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徐春辉:德国“工匠精神”的发展进程与基本特征
2018年01月05日 10:38 来源:《职业技术教育》 作者:徐春辉 字号

内容摘要:德国“工匠精神”是其长期历史进程中文化要素、制度要素、经济要素、社会要素、教育要素等共同作用的结果,现已成为其国家、企业界及技师、工人的内在信念与自律准则,成为渗入其民族性的DNA。

关键词:德国;制造业;工匠精神;质量;双元制

作者简介:

    原标题:德国“工匠精神”的发展进程、基本特征与原因追溯

  作者简介:徐春辉(1979-),女,南通理工学院基础教学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比较职业教育、思想政治教育,南通 226001

  内容提要:德国产品享誉世界并引领潮流的优势在于其强大的制造能力与完善的工业体系,而内在动力是工匠精神。德国“工匠精神”的产生经历了屈辱记忆、觉醒蜕变、潜心制造、渗入基因的历史发展过程,呈现出了精益求精、严格严谨、耐心专注、品质至上、追求卓越等基本特征。德国“工匠精神”是其长期历史进程中文化要素、制度要素、经济要素、社会要素、教育要素等共同作用的结果,现已成为其国家、企业界及技师、工人的内在信念与自律准则,成为渗入其民族性的DNA。

  关 键 词:德国 制造业 工匠精神 质量 双元制

  基金项目:江苏省高教学会“十三五规划”立项课题“应用型本科学生工匠精神培养和实践研究”(16yb158);江苏省教育厅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立项课题“新媒体视域中红色文化传播问题研究”(2015SJD664),主持人:徐春辉

  中图分类号 G719.51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3219(2017)07-0074-06

  李克强总理在2016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提“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又再次提出“要大力弘扬工匠精神,厚植工匠文化,恪尽职业操守,崇尚精益求精,培育众多‘中国工匠’,打造更多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工匠精神”连续两年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充分表明我国在实施新型工业化道路和“中国制造2025”战略过程中对人才价值取向、制造情怀、职业精神的认定趋势。其是中国产品由“数量取胜”向“质量取胜”转变的精神支撑。而当今世界将“工匠精神”全程输入制造业骨髓的最具代表性的国家即是德国。长期以来,德国都是全世界贸易顺差国冠军,出口量均超过全国产出量的1/3,且主要集中于汽车、机械、化工产品、电子和光学产品等高科技领域。早在1990年,哈佛商学院教授、“竞争战略之父”迈克尔·波特曾在《国家竞争优势》中写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包括日本)能够在如此牢固的国际地位中展示其工业的广度和深度”[1],这充分表明了其强大的制造业能力与水平。德国制造基本上就是品质的象征、质量的保障,其“工匠精神”不仅历史悠久、影响广泛,而且造就了普惠世界的众多知名品牌,全球著名品牌咨询机构英特布兰德在2015年推出的“全球最佳品牌100强”,德国占据了10席。本文将全面梳理德国“工匠精神”的形成历史、基本特征及原因,以揭示其对于德国制造业发展的重要价值与功能,为我国培育“工匠精神”提供借鉴。

  一、德国“工匠精神”的发展进程

  德国“工匠精神”并非是天然自生、一蹴而就的,而是有着较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与曲折经历,是德国制造业与职业教育联结共生而造就的技术工人精神品格,现已成为德国企业界及工人所遵循与内化的格律。

  (一)屈辱记忆:德国制造是劣质的象征

  与英法等国于18世纪60年代开启工业革命先驱国家不同,德国作为欧洲内陆国家,开启工业革命时间较晚。当周边国家进行工业革命已半个世纪时,其还是一个发展中的农业国家,直到19世纪30年代才正式启动工业革命序幕,比英法等国晚了将近70年。由于缺乏先天技术积累与人才积累,德国最初在制造业上乏善可陈,只能采取偷师、模仿英法制造业的方式。更为严重的是,德国工业界出现了大面积的严重违背工业道德与商业道德的现象,通过剽窃、伪造商标等方式,将德国制造的产品贴上“英国制造”的标签。如当时英国谢菲尔德公司生产的剪刀和刀具是用铸钢打造,经久耐用,具有很高的国际知名度,而德国林根城的刀具剪子制造商用铸铁打造成成品后冒用其品牌销往英国。政府也采取了鼓励性政策,推动德国工商界从英法进口机器、产品等进行拆解、仿造,然后将制成的大量粗制滥造的低价产品大量向英法美等国倾销,对其市场造成了严重冲击。更有甚者,德国企业界派出商业间谍到英国以“学习旅行”的方式,大肆剽窃英国的顶尖技术,然后迅速转向国内,利用劳动力低廉与原料低价的优势生产类似商品向英出售。德国的这些行径给其制造业造成了极坏的国际影响,德国产品已然成了廉价、劣质、低附加值的代号,随之而来的是各国的抵制。1887年,英国在修改《商标法》条款时,带有侮辱性地规定,所有德国进口商品必须标明“德国制造”,目的就是曝光其产品来源,引导消费者抵制“德国制造”。英国的这一举动,对于德国工商界触动很大,加速了其反思的进程。

