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庄西真:多维视角下的工匠精神
2018年01月03日 10:48 来源:《中国高教研究》 作者:庄西真 字号

内容摘要: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时期,以精益求精为特征的工匠精神再次回归大众视野

关键词:多维视角;工匠精神;内涵

作者简介:

  原标题:多维视角下的工匠精神:内涵剖析与解读

  作者简介:庄西真,江苏理工学院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研究员,江苏 常州 213001

  内容提要: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时期,以精益求精为特征的工匠精神再次回归大众视野。为更好地挖掘工匠精神的重要价值,有必要对工匠精神的内涵进行一个全方位、多视角的剖析与解读。从地域上看,东西方工匠精神的内涵虽有不同之处,但也有相通之处;从时空上看,传统与现代交织下的工匠精神内涵有所不同;从领域上看,不能将工匠精神局限于制造业领域,而应从更加多元的视角理解工匠精神内涵;从层次上看,道德层面的工匠精神固然需要,但制度层面的工匠精神更有现实价值;从育人上看,工匠精神的培育离不开学校与企业两大主体的协作配合。

  关 键 词:多维视角 工匠精神 内涵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5年度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制造2025与江苏省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研究”课题(15JYA003)、江苏省高校“青蓝工程”科技创新团队研究成果

  DOI:10.16298/j.cnki.1004-3667.2017.05.14

  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成为一种必然趋势,中国社会对于经济发展速度的关注逐渐趋于理性,而对于经济发展质量的关注则日趋高涨。在此背景之下,以精益求精为重要特征的工匠精神再次回归大众视野。工匠精神是一个国家永续发展的不竭动力,其独特价值对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经济社会而言显得尤为珍贵。

  在2016年的“两会”召开期间,工匠精神这一概念被历史性地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明确提出:“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实际上,作为一个富有传统色彩的词汇,工匠精神对大众而言并不陌生,对工匠精神的推崇也是古已有之。然而,对于到底什么是工匠精神这一本质问题,学界并未达成共识,对于工匠精神内涵的剖析与解读尚缺乏系统性与深刻性。鉴于此,笔者试图从地域、时空、领域、层次、育人等多维视角出发,全面剖析与解读工匠精神的内涵,以期还原工匠精神的本来面目,同时彰显工匠精神的时代价值。

  一、工匠精神的地域变奏:东方与西方的交响

  基于不同的地域视角,东方与西方的工匠精神在内涵上体现出一定的差异性,但也具有不少相似之处以及一些共同的发展规律。要厘清上述问题,找到东西方工匠精神的异同,必须把工匠精神还原到特定的历史情境之中。从词源学上分析,在西方文化中,工匠(artisan)一词的本义源自拉丁语中一种被称为“ars”的体力劳动,意为把某种东西“聚拢、捏合和进行塑形”(to put together,join,or fit),后来随着劳动形式的逐渐丰富才演变为“技能、技巧、技艺”(art)的意思:而“artisan”作为一门特定的职业和特定的社会阶层,即工匠、手艺人的意思是通过16世纪法语“aitisan”和意大利语“aitigiano”的含义才确定下来的,并于17世纪早期开始广泛使用起来[1]。在东方文化中,中国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最早产生了工匠这一群体。以中国为代表的工匠文化在东方文化中最为源远流长,也最具有代表性。在中国,工匠又被称为手艺人,主要是指以熟练掌握某一门手工技艺为谋生手段的一类社会群体,如木匠、鞋匠、铁匠、织布匠等。

  在西方,工匠精神最早萌芽于古希腊-罗马时期,此时的工匠精神被看做是一种“非利唯艺”的纯粹精神。柏拉图认为,工匠从事产品制造的目的并不是单纯为了获取报酬,而是为了追求作品本身的完美与极致。工匠所具有的技艺明显有别于挣钱之术,“医术产生健康,而挣钱之术产生了报酬,其他各行各业莫不如此——每一种技艺尽其本职,使受照管的对象得到利益”[2]。也就是说,工匠精神的终极目的在于发挥出技艺的最大能量,从而让服务对象获得完美的“用户体验”。对于善的追求也是工匠精神的重要价值理念。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对于一个吹笛手、一个木匠或任何一个匠师,总而言之,对任何一个某种活动或实践的人来说,他们的善或出色就在于那种活动的完善”[3]。对工匠精神而言,这种善体现在对产品的精雕细琢以及对技艺的精益求精之上。到了中世纪,工匠精神被赋予更多的神学色彩。正如马克斯·韦伯所言,“基督教从一开始就是手工业者的宗教,这是它的突出特征”[4]。随着宗教的介入,人们从根本上转变了对劳动的看法,工匠群体的技艺劳动为救赎之路打开了一扇大门。宗教改革的推进以及手工业行会制度的建立,进一步促进了工匠精神的发展。在宗教信仰的支撑之下,工匠群体被赋予了极大的精神力量,工匠意识到上帝为每个人安排了合适的工作,耐心专业地做好本职工作是净化灵魂和精神的修行,也是在完成上帝赋予的世俗任务。与此同时,随着手工业行业标准、工艺流程等内容的确定,工匠群体逐渐养成了以质取胜、至善尽美的制造精神。

