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丁静: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的着力点
2017年07月13日 11:17 来源:《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丁静 字号

内容摘要:实施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是“十三五”规划提出的明确要求和重要任务,因为新生代农民工已成长为产业工人的主体和城镇化的主体。

关键词: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

作者简介:

    原题:实施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的着力点

  作者简介:丁静,信阳师范学院 政法学院,河南 信阳 464000 丁静,女,河南罗山人,信阳师范学院政法学院副教授。

  内容提要:实施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是“十三五”规划提出的明确要求和重要任务,因为新生代农民工已成长为产业工人的主体和城镇化的主体。计划实施的宗旨是增强新生代农民工就业竞争力,关键是找准培训的着力点,精准发力,精准培训,才能提高培训效率和培训质量。立足我国国情和新生代农民工的自身实际,应着力抓好两个环节——就业前的职业技能基础培训和就业后的职业技能提升,前者通过农村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从源头上保证农村劳动力的学习能力和基本职业技能;后者通过加强职业培训的全方位建设,着力提升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高就业质量。

  关 键 词:新生代农民工 职业技能提升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4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促进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4YJA790072)、2014年河南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团队项目“全面深化农村改革中的重点问题研究”(项目编号:2014-CXTD-04)的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7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5170(2016)05-0126-06

  一、问题的提出

  “十二五”规划提出了“实施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十三五”规划则提出了“实施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职业技能提升的主体由农民工转变到新生代农民工。解读“十三五”规划的这一转变,是基于两个主要因素:

  其一,新生代农民工已成长为产业工人的主体。据国家人社部公布,至2013年,新生代农民工就接近1.9亿人,占到农民工总数的70%以上[1]。当前我国已步入了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结构升级的快车道,劳动者的就业结构必须发生同步转换,否则就会产生“技工荒”与“就业难”同时并存的结构性矛盾。劳动者知识技能提升是解决矛盾的唯一选择,作为产业工人主体的新生代农民工必须顺应这一转变。目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产能过剩和结构不合理是关键因素,只有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才能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新生代农民工如果不加快提升职业技能,就不能适应新常态下经济社会发展对就业岗位的必然要求。

  其二,新生代农民工成为城镇化的主体。目前我国城镇化发展已实现历史转型,由传统城镇化向新型城镇化转变,由土地城镇化向人的城镇化转变,新型城镇化的主体是城镇居民和进城农民人口。随着时间的推移,老一代农民工已逐渐返回农村,新生代农民工已成为农民工的主体,并且这一群体还在持续增长。该群体务农经历缺乏,乡土情结弱化,追求自身发展,认同城市生活,市民化意愿强烈。这些区别于老一代农民工的显著特征,决定了新生代农民工是市民化的主体。实施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是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客观需要,新型城镇化是内涵式的质量效益型城镇化,注重生产要素的质量不断提高,秉承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依靠改革、科技、文化三大动力推动城市经济结构不断调整、产业结构不断升级。作为新型城镇化主体的新生代农民工,如果其综合素质(尤其是职业技能素质)不能适应城市发展方式的转变,不只是发挥不了动力作用,甚至在城市的就业和生存都将会受到威胁,实现市民化将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

  所以,“十三五”规划将就业创业作为共享发展的重要内容,并将加强职业培训工作作为促进就业创业的关键举措,这也是适应新常态下经济社会发展对就业岗位的必然要求。其实,如何提升农民工职业技能,多年来党和政府一直高度重视,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农民工职业培训政策,加大了资金投入力度,取得了明显效果,但与实际预期仍存在着明显差距,主要表现在:培训需求与培训供给脱节,培训供给满足不了新生代农民工旺盛的培训需求;培训质量与就业能力不匹配,培训质量没有实质提高,导致新生代农民工就业能力不足,不适应产业发展的要求,尤其不能适应经济新常态下的结构性改革。因此,实施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就要找准着力点,精准发力,精准培训,才能提高培训效率,切实提升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技能,增强其就业能力。这既是实施该计划的关键,也是实施该计划的宗旨。

  二、实施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的着力点

  实施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必须立足我国国情和新生代农民工的自身实际,着力抓好两个环节——就业前的职业基础培训和就业后的职业技能提升,前者着力抓好农村基础教育和农村职业教育(主要指职业高中),从源头上保证农村劳动力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基本职业技能;后者通过构建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机制,以增强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技能,提高其就业质量。

  (一)着力抓好就业前的基础教育和职业基础培训

  调查发现,新生代农民工几乎是“放下书包进工厂”,就业前缺乏专业基础教育和技能培训,即使在外出务工之前接受过培训,也多是短期性的、应急性的岗前培训,对职业技能难有实质性的提高,导致就业竞争力弱,职业发展能力更弱。基于此,为了提高新生代农民工的就业能力,必须从源头上打牢该群体的知识基础,提高认知能力和学习能力,促进其积极主动地参加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

  1.夯实农村基础教育,提高农村新增劳动人口的认知能力和学习能力

  据研究发现:教育能提高劳动者的认知能力和学习能力,劳动者受教育越多,接受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的意愿越强,并且学历与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层次呈正相关[2]。据全国总工会2011年的调查报告显示:新生代农民工虽较老一辈文化程度高,但大多数停留在基础教育阶段,接受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的也仅占62.5%[3]。新生代农民工接受过基础教育的比重偏低,其认知能力和学习能力自然难以提高。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是农村基础教育的先天不足造成的。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农村基础教育长期实行“分级管理、分级办学”的管理体制,导致农村基础教育投入严重不足。按教育经费和城乡人口的比例计算,国家对每个农村学生的教育投资仅为城市学生的1/10,农村义务教育经费总体短缺。根据财政部(2005)的报告,中央政府、省政府和县政府投入农村义务教育的资金分别占当地所需经费的2%、11%和9%,其余78%均由当地乡镇承担,而乡镇政府的教育支出则占其财政支出的75%[4]。乡镇政府收入低而教育开支大,对农村教育的投资力不从心,导致农村教育基础设施薄弱,教师工资低且时常拖欠,教师流失严重,教育质量低是不可避免的。虽自2006年底我国在农村率先推行“省级统筹”义务教育免费制度,使得农村基础教育保障能力有所增强,但其先天不足难以在短期内有实质性的改变,需要较长一段时间才能补齐这块短板。在此背景下成长的第一代和第二代(学界通称为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程度不高也不足为奇。能完整享受到9年义务教育的农村新增劳动力将是第四代乃至以后的农民工。其实,仅仅保证9年义务教育远远不够。最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确定2030年世界全民教育目标时,建议各成员国“确保提供12年免费的、公共资金资助的、公平的、有质量的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其中至少包含9年义务教育且能产生相关学习成果”[5],这将是全球教育政策的共同价值取向。

  为实现这一价值取向,加快推进我国现代化进程,必须大力发展基础教育,加大公共服务供给,将公共教育资源向农村倾斜,在国家财力有限的条件下,采取渐进式的免费教育政策,即渐次推进9年义务教育,中等职业教育免学费,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普通高中教育免除学杂费,全面普通高中教育免除学杂费,以减少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农村劳动人口的比例。此外,进城农民工随迁子女这一群体不容忽视。据统计,目前随迁子女已达5千万以上,且在逐年递增。必须深化教育管理体制改革,赋予随迁子女公平教育权利,这是提高该群体认知能力和学习能力的关键,是保证未来产业工人队伍素质的根本举措。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