  (二)觉醒蜕变:确立质量竞争为首要目标

  为了改变世界各国对“德国制造”的固有印象,塑造本国的工业品牌,德国从1887年开始全面觉醒改革。其实早在1876年时,在美国费城举行的第六届世界博览会上,德国机械工程学家、“机构动力学之父”弗朗茨·勒洛(Franz Reuleaux)就批评德国产品质量粗劣、价格低廉、假冒伪劣。作为权威人物,他批判本国产品的言论在德国引起了震动。加之1887年以来受到外来歧视性条款的刺激,大多数德国企业家已经充分意识到质量对于产品的重要性与生命力。多数企业都将“用质量竞争”作为企业发展的首要目标,提出了“占领全球市场靠的是质量而不是廉价”的口号,同时加大创新力度,严把产品的质量关。德国政府也明确表明了姿态,要齐心合力改变德国制造的这种现状,抓住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契机,在机器制造、化学制药等领域全力进行生产技术改造攻关。德国人潜心质量10年,国家工业产品的质量就有了明显改观,基本实现了从假冒伪劣向质优创新的根本转变,在某些领域,德国制造甚至超越了英国制造的产品竞争力。英国当时的著名企业家、政治家、对外贸易大臣约瑟夫·张伯伦(Joseph Chamberlain Memoria)在一份经济报告中罗列了10多种德国制造的物美价廉的产品,涵盖服装、金属制品、玻璃器皿、化工产品等类别。1896年,英国罗斯伯里伯爵(Earl of Rosebery)也痛心疾首呼吁道:“德国让我感到恐惧,德国人把所有的一切……做成绝对的完美。我们超过德国了吗?刚好相反,我们落后了。”[2]与此同时,德国的一些制造业品牌如西门子、克虏伯、蒂森、拜耳等均已经有了一定的国际知名度,其表明了德国在机械、钢铁、电气、化工等领域有了比较深的根基。

  (三)潜心制造:全面提升产品竞争力

  德国在一雪耻辱之后,并未停滞不前,而是继续沿着既定的质量之路与工匠之路前行,不仅集世界各国之所长,而且更加潜心于制订一系列制度、政策为企业增强产品质量大开方便之门。德国作为当时的“世界科学家中心”,有着其他各国无与伦比的科学研究能力,一大批顶尖科学家汇聚于此,创立了细胞学说、相对论、量子力学等重大科学理论和学说。但当时德国科学研究与生产实践的结合并不紧密,使得科学研究成果难以转化为生产力。从19世纪90年代初开始,德国开始学习美国,提出了“理实结合”思想,大力促进应用科学研究,充分注重科学成果向生产产品的转化。由于德国强大的科研能力,在将理论与实践的通道打开之后的半个世纪内,德国实现了一流的科学家队伍、工程师队伍和技术工人队伍三体合一,不仅引领了世界“内燃机和电气化革命”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而且将科学与技术充分结合创造了享誉世界的系列品牌,完全打开了德国产品的世界竞争力与世界市场。而这成就的背后,有着“德国工匠”的巨大贡献。德国制造业的主流是中小企业,约占到德国经济贡献率的99.6%,占德国企业总数的92%,而这些中小企业往往以家族企业居多,虽从业人员少,但都潜心于某一产品的制造,这些产品都有着极高的科技含量和单位产值。为了扶持中小企业的发展,确保其产品的质量,1878年、1897年、1908年,德国三次修订关于手工业法律的修正案,在法律上赋予手工业者一定的特权,通过建立限制竞争的法律条款,使手工业者专注于产品质量的钻研与攻关,全面提升中小企业的产品竞争力。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