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许锋华:民族地区职业教育发展的新定位
2017年08月03日 16:26 来源:《高等教育研究》 作者:许锋华 字号

内容摘要:职业教育具有促进经济发展、实现脱贫致富的社会功能。

关键词:民族地区;职业教育;价值取向;精准扶贫

作者简介:

  原题:精准扶贫:民族地区职业教育发展的新定位

  作者简介:许锋华,中南民族大学 教育学院,湖北 武汉 430074 许锋华(1977- ),女,湖北恩施人,中南民族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从事民族教育、课程与教学论研究。

  内容提要:职业教育具有促进经济发展、实现脱贫致富的社会功能。在我国扶贫攻坚战略背景下,民族地区的职业教育应该把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实施精准扶贫作为未来的发展定位。建构定向模式培养本土人才、传承创新民族民间文化、开展“互联网+职业教育”行动、完善职业教育资助政策体系,是民族地区职业教育实施精准扶贫的有效路径。

  关 键 词:民族地区 职业教育 价值取向 精准扶贫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12CMZ050);国家民委民族问题研究项目(2016-GMD-035)

  中图分类号:G719.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4203(2016)11-0064-06

  长期以来,由于受自然地理条件的限制和历史文化环境的制约,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缓慢,一直处于贫困状态。新时期,少数民族地区呈现出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致贫因素复杂、减贫速度慢、脱贫任务重等特征。为了尽快实现民族地区的脱贫致富,党和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战略举措。《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明确提出:“加大对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扶持力度。……把对少数民族、妇女儿童和残疾人的扶贫开发纳入规划,统一组织,同步实施,同等条件下优先安排,加大支持力度。”[1]可以说,民族地区的反贫困问题已经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离不开科技和教育的支持,离不开创新人才的培养和劳动者素质的提升。职业教育是培养技术技能人才和改善劳动力结构与素质的重要手段,在民族地区经济社会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职业教育的价值取向关系其发展方向和社会功能的发挥,在反贫困的战略背景下,探讨民族地区职业教育的价值取向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民族地区职业教育价值取向的反思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民族地区的职业教育为地方经济发展和少数民族脱贫致富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由于受历史和现实各种复杂因素的影响,民族地区的职业教育还存在着诸多问题,这些问题集中体现为职业教育服务区域经济发展的意识不强、能力不足,对促进区域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不高。之所以如此,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民族地区职业教育价值取向的异化。

  1.受“城市中心主义”思想的影响,民族地区职业教育盲目追求劳动力的城市转移就业,忽视了本地实用人才的培养

  职业教育具有较强的区域性特征,这一方面是指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影响和制约着职业教育的发展,职业教育带有明显的区域性烙印;另一方面是指职业教育是一种面向区域的教育,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是职业教育的内在使命。与当地产业结构对接、培养当地经济发展急需的技术技能人才是职业教育服务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式。民族地区的职业教育应该为民族地区经济发展服务,应该为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升级培养人才,应该结合民族地区实际办出民族特色。国家对职业教育的办学定位是“以服务为宗旨、以就业为导向”,然而,受“城市中心主义”思想的影响,民族地区的职业院校在办学定位上倾向于为东部沿海城市输送劳动力,忽视了为本地培养实用人才。2015年教育部发布的《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专项督导报告》就曾指出:“西部有些省扎堆开办汽修、护理、计算机、学前教育、土建等专业,专业同质化严重,针对地方产业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急需专业开设的不够,中职涉农类专业更是不断萎缩,职业院校专业布局未能很好地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2]不可否认,职业教育具有剩余劳动力转移的功能,但服务区域经济发展是首要的。因此,职业教育首先要考虑为本地培养人才,而不是简单地让学生异地就业。事实上,人才的大量外流不仅加剧了民族地区的溢出性贫困,还降低了地方政府对职业教育的投资热情和积极性。不能与地方经济发展建立良性互动关系,民族地区职业教育的发展最终也会失去依靠。

