贫监督实时评价机制、扶贫资金长效保障机制、扶贫信息多维传递机制和脱贫对象认证机制等。具体分析逻辑见图1。

  

图1 职业教育扶贫机制分析逻辑图

  机制设计理论是近二十年来经济学领域研究的核心主题。机制设计理论以理性选择、博弈论和社会选择理论为基础,分析社会互动过程中个人理性、集体理性和社会理性的基本特征,探讨知识分散、选择权利和激励相容约束条件下有助于促进个人、集体和社会利益和谐共振的最优机制,为比较和判断一个机制的优劣性提供了系统的理论框架。本研究将运用机制设计理论的激励相容、信息传递等思想,从资源配置、机制协调等方面分析现有的职业教育扶贫机制,并结合现阶段扶贫工作提出的新要求,设计和优化新时期的职业教育扶贫机制。

  二、职业教育扶贫机制的问题剖析

  现有的职业教育扶贫机制是自上而下的“政策推动式”扶贫机制,这种扶贫机制的优点是:国家推动,执行力强;政策规划,高效推进。但随着全面精准扶贫时代的到来,现行的“漫灌式”职业教育扶贫机制,也逐渐显露出一些问题。

  1.扶贫对象识别机制不精准

  首先,上报数据不准确。职业教育扶贫对象主要来源于国家统计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虽然国务院扶贫办已基本完成“建档立卡”数据库,但实际上由于贫困识别工作一般由村委会及村干部完成,存在家庭收入信息识别不准确、一定程度上的“报贫唯亲”等现象,最终上报国务院扶贫办的“建档立卡”数据与实际数据不符。对乌蒙山片区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13年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中有40%的农户人均收入超过贫困线,而在非建档立卡户中有58%的农户收入低于贫困线,这表明以收入标准判断,民主评议导致的识别错误接近50%。[4]其次,认定标准单一。贫困的界定指标不只是收入,而应充分考虑多维度能力指标,[5]职业教育扶贫对象应是能力贫困者,而现行的职业教育扶贫工作还没有建立多维度贫困认定机制,所选扶贫对象主要是收入贫困者。最后,贫困对象深层识别机制缺失。现行的职业教育扶贫对象的认定还停留在贫困户和贫困户子女上,缺乏深层次的识别,无法识别哪些扶贫对象更需要职业教育和更需要什么样的职业教育。

作者简介

姓名:李中国 黎兴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