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马建富等: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体系的建构
2018年03月02日 14:55 来源:《职业论坛》 作者:马建富 黄晓赟 字号
关键词: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体系;角色定位

内容摘要: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训,需要构建一个由政府、涉农企业、职业院校等构成的社会支持体系,这是职业农民培育的公益性、跨界性等所要求。

关键词: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体系;角色定位

作者简介:

    原标题: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体系的建构

  作者简介:马建富(1962-),男,江苏溧阳人,江苏理工学院教育学院、职业技术师范学院院长,农村职业教育研究所所长,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农村职业教育与培训;黄晓赟(1978-),女,江苏江阴人,江苏理工学院农村职业教育研究所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农村职业教育、社区教育

  内容提要: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训,需要构建一个由政府、涉农企业、职业院校等构成的社会支持体系,这是职业农民培育的公益性、跨界性等所要求。在这个支持体系中,政府、涉农企业、职业院校等必须扮演好各自的角色。为促进这一社会支持体系的构建,政府必须明确定位,转变职能;职业院校要研究市场,提供优质服务;涉农企业要积极参与,释放活力;社会要努力做好舆论引导,政策宣导激励工作。

  关 键 词:新型职业农民 职业教育培训 社会支持体系 角色定位

  基金项目:2016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职业教育培训支持体系建设研究”(编号:16YJA880028),主持人:马建富。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7518(2017)16-0019-07

  自2012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以来,无论是经济界、教育界,抑或是理论界、实践界,对此问题的关注和研究越来越多。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指出:要将职业农民培育纳入国家教育培训发展规划,基本形成职业农民教育培训体系;2017年颁发的《“十三五”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发展规划》(以下简称《培育规划》)要求:到2020年,新型职业农民总量超过2000万人(其中,高中及其以上文化程度由2015年的占比30%提高到35%,现代青年农场主由1.3万人提高到6.3万人,农村实用人才带头人由6.7万人提高到16.7万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培训数量年均增长60万人);以公益性教育培训机构为主体、多种资源和市场主体有序参与的“一主多元”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体系全面建立。所有这些,都强调要加快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以适应农业现代化和新型城镇化的新形势。培育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具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仅仅依靠教育部门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有关各方协同努力,合力支持,共建一个促进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体系。

  一、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体系的意涵

  一般认为,社会支持体系是指一个由各个方面的资源所支撑的能对所需者提供支持的资本组合[1]。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与社会多个层面,尤其是涉农企业等是密切的利益相关者。政府、涉农企业以及职业院校,以劳动力市场为纽带而交叉联结成影响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三螺旋关系,因此,要促进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培训工作的开展,就必须建立起一个由政府、涉农企业(行业)、农科类职业院校等为主体的社会支持体系。通过这一社会支持体系的构建,提升职业教育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社会综合支持能力。笔者认为,这一理想的社会支持体系应是基于社会各界,包括各级政府、涉农企业(行业)、农科类职业院校等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职责和作用的理解与认可,而协同为农民职业教育培训工作进行顶层设计、整体规划、制度配置、政策创新、构建教育培训平台以及提供物质条件等多方面的综合支持。

  构建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体系是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公益性使然,更是其跨界性所要求。从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需求及其复杂性来看,理想的、应然状态的职业教育培训,应是在政府主导下,职业院校与有关涉农企业(行业)紧密合作,协同开展相关工作,形成良性互动的机制。这实际上就是要求从根本上改变长期以来存在的校企合作流于形式,缺乏深度、宽度和长度(可持续性),社会组织参与主动性不够,参与面小的状态。

  二、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主体的角色与功能定位

  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问题,主要是研究在与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相关的社会关系网络中,哪些社会关系可以为其发展提供支持,这些社会关系主体分别扮演怎样的角色。基于这样的认识,笔者认为,新型职业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体系,主要是由客体(职业教育培训体系)、主体(政府、涉农企业或行业、涉农职业院校以及社会非政府组织和个人等)、载体(职业教育培训)所组成的动态开放系统。要使这一社会支持体系在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中具有足够的支持力,就必须反思和重新定位政府、涉农企业(行业)、涉农职业院校的角色定位和支持行为,最大程度上实现各支持主体间协调一致、协同配合、相辅相成,从而构建充满活力的职业教育培训社会支持体系。

  (一)各级政府:发挥导向作用,重点是顶层设计,统筹规划

  1.制定行动纲领:确保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在规划指导下实施。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是我国政府根据“三农”发展现实以及“四化同步”发展要求提出的重要战略,因此,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应该在各级政府规划的指导下行动。一方面从国家到各级地方政府应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纳入各级政府五年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另一方面要基于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需要,制定系统的近、中期职业教育培训发展规划。如此,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既能够得到政府的重视与支持,又能够在培训规划指导下得以实施。

  2.推进法规建设:保证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在法制轨道上运行。要能够使各方协同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规范运作,就必须有法可依,而且,必须根据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新需要、遇到的新问题,与时俱进地进行法规的完善。发达国家普遍重视职业教育培训法规建设。韩国出台了诸如《农渔民后继者育成基金法》《农渔民发展特别措施》等多项法规,由此强化政府责任,规范政府行为;法国先后七次制定、修改完善针对农民职业教育培训的方针政策[2]。

  3.助推政策创新:保障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在政策驱动下突破。政策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推动具有针对性和见效快等特点。在当今社会里,政策的刺激作用必不可少,特别是在工作的起始阶段和推进阶段遇到障碍时,政策作为重要的激励性制度安排具有特别的功效。如,要发挥“互联网+教育培训”在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中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就有赖于政府出台加快农业信息化发展与培养新型职业农民的相关政策,由此促进互联网与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的有效结合,促进建立多部门协同推进的工作机制,形成合力。

作者简介

姓名:马建富 黄晓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