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职业技术教育学
高职教育发展模式变迁的理论视角与解释框架
2016年09月06日 10:36 来源:《教育学术月刊》 作者:朱雪梅 字号

内容摘要:文章吸收社会科学领域的三大理论基础:现代化理论、新制度主义理论、人力资本理论,在分别对高职教育发展变迁以不同理论视角阐释的基础上,利用社会、经济、文化三要素具有的超越历史、地域和时代的普遍解释力,提出内在动力:高职教育在服务社会中发生模式演变、适应发展;高职教育在适应本国实际中形成模式特色、互进发展;高职教育与社会经济互动中寻求变革。构建了能够说明高等职业教育发展模式变迁的整体性分析框架。

关键词:高等职业教育;发展变迁;解释框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朱雪梅,女,博士,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高职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副所长,主要从事高等职业教育理论研究(广东 广州 510300)。

  内容提要:文章吸收社会科学领域的三大理论基础:现代化理论、新制度主义理论、人力资本理论,在分别对高职教育发展变迁以不同理论视角阐释的基础上,利用社会、经济、文化三要素具有的超越历史、地域和时代的普遍解释力,提出内在动力:高职教育在服务社会中发生模式演变、适应发展;高职教育在适应本国实际中形成模式特色、互进发展;高职教育与社会经济互动中寻求变革。构建了能够说明高等职业教育发展模式变迁的整体性分析框架。

  关 键 词:高等职业教育 发展变迁 解释框架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3年度广东省教育科研重大项目“广东高职院校布局结构调整与优化路径研究”(项目编号:2013JKZ008)、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2014年度项目“职业教育发展的社会文化环境:国际比较与本土构建”(项目编号:GD14XJY27)阶段性成果。

  中图分类号:G7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2311(2016)2-0051-05

  作为一种高等教育类型,高等职业教育发展问题历来是教育理论研究的基本内容之一。但很长时期以来,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研究更多的是从一个国家教育系统内部分析高职教育定位、功能、运行等,或是介绍国外经验并加以比较借鉴。在迈向现代化的过程中,高等职业教育有其自身的发展演进规律,同时由于各民族国家政治经济环境不同,高职教育在各国的实践中形成了迥异的发展路径和模式。正是这些发展规律左右着当前高职教育的实践发展,并影响着各国高职教育发展道路的选择。本文尝试借助与高等职业教育发展模式相关的理论基础,即现代化理论、新制度主义理论、人力资本理论等成果,以此来构建高等职业教育发展模式变迁的科学分析框架。

  一、三种相关理论对高职教育发展变迁的解释

  (一)教育现代化理论:在传统与现代的对抗中理解高职教育发展进程

  教育现代化研究揭示的教育发展历程:教育从最先的传授生产生存技能的和谐教育,到学校出现后异化为传授古籍经典成为统治阶级和特权的工具,这是教育发展的第一个转折;产业革命运动从根本上转变了人类的生产方式,科技成为生产发展的动力,重视教育发展、培养科技人才就成为新教育改革的方向,促使教育从以往为封建制度和有闲阶层服务的贵族学术堡垒中走出来,走向与生产和社会发展相结合,为社会发展服务,是教育发展历史的第二个转折。

  教育现代化代表了从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的转变运动。这一运动最根本的特征或发展规律表现在:推动教育从贵族的学术堡垒中走出,走向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为经济发展服务,为社会发展服务。因此,教育现代化的启动力量和演进力量正是与生产劳动结合紧密、以服务社会经济发展为宗旨的科技教育,具体来说这种教育就是职业技术教育。一切离开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的教育现代化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的指向在于服务社会,与生产劳动紧密结合,适应与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离开了这一宗旨就是偏离了职业教育的本性。在教育现代化进程中,职业教育作为与社会生产结合最为紧密的教育类型,逐渐得到彰显,从旁落于民间的学徒制传授生产技艺走向学校教坛,并逐步形成从中等到高等的职业教育体系。从民间学徒制、工厂学徒制的业余性教育到现代学校制度中职业学校的创立,再到工业教育的兴起和高等职业教育的产生,是教育从传统走向现代的革命性转变。因为,现代教育发展的本质就是使教育与生产和社会发展结合得更为紧密,结合得水平更高,更好契合于人类社会发展。[1]某种意义上来说,高等职业教育本身就是一种现代教育类型,它的产生和发展就是教育现代性的增长。

