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专项教育 >> 基础教育
统筹实施乡村教师工资待遇、奖励激励、编制职称等政策—— 云南:乡村教师素质强了地位高了
2019年01月07日 09:10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刘博智 字号
关键词:乡村教师素质;教师工资待遇;师德

内容摘要:教师强,则教育强。云南省委高校工委书记、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周荣表示,云南省坚持把教师作为教育发展的第一资源来对待、作为教育改革的第一动力来依靠、作为教育振兴的第一要务来抓紧,培养造就了一支师德高尚、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充满活力的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

关键词:乡村教师素质;教师工资待遇;师德

作者简介:

  火上坐着一壶水,里面翻滚着茶叶。云南省普洱市镇沅县振太镇黄力小学校长张宗富拎着壶,挨个给远道而来的客人倒上一杯。这里很少会有外客来访,大部分时间,这里被孩子的嬉闹和欢笑声填满。张宗富已经和黄力小学相处32年。虽然这里是镇沅县最偏远的乡村小学之一,但随着云南省对乡村教育和乡村教师队伍投入的加大,黄力小学这几年更加红火起来,年轻教师多了,学生多了,张宗富的笑容也多了。

  教师强,则教育强。云南省委高校工委书记、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周荣表示,云南省坚持把教师作为教育发展的第一资源来对待、作为教育改革的第一动力来依靠、作为教育振兴的第一要务来抓紧,培养造就了一支师德高尚、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充满活力的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

  乡村教师待遇大幅提高

  张宗富不太爱说话。

  前段时间,云南省教育厅表彰在乡村学校从教20年以上优秀教师,他上台领奖,憋得脸通红,只是一个劲地笑。

  有人问张宗富当老师苦不苦,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当老师就是他的生活,从学校抬头往山那头望,就是他的家。他从小在这里长大,周末放了假,他就回家住,就连祖坟也在这里。但他又觉得当老师比过生活这件事要大,大得多。

  工作了一辈子,张宗富也没踏出这个3.7平方公里的小小村子。以前,日子过得清苦,钱掰开花。教室角落里,摆了一排锅灶,一到放学,张宗富和学生就架起锅灶煮饭吃。1991年出生的特岗教师李学才依旧记得,上小学时师生一起起灶时清苦又温暖的画面,这也是他选择回山里当老师的原因。

  慢慢地,萧条的村小殷实而温暖了起来。像李学才这样的年轻面孔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张宗富的身边。

  2015年,振太镇土生土长的师贫从楚雄师范学院毕业,成为黄力小学的一名特岗教师。张宗富对师贫开玩笑说,“以前是‘师贫’,现在老师可是富裕了。”

  “我正科级一个月能拿9000多块,张宗富老师评上了副高职称,一个月比我还多1000多块钱。”镇沅县教育局局长石炳荣说。

  石炳荣没有说谎,乡村教师不再意味着清苦的生活。据统计,2017年普洱市公务员年平均工资收入为123953元,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年平均工资收入为120179元。其中,事业单位未开展公车补贴,如若算入公车补贴,教师年平均工资高于公务员年平均工资。

  在普洱有个怪现象,很多县城教师都争着往农村调。

  这背后有两个杠杆,石炳荣说:“一个是差别化生活补助,一个是职称倾斜。在最偏远山村的老师比县城老师最多高1000元,同时,在农村学校评职称没有名额限制。”

  不仅是在普洱,截至目前,云南全省共有110个县的27.55万名乡村教师享受了乡村教师差别化生活补助,其中,85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实现了政策实施县、乡村学校、乡村教师三个“全覆盖”,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支出资金8.46亿元,月人均补助523.24元。

  “当老师比过生活这件事要大,大得多。”对景谷县教育局副局长谢超来说,虽然乡村教师的待遇提高了,但在农村当教师不只是钱的问题。

  各地职称评聘向乡村教师倾斜

  第一次去小花山完小,楚雄市鹿城小学校长李文伟碰到了一头牛。

  当他跨进这所连围墙都没有的学校时,一位老农牵着一头牛在学校操场上悠闲地散步,“大爷,牛怎么能进学校呢?”“咳,我一直在这里放牛啊!”

  操场上,十几个孩子追着一个球跑了一节课,因为没有专任体育教师,这就成了小花山完小体育课的全部内容。

  这让李文伟心凉了半截。2009年,楚雄市鹿城小学作为集团化办学试点,将这所城乡接合部的村小并入主校区。李文伟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在鹿城镇19所完小中,这所村完小“好的时候排倒数第二,差的时候倒数第一”。

  在家长眼里,小花山完小和楚雄市“三驾马车”之一的鹿城小学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李文伟要把这两所学校变成一所,不仅是家长,就连学校教师当时都觉得是痴人说梦。

  “关键是师资。”2009年,小花山完小新招考教师36人,李文伟却只把一半人留在了小花山,然后又从本部抽调了11名教师,进入小花山,用李文伟的话说,这样一来,老师们就像沙子、石灰、水一样,搅拌成了“水泥”。

  但是一开始,这种“搅拌运动”并不顺利,没有一位教师愿意去小花山。女教师在他办公室里哭诉,“去农村我不怕苦,也不怕累。但是我怕被人戳脊梁骨,说我教不好书,是被‘发配’到农村的。”

  同样的情况,在几年前的普洱也发生着,很多人哪怕转岗到了工勤,也不愿到农村去,“丢不起那人!”

  最终,李文伟用一根高利害的指挥棒,搅动了这一池的“水泥”——职称评定。“所有要评职称的教师,必须得有两年的小花山工作经验。”果然,到了2018年,申请去小花山的教师已经远远超过了需求量,“这些申请者之中还要打分,择优派往小花山任教。”李文伟说。

  而从全省范围,2016年全省中小学高级教师职称评审权均已下放到州市。各地都在推动职称评聘向乡村倾斜,乡镇及以下中小学教师,可不受岗位数额限制申报评审高级教师,在农村学校工作满3年的教师,可优先予以推荐申报。

作者简介

姓名:刘博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