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张泽 等:优质高职院校专业建设的转型升级再引领 ——江苏省的案例
2018年04月10日 13:52 来源:《教育学术月刊》 作者:张泽 戴桂荣 字号
关键词:经济转型;优质高职院校;区域产业结构;现代学徒制;转型升级

内容摘要:在经济转型期,高职院校进入持续优化内涵品质,不断提升办学能力水平,创建优质高职院校的重要发展时期,专业建设迈向了全面转型新阶段。

关键词:经济转型;优质高职院校;区域产业结构;现代学徒制;转型升级

作者简介:

  原标题:优质高职院校专业建设的转型升级再引领

  作者简介:张泽,男,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副研究员;戴桂荣,女,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会计学教授,江苏 南京 210007

  内容提要:在经济转型期,高职院校进入持续优化内涵品质,不断提升办学能力水平,创建优质高职院校的重要发展时期,专业建设迈向了全面转型新阶段。高职院校原设置的专业不能适应产业转型升级和大数据时代对劳动者素质和技能的要求。高职院校应以现代学徒制的校企合作为重要抓手,积极主动适应全球化的产业结构性调整和新兴产业的兴起,引领新一轮的专业结构调整和建设,完成从专业调整、人才培养模式、教学过程设计、技术开发、导师培养及评价体系等全面转型,培养适应产业转型升级的新技术人才,为转型升级中的经济建设作出直接贡献。

  关 键 词:经济转型 优质高职院校 区域产业结构 现代学徒制 转型升级

  基金项目:2015年江苏省高等教育教改研究课题“中职—高职—应用本科衔接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的改革实践”(编号2015JSJG332),主持人:张泽、戴桂荣。

  中图分类号:G7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2311(2017)10-0061-08

  改革开放30多年来,职业教育为我国各个领域输送了1亿多高素质劳动者和技能型专门人才,在加快我国工业化进程中成为中小微企业产业集聚发展的助推器。随着经济全球化、工业4.0时代的到来,为主动适应经济发展的新常态,我国全面进入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经济加速转型升级,产业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新常态下,我国职业教育的专业建设也迈向全面转型的新阶段。原行政主导下的高职专业设置与产业经济发展的现实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市场鸿沟”,已经不能适应变革后的产业结构和区域经济发展对人才培养的需求,不能适应新兴产业与职业岗位的相互融合,以及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互动融合。近年来,国家示范(骨干)高职院校建设已从外延式扩展转向内涵质量提升,追求高质量,创建“世界一流高职院校”成了新一轮高职院校追逐的目标。推行现代学徒制,开展纵深化的、精准化的校企合作是打造专业建设的转型升级、创建优质高职校的重要抓手。

  一、经济转型期,高职院校专业建设面临着新的挑战

  职业教育应产业革命而生,专业建设随产业结构变革而调整。英国的工业革命使大机器代替了手工操作,需要大批熟练的技术工人,早期的技术工人主要靠师傅的传帮带,这就是传统的学徒制。随着产业的发展,职业岗位对专业知识和专门技能的要求越来越高,师徒制的知识和技能的传授满足不了飞速发展的工业生产对庞大的产业技术工人的需求,从而催生职业教育,使之成为现代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特别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和工业4.0时代的到来,世界经济转型升级,全球引发了职业技术教育的“革命”。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大工业的本性决定了劳动的变换、职业的更动和工人的全面流动性。”产业的性质和内容决定职业教育专业的设置和技术层次,产业结构决定人才需求结构和规格。当企业生产大量技术含量不高的初级产品的时候,初级技术工人即可胜任生产需求,但是在产业结构调整后,企业的产品升级换代,更高层次的经营管理人员和更多更高层次的技术工人是新兴产业的主要需求。推行现代学徒制,政府、企业、学校三方联动,培养适应产业转型升级和大数据时代需求的初、中级技术人员乃至高级技术人员,是此次专业调整与建设面临的艰巨任务。

  (一)专业结构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压力

  经济发展教育先行,产业结构调整决定专业结构的转型。“十三五”期间,校企必须重新联手,精准打造新兴专业,专业建设不仅要主动适应产业结构的调整,而且要从技术人才的培养上引领产业结构的发展方向。我国GDP虽然超过日本仅次于美国,但产业结构不合理、工业装备落后、能源消耗大、技术含量不高、产品附加值低是个不争的现实,产品生产并没有告别贴牌的尴尬,我国产业依然没有走出效益低下的困境。因此新一轮的专业调整应转向我国基础设施薄弱的以及与国际差距较大的环保、节能、绿色、新能源、新材料、新技术等产业上来,将人才从培养“产业化劳动大军”转向培养技术攻关和技术革新的技术人才上来,引导我国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技术升级、装备换代。

  (二)人才培养规格面临着走出产业链中低端地位的挑战

  在整个世界产业链的分工中,我国产业和技术人才总体上仍处于链条中低端的位置。例如,电子信息产品主要以加工为主,缺乏自主知识产权,电子产品的元器件芯片依赖进口,产品附加值低,电子信息行业在国际分工中仍然处于产业链的末端。苹果公司在华构筑的产业链凸显中国相关产业和技术人员在国际分工地位的尴尬。根据产品价值链的“微笑曲线”原理,处于生产加工、组装的中间环节,产品附加值最低,而处于研究设计和销售推广、售后服务的生产两端,则产品附加值最高。如图1所示。

  

图1 产品价值链的“微笑曲线”

作者简介

姓名:张泽 戴桂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