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专项教育 >> 基础教育
以学科为轴分层分类建选修课程群,超一半学生选学7门及以上—— 浙江高中课改“选”出高质量
2019年05月29日 09:34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年5月29日01版 作者:蒋亦丰 字号
关键词:高中课程改革;生涯规划教育;选修课;走班制

内容摘要:一枝独秀不是春。如今走入浙江的高中校园,尽见课改带来的满眼芳菲。选修课程多而精致,教学方式活而高效,课改催生的新的高中教学质量观渐入人心。

关键词:高中课程改革;生涯规划教育;选修课;走班制

作者简介:

  不久前,杭州绿城育华学校国际文化节启幕,来自德国、日本等友好学校的师生与中国学生一起,在科技、体育、艺术、商贸等多个领域同台展演。短短一周时间,外国的同行们不住惊叹:没想到中国的学校有如此丰富的课程,中国学生太厉害了!

  一枝独秀不是春。如今走入浙江的高中校园,尽见课改带来的满眼芳菲。选修课程多而精致,教学方式活而高效,课改催生的新的高中教学质量观渐入人心。

  7年前,浙江怀揣“把学习的选择权交给学生”的信念,在全国率先启动了深化高中课程改革。7年后的今天,“选择性”课改枝繁叶茂,果实可摘。

  选课选出了“花样年华”

  早在2010年,浙江教育人也曾发出一声惊叹。

  当时,浙江省教育厅考察团走访了芬兰一所只有20多名教师、200多名学生的中学,发现该校竟然每学期开设有200多门课程。相比之下,国内中学开设的课程寥寥无几,学生几乎没有选课的自由。

  千篇一律的高中教学只会在高考的独木桥上越走越窄,必须得改!

  2012年,浙江率先启动深化高中课程改革,必修课由116个学分减少到96个学分,选修课由28个学分增加到48个学分。高中生人人有自己的课表,能有机会学习自己想学、有能力学、学得好且对实现自己志向有用的东西。

  “高中教学的新时代开启了!”杭州绿城育华学校校长陈建国内心涌动着一股热流。该校生源一般,非高考“大户”。然而新课改给了每个学生选择的机会,也带来了更多可能。

  在本不宽裕的教学空间里,学校硬“挤”出一幢学科教学楼,开辟了茶艺、雕刻、微电影制作、黄酒酿造等十几个选修课专用教室。在研习茶艺的“嘉业寨”,古朴的装饰尽显“中国风”,一期培训下来,陈梓瀚拿到了初级茶艺师资格。在魔幻化学社,徐卓立爱上了“自助实验”,自己得出的配方远比枯燥的化学方程式更加有趣。在政治选修课上,姚晓宇是“一站到底”“新闻连连看”的高手,略带娱乐节目风格的学习更符合高中生的口味。

  选修课怎么定?学校的原则是学生说了算。只要有7人以上报名,学校有条件就得把课开起来。目前,该校选修课有70多门,每周每人4个课时,900多名学生真正做到了人手一张课程表。“以前是一个班当一个人教,现在是一个人当一个班教。”陈建国说。

  因为高中的那次选课,绿城育华学校学生李佳泽、吴昊爱上了导演和拍摄。2016年他们收到复旦大学视觉艺术学院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还技术入股了一家专业影视公司。他们的人生,就像手中的镜头,从此色彩斑斓。

  “选修课是深化课改的重点和难点,丰富多彩的课程是自主选课的前提。”浙江省教育厅党委书记、厅长陈根芳表示,拥有百门以上选修课的学校不在少数,部分较为热门的课程,学生必须“秒杀”才能抢到。

  有别于以往历次的课程改革,学校头一回站在了改革的中心。所有高中必须从学校定位、师资实际和生源特点出发构建自己的课程体系。针对一些学校出现的盲目追求数量、碎片化倾向明显的问题,浙江以学科为轴心分层分类建设选修课程群。针对农村普高及薄弱学校课程资源薄弱的问题,浙江建立了“高中选修课平台”,供全省高中免费下载使用。截至去年底,已上线课程1384门,总访问量超过884万人次。

  据一份对万名浙江学生的调查显示,选学7门及以上课程的学生超过一半,喜欢修习选修课程的学生占83%,绝大多数学生认为选修课程能满足自己的兴趣与特长发展需求。

  走班走出了“精准教学”

  “课”是选出来的,“学”是走出来的。

  按照浙江的课改要求,选修课选的是不同的门类,必修课选的是不同的层次。两者加上学生高二时的选考科目构成了课改所提出的“选课”,与之相匹配的便是“走班”。

  每周一早上,浙师大附中高二(17)班学生施贺文对着课程表开始准备。第一节政治课在高二19教室,第二节历史课在高二12教室,第三节英语课他被分到了C班,要去高二16教室……

  除了早读、午休、晚自修和集体活动在行政班,施贺文每天都要走班不同的教室,因为那里都是和他志同道合或者水平相当的同学。“和初中时的学习相比,走班后明显感觉到老师的教学更有针对性,学习的效率提高了不少。而且老师不会拖堂,否则就影响到下一节的走班。”

  从高一开始,浙师大附中就对学生摸底,根据不同的知识能力水平分为A、B、C三个层次的教学班,学生到指定的教室进行走班。“我们并非给每个学生打上成绩的标签,而是实施有针对性的教学。在对三分之一家长的问卷调查中,这点被普遍认可。”校长何通海说。

  走班后,教学班主任成了教学管理的第一责任人。按照学校的要求,A班要扎实基础、细化知识。B班要胜任教学,提高质量。C班则要有一定的教学艺术。同时,为了弥补行政班被弱化的一些功能,学校成立了成长导师团队,每位导师与5—15名数量不等的学生组成高中三年稳定的伙伴关系,对学生进行点对点的思想引导、学业辅导、心理疏导和生活指导。

  作为浙江最早实施走班教学的学校之一,浙师大附中还创新出“分项走班”,即在选考结束后进行语数外的复习时,按照知识模块开展走班。从高一入学到高三毕业,可谓是“一走到底”。

作者简介

姓名:蒋亦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