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欧阳忠明等:新型职业农民的职业化学习图景
2018年03月02日 14:16 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 作者:欧阳忠明 杨亚玉 字号
关键词:新型职业农民;职业化;学习图景;叙事探究

内容摘要:新型职业农民职业化是一个持续、动态的发展过程。在该过程中,学习扮演重要的角色,能够帮助其开发职业专长。

关键词:新型职业农民;职业化;学习图景;叙事探究

作者简介:

    原标题:新型职业农民的职业化学习图景叙事探究

  作者简介:欧阳忠明,博士,副教授,江西科技师范大学成人教育研究中心;杨亚玉,硕士研究生,江西科技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江西 南昌 330031

  内容提要:新型职业农民职业化是一个持续、动态的发展过程。在该过程中,学习扮演重要的角色,能够帮助其开发职业专长。从新型职业农民在职业化进程中的学习图景看,他们在职业化各个阶段具有不同的学习目标。从职业初始期的“知识累积”到职业成长期的“知识顺应”,再到职业发展期的“知识创造”,新型职业农民的学习更多的是自我导向的结果,学习目标存在按阶梯式向上发展的变化过程,且每一个阶段的发展是建立在前一个阶段基础之上的,目的是匹配不同职业化阶段的任务需要。而学习目标的实现需要学习策略的有效支撑。在职业初始期,新型职业农民主要通过“跟师傅学习”、“实地考察”和“向专业书籍取经”等方式实现知识累积;在职业成长期,主要通过“专家指导”、“反思性学习”和“职业培训”等方式实现知识顺应;在职业发展期,主要通过“合作学习”的方式实现知识创造。伴随着职业化进程的深入,学习情境逐渐从单一向复杂态势转变,新型职业农民的学习策略经历了一个互动性逐步增强的发展态势,逐渐从“边缘参与”走向“全面参与”。

  关 键 词:新型职业农民 职业化 学习图景 叙事探究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基于职业化的新型职业农民学习策略与支持体系研究”(CKA150135)。

  中图分类号:G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195(2017)04-0059-11

  doi10.3969/j.issn.1009-5195.2017.04.007

  一、研究问题

  在全球化背景下,国家经济活动各个维度的激烈竞争已严重影响到农业的专业化发展。为此,从2012年开始,国家积极倡导“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希望为农业现代化提供丰富的人才资源。“新型职业农民”的提出,意味着农民经历一场由“身份”到“职业”的变革,同时,这也意味着农业从业者需要走向“职业化”的道路。如何走向“职业化”?在许多研究者看来,个体的职业化与学习有着紧密的联系。Allmendinger等认为,与职业相关的学习(Vocational-Related Learning)或职业学习(Vocational Learning)是个体职业生涯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Allmendinger et al.,2011)。Billett则强调,面对不断变化的职业经历,学习可以作为一种变量,帮助个体有效应对职业发展过程中种类繁多的工作实践(Billett,2001a)。因此,职业化要求新型职业农民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学习,获取与职业相关的知识与技能。

  然而,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检索发现,我国现有研究大多数局限于“教育与培训”主题,且属于一种“静态性”研究,无法动态性地呈现新型职业农民职业化进程中各类学习样态。基于此,本研究在梳理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以质的研究方法论为依托,通过叙事探究法,呈现3位新型职业农民的职业化发展历程,以期能够较为全面、动态性地勾勒出新型职业农民职业化进程中的学习图景。

  二、理论概述

  1.职业化与职业化学习的基本内涵

  在阿伯特看来,职业是指一些排他性的行业群体,它们把某种抽象知识用于特定事项(安德鲁·阿伯特,2016)。相对于“职业”的静态性,“职业化”呈现出一种由“不是”向“是”转变的动态过程。赵曙明指出,职业化是指普通的非专业性职业群体逐渐符合专业标准,成为专业性职业并获得相应专业地位的动态过程(赵曙明,2003)。科恩认为,职业化强调个体在发展过程中获得专业知识、技能和身份的复杂过程。在该过程中,个体通过与他人、环境的互动,不断内化自我的价值观、行动规范等(何爱霞,2014)。同时,“职业化”也是个体职业发展的过程,经历着不同的发展阶段(例如,埃里克森把个体的职业发展分为8个阶段;萨伯提出生命全程和生活空间理论),且每个阶段的任务不同,所需的知识和技能也有所差异。例如,Power和Rothausen通过对美国中等收入工作者的追踪研究发现,该类群体的职业化可以分为4个阶段:任务发展阶段、特长发展阶段、直线发展阶段以及合适位置发展阶段;阶段不同,其面临的挑战存在差异,所需的知识侧重点也不同(Nadene Peterson等,2007)。

  在一些学者看来,职业化实际上就是一种持续学习的过程。甚至有机构和学者把“职业”嵌入到“学习”术语中,提出了“职业化学习”的概念,并对其内涵进行界定。例如,Stasz和Wright认为,职业化学习是指能够引发对工作环境相关知识、技能理解的任何活动和经历(Stasz et al.,2004);澳大利亚《学校职业教育框架》从学校教育角度论述,提出职业化学习是指为学生提供工作场所和社区情境的学习(DEEWR,2007);John Guenther从成人学习视角强调,职业化学习是指成人为了实现个人专业发展,在职业准备、职业成长和发展过程中发生的任何学习(Guenther,2011)。

  2.职业化过程中学习内容的研究

  伊列雷斯认为,学习具有个体和社会的双重属性(克努兹·伊列雷斯,2014)。这意味着,学习不仅仅发生在个体身上,同时也镶嵌在社会性情境之中。然而发生在学校当中的学习、工作场所之中的学习以及二者之外日常生活中的学习,性质是不同的。这是因为不同情境赋予学习内容、学习方式诸多差异。例如在学习内容上,以工作场所为根基的职业化进程中的学习注重个体“职业专长”(Expertise)的开发(Billett,2001a;Stevenson,2003;Winch,2010)。

作者简介

姓名:欧阳忠明 杨亚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