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孙翠香:职业教育治理的内涵构建
2018年05月07日 14:14 来源:《职教论坛》 作者:孙翠香 字号
关键词:职业教育治理;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

内容摘要:“治理”已成为一种前景光明的对旧式管理和行政风格进行批判和创新的风向标。

关键词:职业教育治理;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

作者简介:

  原标题:职业教育治理:内涵构建及推进路径

  作者简介:孙翠香(1975- ),女,山东人,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职教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教育学博士,研究方向为职业教育基本理论与政策。

  内容提要:“治理”已成为一种前景光明的对旧式管理和行政风格进行批判和创新的风向标。职业教育治理理念的产生源于多种因素耦合而成,其内涵是指政府、社会组织、职业教育机构(职业院校、职业培训机构)、行业(企业)、其他利益相关者等治理主体,围绕特定的治理目标,在遵循职业教育法律、法规、政策、制度与规范的前提下,通过相互之间的互动、协调与合作,最终达成增进职业教育公共利益的一系列治理行动及其过程;我国职业教育治理需要从目标与价值诉求、放权与增能、立法与建制、技术与平台四个方面扎实推进。

  关 键 词:治理 职业教育治理 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跨界与合作: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治理机制研究”(编号:BJA150057),主持人:孙翠香。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7518(2017)22-0024-08

  “治理”似乎已经成为当今的一种时尚,成为一种前景光明的对旧式管理和行政风格进行批判和创新的风向标。职业教育领域中,职业教育治理也成为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的热点问题。

  一、为什么要提出职业教育治理这一命题?

  “治理”并非是由某一个人提出的理念,抑或不是某一专门学科的理念,而更像是多国家、多学科、多领域、多流派的集体合作的产物。职业教育治理理念的出现也绝非偶然,而是多种因素耦合而成。

  (一)职业教育治理:医治“市场失灵”与“政府失灵”的一剂良方

  在一定意义上,政府管理模式是基于要克服“市场失灵”或“市场缺陷”所带来的问题而形成的、以“政府垄断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集中化管理以及政府机构的直接生产”为特征的一种传统管理模式,也就是说,这种管理模式排斥市场主体、市场价值和市场机制,并力图规避由市场进行资源配置及提供公共产品时所带来的诸种“市场失灵”现象(诸如分配不公、失业、市场垄断等),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就像大公无私而又能力非凡的骑士,当出现市场缺陷和社会病症时行侠仗义,祛邪匡正。”[1]事实上,政府在解决收入公平、失业问题等方面也确实具有相当的优势,但是,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政府管理模式在努力规避“市场失灵”的同时,同样也出现了“政府失灵”现象。“政府失灵”是指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由于政府自身存在的局限性以及外部约束机制的乏力,政府在行政管理中出现各种负面效应,也就是说,在公共行政管理中,政府活动并不总像应该的那样或理论上所认为的能够做到的那样,而是经常出现各种问题,诸如公共政策决策的失误、公共物品供给的低效、政府机构的过度膨胀、行政信息受阻与失真以及政府的各种寻租行为等。显然,如同“钟摆现象”一样,在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提供及社会管理方面,市场与政府恰如钟摆的两端,任何偏向某一极端的管理模式,都可能造成某种负效应。既然存在“市场失灵”现象,又存在“政府失灵”现象,由此,具有第三条道路性质的治理理论,由于其既重视发挥政府的功能,又重视市场的作用,还重视社会组织的相互合作和共同管理等,因此,被作为一剂救治良方,试图在市场与政府之间架起一座桥梁,整合各种力量进行公共事务治理。“愈来愈多的人热衷于以治理机制对付市场或国家政府协调的失败”[2]。就目前我国职业教育管理现状而言,政府在一定意义上垄断了职业教育公共产品的供给,但是,政府提供的职业教育纯公共产品数量不足、质量不高(例如高质量技术技能型人才的短缺),以及职业教育政府管理机构臃肿、权力寻租等“政府失灵”现象较为凸显;与此同时,我国职业教育中的市场异化或市场基因不足等现象也同时并存,因此,职业教育治理似乎成为医治职业教育管理中各种弊端的一剂良方,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青睐和关注,这也是职业教育治理这一理念及实践产生的重要缘由之一。

  (二)公民社会的兴起:提供职业教育公共服务的有生力量

  经历了“市场失灵”与“政府失灵”以后,单纯依靠市场或单纯依靠政府均成为一种幻象,人们在选择政府和市场时也开始努力尝试寻求第三种力量——公民社会,公民社会是指“国家或政府之外的所有民间组织或民间关系的总和”[3],其中,非政府组织或各种利益团体成为公民社会的核心力量,这些组织或团体通常被称为第三部门。随着第三部门的广泛兴起,公民开始越来越多地借助于各类非政府组织,进入公共政策制定、执行以及公共事务的管理过程,以此来表达自身利益,并影响公共政策的导向,同时作为政府的合作伙伴,承担一部分公共责任。“由第三部门的民间组织独自行使或他们与政府一道行使的社会管理过程,便不再是统治,而是治理。”[4]在上述情势下,公民参与已经逐渐成为现代政府治理过程的一部分,不管政府的公共管理者承认与否、愿意与否、喜欢与否、欢迎与否,公民参与都在社会公共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显然,公民社会的兴起,从根本上说明了公民不仅仅是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的消极消费者,也不仅仅是一些公共事务的投票者,而是具有积极能动精神的公民,他们是表达自身利益、影响公共政策、参与公共决策的有生力量,更是与政府等公共管理者一起提供公共服务的合作伙伴,而这与治理理论所强调的“多元主体合作”这一关键点是相契合的。职业教育是与市场关系最为密切的一种教育类型,其产品——各类技术技能型人才在一定意义上事关公共利益、具有准公共产品性质,因此,各利益团体或非政府组织参与职业教育治理不仅具有理论上的可能性,而且还具有现实的可行性,特别是行业(协会)、企业、各类职业培训机构、与劳动力市场有关的社会团体等第三部门,期待通过参与职业教育政策决策、参与职业教育管理过程等方式来表达自身的利益诉求、承担职业教育的公共责任,这些第三部门主体意识的觉醒与利益诉求的表达,也成为推动职业教育由管理走向治理的重要力量之一。

  (三)时代使命:推进我国职业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具有改革新里程碑意义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明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5]依据胡鞍钢教授的观点,“国家治理体系是在党领导下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等各领域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安排,也就是一整套紧密相连、相互协调的国家制度。”[6]职业教育治理体系作为国家治理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推进我国职业教育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已成为当下我国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使命与责任。在此大背景下,2014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国发[2014]19号)并指出,“职业院校要依法制定体现职业教育特色的章程和制度,完善治理结构,提升治理能力。”[7]开启了我国职业教育管理制度与管理机制改革的新篇章。从当前我国职业教育管理现状来看,也确实还存在诸多亟待改革的问题:职业教育治理主体较为单一,仍然以政府的行政管理为主,且不同政府机构之间对职业教育的管理还存在权责边界不清、权责交叉、权责空白等现象,同时,其他管理主体尚不能有效介入职业教育治理以及其治理主体意识和能力欠缺等问题都较为突出;职业教育的法律、政策及相关治理制度体系尚不健全,尚不能实现以法为基础的治理。这也是当前我国职业教育要实现依法治理面对的最突出的一个问题。因此,在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基于要解决我国职业教育管理过程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亟须推进我国职业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这也是我国职业教育在由规模发展向内涵发展这一特定阶段职业教育改革必须承担的时代使命和责任。

作者简介

姓名:孙翠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