  教育现代化理论表明,教育现代化发展或是教育现代性的增长,意味着一种与旧教育不同的现代教育的产生,必将受到传统教育的激烈反抗。大工业生产的本性就决定了它必然向那种培养少数有闲阶级的古典教育挑战,要求教育为现代生产服务,培养工业化需要的有技术的生产者和科学家,提出改革教育,创办新教育,建立新学校的任务。尽管由于早期工业生产水平低,需要的仅是初级教育水平的技术工人和少量的科学家,职业教育形式简单,教育机构也不多,然而它却是一种最基本的现代教育要素,它的出现是教育发展史上的重大事件,引发了新旧教育之间的殊死对抗。这种对抗影响和左右着一个国家的教育发展道路选择,一方面,现代化的发展急速地摧毁着文化传统的固有体系,把不适应现代社会的传统剥离开来;另一方面,文化传统的某些内容(特别是观念层面的内容)又决定了现代化进程中的问题与改革路径。“造成两者对立的原因,是它们总体上代表着不同的时代。”[2]在教育传统与现代的对抗中理解高职教育发展进程和考察高职教育的模式演变,为研究打开了新的视野。

  (二)新制度主义理论:在社会文化背景中解释不同国家高职发展路径

  新制度主义并非源自特定学科,而是一个跨学科的思潮。20世纪90年代以来,新制度主义已经变成超越单一学科,遍及政治、经济、社会学乃至整个社会科学的分析范式。由于理论研究的进展,若干有影响学术论著的出版推进了制度理论在特定研究领域的应用,如马奇和奥尔森(March & Olsen)把制度理论用于政治研究,而诺斯(North)、迪马奇奥和鲍威尔(DiMaggio & Powell)、斯科特(Scott)以及布林顿和尼(Brinton & Nee)则把这一视角分别用于对经济变化和发展、组织理论和制度的社会学研究中。

  新制度主义对制度的理解是多维的。新制度主义认为制度由规制、规范和文化认知构成,由这些要素所构成的规制(法规)性制度、规范性制度和认知的和文化的制度都可能共存于组织的环境中。[3]新制度主义更关注塑造特定认知图式的整个文化意义系统,特定认知解释过程在本质上是由外部的文化意义系统所塑造的。制度不仅包括正式制度,也包括习惯习俗等组成的非正式制度。二者的相互作用关系体现在:正式制度占主导地位,具有强制力,而非正式制度虽然不具有强制力,但作为一种文化、观念或传统,在深层次上制约着正式制度。能够得到社会认可的正式制度能够比较顺利地推行,而与社会文化背景相冲突的正式制度则难以推行。

  新制度主义认为制度包括文化、行为规范和各种法规制度,把文化与价值观念等因素引入了研究对象的范畴,并赋予其制度含义,“这种界定打破了制度与文化概念之间的界限。”[4]。文化被作为社会发展与教育制度之间沟通理解的桥梁。[5]在新制度主义视野下,不同国家高等职业教育制度及发展模式具有其不同的文化基础,并且对社会文化、观念、规范等历史形成的规则存在“路径依赖”。

  文化传统作为一个民族独特的认识和把握世界的方式。有着自己固定的行为规范和思维方式,一个国家的历史沿革、文化传统对高职教育发展道路与发展模式的选择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每个国家都在各自社会文化背景中寻求高职教育发展的最佳路径,以期能够优化国家的整体教育结构、最大限度地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不同的高职教育制度与发展模式在这一过程中形成。因此,历史起点、民族文化、社会观念成为理解不同国家高职教育发展模式的关键背景,也成为解释不同国家高职教育发展模式形成的关键因素。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