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杨蕊竹 孙善学:我国国家资格框架制度形成路径
2017年08月09日 13:54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刊》 作者:杨蕊竹 孙善学 字号

内容摘要:“国家资格框架”是当前世界许多国家正在开发、创立并推行的服务国家人力资源开发、鼓励公民终身学习的重要制度。

关键词:国家资格框架;制度变迁;职业教育;分级制度

作者简介:

  原标题:我国国家资格框架制度形成路径研究

  作者简介:杨蕊竹,孙善学,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劳动经济学院,北京 100070 杨蕊竹,女,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孙善学,男,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教授。

  内容提要:“国家资格框架”是当前世界许多国家正在开发、创立并推行的服务国家人力资源开发、鼓励公民终身学习的重要制度。文章以国家资格框架制度的形成路径为研究重点,提出了“演化型”和“重构型”两种类型的国家资格框架制度形成路径,并认为我国应走“演化型”之路。通过分析我国国家资格框架制度的建设基础,认为职业教育部门资格框架的缺失是主要短板,影响着国家资格框架构建,主张优先健全和完善职业教育层次结构和资格制度。在此基础上,文章还讨论了我国国家资格框架制度的基本作用、涵盖范围、管理制度、技术规范以及制度建设的构想。

  关 键 词:国家资格框架 制度变迁 职业教育 分级制度

  中图分类号:G719.2 文献标识号:A 文章编号:2095-1760(2016)04-0005-24

  随着工业化、信息化和共享经济的深入发展,人力资源供需关系发生了深刻变化。从需求看,经济全球化加快了不同国家(经济体)之间的人才流动,人力资源市场呈现出明显的国际化趋势,国家或企业的人力资源战略都要兼顾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人力资源开发政策与手段面临着重大变化和调整。从供给看,各国教育与培训业得到快速发展,特别是互联网信息技术广泛普及,使得人们接受教育或培训的机会明显增加、方式更加便捷,形成了正规、非正规,正式、非正式,线上、线下等等多样化、个性化学习成果,人们的成才之路已经变得更加多元。那么,如何公正、科学地评价人们通过不同途径获得的知识、能力、素质以及各种有用的先前经验和学习成果,建立相应的测评和认可体系,这对于协调人力资源市场供求关系,高效开发和利用人力资源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和现实价值。

  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世界诸多国家纷纷加入到“国家资格框架”(National Qualifications Framework)制度建设“热潮”中。据统计,到2012年约有15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或正在着手建立国家资格框架。2016年3月,我国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也明确提出了建立“国家资历框架”的任务。尽管世界各国对建立国家资格框架制度的共识越来越多,但各国的制度建设之路则有很大差别。作为国情条件特殊的发展中大国,我国建立国家资格框架制度要走什么路径,是值得研究的重要问题。

  一、国家资格框架的研究进展和基本认识

  (一)研究进展

  国家资格框架制度起源于国外[1],相关研究成果比较丰富。罗兹玛丽(Rosemary)等人研究了南非的国家资格框架是如何对教育与培训进行融通并最终形成教育公平的新模式,他系统研究了1985-2007年间实施资格框架的政策效果,评价了其中存在的缺陷。[2]沙克龙和布坎南(Chakroun and Borhene)汇集了关于欧洲资格框架的各种观点和争议,重点对欧洲培训基金会(ETF)对各地实施干预的新途径进行了探讨。[3]阿莱斯和斯蒂芬妮(Allais and Stephanie)认为国家资格框架不只是资格的简单集合,而是包括制度、体制和机构之间的关系。他们对澳大利亚、孟加拉国、立陶宛、马来西亚、新西兰、俄罗斯等16个国家的资格框架进行了案例研究,试图梳理出各国是如何实施国家资格框架、实施过程中的困难以及资格框架对国家的影响。[4]克罗利(Drowley)等人研究发现一些国家构建资格框架往往简单复制他国的成功模式,而这种做法容易导致不同的社会价值观和教学传统之间的冲突,分析了不同国家是如何解决这种紧张关系,调整和完善国家资格框架的。[5]莱斯特(Lester)回顾了2008年开始实施的欧洲资格框架历程,它作为欧洲国家的“元框架”,为各国构建自己的资格框架成功提供了参照,但在经过一系列的国际项目验证后发现,框架自身尤其是在知识范围和能力指标方面显现出了一些缺陷。[6]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5)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终身学习研究所等多个组织联合编制了全球范围内86个国家和地区的资格框架概况,探讨了正规学习、非正规学习和非正式学习如何融入框架当中。其中第一卷主要是描述国家资格框架的影响力,资格框架和评估体系之间的关系,学习成果的发展现状和挑战;第二卷则概述每个资格框架的简介、主要政策目标、框架的实施及利益相关者的参与情况、具体的等级描述和学习成果、先前学习认证、可参考性的借鉴和将来的发展方向等内容。