  2.受“学历主义”思想的影响,一些民族地区的职业教育盲目追求“升学”、“升格”,“升学教育”使职业教育丧失了职业性

  职业教育是一种面向经济主战场的专门性教育,职业性是职业教育的特色,也是其区别于其他类型教育的本质属性。为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对受教育者进行相应的职业能力培养和训练从而使其能够快速适应职业岗位的需要,是职业教育职业性的重要体现。然而,受“学历主义”思想的影响,职业教育沦为了“升学教育”,职业教育的职业性缺失了。这种缺失表现为职业学校把对口升学率作为办学的目标追求和吸引生源的招牌,在教学活动中强调学科导向、重理论轻技能,忽视学生的实习实训环节。同时,受传统文化观念的影响,学生个人也不愿意在毕业后做一名技术工人。比如,课题组在湖北鹤峰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调研时,校长就坦诚地讲述了该校学生的就业状况:“我们职业学校学生选择升学的多,选择就业的只有很少很少一部分。即使是学校的王牌专业——电子电工专业,就业的仍是少部分,多数还是升学,读大专,都不希望做一个普通的技术工人。电子电工专业的学生升学后跨专业的比较少,毕业后回鹤峰就业的非常少,因为鹤峰作为小县城,经济不发达,人才需求量有限,在外地大城市就业,一个月的工资可能抵上在鹤峰半年的收入。”民族地区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投入有限,以升学为导向的职业教育没有很好地回报当地的教育投入,造成了教育资源严重浪费,也加剧了教育经费的紧张。

  3.受“科学主义”思想的影响,民族地区的一些职业学校排斥少数民族文化,盲目举办新兴的时髦专业,从而使职业教育丧失了民族性

  民族地区的职业教育除了具有职业教育的一般属性之外,还具有自身独特属性,即民族性。“少数民族地区因不同的历史传统、宗教信仰、民情风俗等而形成了独特的民族文化。”[3]民族地区的职业学校有义务和责任来传承、弘扬少数民族优秀文化,民族地区的职业学校要想走特色化发展之路,就不可避免地要把少数民族优秀文化渗透到学校的教育教学中。然而,受“科学主义”思想的影响,民族地区的一些职业学校视民族文化为落后和消极的东西,在办学过程中不顾自身发展实际,盲目开设一些贴有现代化标签的专业,从而使民族地区和东部沿海地区的职业学校在专业设置方面严重趋同。例如,有学者在对贵州省黔东南州职业教育进行调查后发现:“从专业设置来看,各校基本没有多大差别。基本上都是为了输送到沿海地区打工而开设的专业,都集中在计算机、电子电工、数控等,作为直接为地方经济服务的中职教育,如民族旅游服务与管理,民族旅游商品制作,苗侗族歌舞,生态农业种植,生态农产品经营与加工,民族餐饮制作等专业却很少开设,全州仅有两所学校开设民歌民舞专业,一所学校正规开设旅游服务专业。”[4]笔者所在的课题组在对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职业教育进行调研时也发现了类似的现象。例如,巴东县民族职业高级中学开设了高铁专业,为什么开设这个专业呢?在访谈中校长告诉我们:“高铁专业主要是学校领导在外面培训与开会的时候想出来的,回来之后大家觉得可以,我们一合计,就开设这个专业了。另外,高铁专业在当地比较受欢迎,因为大家觉得高铁比较现代化,听起来很不错,学生都愿意报,而且这个专业是我们和北京一个企业合伙开设的,我们和他们签订了合同,我们负责招生与培养,学生毕业之后就去他们那儿工作,相当于校企合作吧。”但调查发现,高铁专业的开设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逐渐成为学校的包袱。其中的根本原因是高铁专业办学成本太高,学校的人、财、物投入跟不上,教师教学能力也达不到专业办学要求。总之,由于受经费投入不足、师资力量薄弱和办学条件差等因素的制约,丢掉了民族特色的职业学校在发展过程中也必然会失去核心竞争力和优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