  在东方,工匠精神最早孕育于我国。对于工匠精神的诠释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周礼·考工记》曾记载:“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烁金以为刃,凝土以为器,作车以行陆,作舟行水,此皆圣人之所作也。”由此可见,多才多艺的能工巧匠被当做“济世圣人”来对待。在中国文化视域下,工匠精神主要有以下三种内涵。其一,工匠精神意味着“尚巧达善”的工作追求。所谓“尚巧”,就是在制造过程中追求技艺之巧,这是对工匠最基本的职业要求,也是工匠区别于其他职业群体的鲜明特征。《说文解字》曰:“‘工’,巧饰也。”《荀子·荣辱》篇云:“农以力尽田,贾以察尽财,百工以巧尽械器,士大夫以上至于公侯莫不以仁厚智能尽官职。”所谓“达善”,即是指工匠竭尽全力提升自身的技艺水平,从而达到一种炉火纯青的至善境界。实际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与人为善”“止于至善”“众善奉行”等关乎善的规范准则早就被融入到工匠精神之中。其二,工匠精神意味着“知行合一”的实践理念。所谓“知行合一”即指将所学的知识应用到行动中去,在不断的实践过程中,发现与解决问题,进而获得自身的成长。其三,工匠精神意味着“德艺兼修”的职业信仰。所谓“德艺兼修”,即在力求技艺水平提高的同时,提升自身的道德修养水平。从本质上讲,中国古代工匠的实践活动可以称得上是一种道德实践。《左传》记载,“六府三事,谓之九功。水火金木土谷,谓之六府。正德、利用、厚生,谓之三事。义而行之,谓之德礼”。其中,正德处于首要地位,规约着工匠的技艺行为。在此指导之下,技艺的长进被赋予更多道德的意味。

  通过对东西方工匠精神的梳理,可以发现,尽管东西方工匠精神在具体内涵上存在一定的差异,但是在核心价值理念上无疑具有相通之处,都追求至善尽美、精益求精的工作境界,倡导工匠应该具有严谨、专注、坚持、一丝不苟、敬业奉献等高尚的道德品质。如果说工匠技艺是工匠群体赖以生存的“筋骨”的话,那么,工匠精神则是工匠群体赖以延续传承的“风骨”。

  二、工匠精神的时空变革:传统与现代的交织

  从时空变革的视角出发,工匠精神在不同的时代具有不同的内涵。在古代,工匠精神通常被认为是工匠群体所具有的精益求精、敬业奉献、一丝不苟等方面的优良品质。在现代,工匠精神则是从业者对产品的设计、制作和生产等整个过程中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工作状态与理念,不仅是当代社会、国家和行业不可或缺的思想文化、而且是为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个人就业需要而进行职业素养训练和职业能力培养的核心文化[5]。事实上,现代意义上的工匠精神脱胎于传统的工匠精神,但又不拘泥于传统,而是在此基础上融入了更多现代性的元素。透过工匠精神的历史发展进程,我们可以清晰地梳理出工匠精神在传统与现代之间交织的脉络。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工匠精神实际上处于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之中。随着人类社会由传统到现代的转型,工匠精神的发展也大致经历了形成、失落和复兴三个阶段。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工匠精神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工匠精神的形成离不开手工业的兴起与繁荣。在手工业时期,每个工匠都有自己的专业方向与工艺特长,对自己所制造的产品负有独立责任。这种传统的手工业劳动实际上是一种全过程生产劳动,产品的设计、制造、质检、销售等各个环节往往都由工匠独自完成。如果制造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难以满足消费者的要求,工匠就很难通过手艺谋得生存。因此,对产品的精益求精以及对创新的执著追求是这一时期工匠精神的核心特征。而且,一名工匠终其一生可能就只从事一项事业,所以手艺就是其为自己打造的品牌,“强力而行”的敬业奉献精神也是工匠精神的重要内容。这一时期技艺传授的主要方式是学徒制。师傅在传授技艺经验的同时,往往也会把行业的规矩、从业的原则等传授给徒弟,工匠精神由此得以代代相传。可见,传统工匠精神的形成与手工业的发展密不可分。这一时期的工匠精神可谓“原汁原味”,它承载着匠人对技艺守护的虔诚信仰,肩负着匠人对技艺传承的沉重使命,更彰显着匠人对技艺经营的职业尊严。

  在工业革命爆发以后,人类逐渐步入现代社会,传统的手工业生产受到机械化大生产的挑战,工匠精神也一度陷入失落期。尤其是在福特主义流行之后,传统的工匠群体不断减少,不少工匠为了谋生不得不去工厂工作,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员。在现代化的生产组织方式下,工人只负责流水线上的某一个环节,对于质量的把关会有专门的质检员负责,所以工人不再参与全生产过程,也就没有义务对产品独立负责。此时,对于产品的制造而言,经验不再如手工业时期那样重要,对于科学与技术的信奉达到高潮。如果说传统的手工艺劳动是一种综合式劳动,那么现代化生产则是一种分析式劳动。综合式劳动中存在大量的创新、创造的要求,而分析式劳动则把创新过程与生产过程进行了分割,劳动者一旦站在生产线边,所有的创新必须冻结[6]。在这一阶段,技艺的传承方式不再是传统的学徒制,学校教育制度逐渐兴起,受到现代化洗礼的技术工人逐渐取代传统的工匠群体。在现代化浪潮的冲击之下,工匠精神显得有点不堪一击。受此影响,工匠精神不可避免地陷入一场失落之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