  国内相关研究起步较晚,根据中国知网的资料记载,1999-2015年,主题中出现“国家资格框架”的文章有91篇,其中“国家资格框架”出现在篇名的共33篇,文章来源全部属于期刊。文献的年限分布集中在近三年。从文献内容上看,以对国外案例研究为主,多集中在国家资格框架的理念、目标、内涵、作用、意义和发展过程上。

  刘阳研究了英国国家资格框架的改革背景、进程,从机构统一、证书设立、体系融通方面分析英国教育与社会及劳动力市场的适应性。[7]李建忠分析了欧洲资格框架的开发进展,将欧盟各国国家资格框架分为三种类型:以部门为基础的资格框架、桥式的资格框架、一体化的资格框架。孙进、皮国萃分析了英国、德国、加拿大的国家资格框架,找到人才培养目标的共性,指出21世纪人才还需要具备灵活处理当下环境、跨学科思考等能力。[8]王立科研究了南非国家资格框架制度,建议我国借鉴南非经验,成立国家资格框架专门管理机构,为继续教育学习成果认证、学分积累与转换制度奠定基础,提议在制度建设的过程中加强国际合作。[9]刘育锋提出资格框架制度中不同层级的资格是对劳动力市场的就业要求与个人学习能力要求的成功结合,体现了职业教育目标,可以为职教课程的衔接提供依据,建议借鉴欧盟、英国和澳大利亚经验,建设职业教育课程体系。[10]孙善学提出世界各国的国家资格框架在标准上具有鲜明的能力评价倾向,试图使职业教育的层级如何划分、同其他类型教育如何比照、与职业资格如何对应等多重关系得以明确,为人们终身学习和职业发展提供制度支撑。[11]他还倡导建立我国职业教育分级制度,填补了职业教育资格框架的空白,为建立国家资格框架奠定基础。[12]姜大源分别从英国、澳大利亚和欧盟的国家资格框架中得出不同的国际经验,提出了建立国家资格框架的三个理论依据,即符合职业成长的逻辑规律、厘清技术与技能的关系、清晰中职与高职的区别,形成了构建我国资格框架的设想。[13]王为民分析了人口大国印度在2012年出台的国家资格框架的国家职业标准、先前学习认定等内容,发现其中蕴含终身学习理念、职教高移、职普平等和产教共管四大设计理念。[14]肖凤翔认为学历证书和职业资格证书及其相关制度是国家资格框架的核心内容,论证了学历证书和职业资格证书等值的条件,认为两者只有相互融通和互认才能规范人力资源开发。[15]肖凤翔、黄晓玲还对世界上主要国家的资格框架进行概括总结,得出我国在构建国家资格框架的进程中应该确立资格框架发展的终身教育理念、协调资格框架中多责任主体的关系等重要启示。[16]

  国内学者们的研究成果对于立足我国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发展阶段、人口特点、教育基础等国情,探索建立本土化的国家资格框架制度奠定了理论基础。

  (二)基本认识

  1.主要概念

  (1)资格与资格体系

  资格是个人经过主管机关评估所确认达到既定标准的学习成果,通常包括证明、证书、文凭、学位等形式。[17]特定的标准是个人获取相应资格的基本依据,这种标准可能是学历标准或学位标准,如某一专业的本科学历、学士学位;可能是职业技能标准,如国家职业资格级别;可能是某种专业化的技能标准,如软件工程师、高级程序员、注册会计师等。获得特定资格者,即获得从事相应职业活动的能力或达到特定职业的准入条件。

  资格体系是国家认可的各种资格的集合以及资格管理制度和相关学习、认证活动。狭义的资格体系指资格的组织结构,往往在纵向上呈现从低到高若干个资格层次或等级,在横向上则包括了具有相关性的若干个资格类型。广义上的资格体系还包括管理体系,指国家、地区、行业或企业联盟等资格制定者的政策制定和运作方式、制度设计、质量保障、评估与奖励、技能认证及将教育与培训同劳动力市场和社会连接的其他机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