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重点推荐
【文萃】孙喜亭教育思想初探
2020年02月12日 15:47 来源:《教育学报》2019年第4期 作者:郝文武 字号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教育思想;孙喜亭

内容摘要:作为我国改革开放时代教育研究的积极推动者、研究者和传播者的杰出代表,孙喜亭为推动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教育研究的深入发展。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教育思想;孙喜亭

作者简介:

    作为我国改革开放时代教育研究的积极推动者、研究者和传播者的杰出代表,孙喜亭为推动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教育研究的深入发展,为马克思主义关于教育的地位、价值、规律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理论的研究及其成果的形成、发展、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关于教育地位、作用的研究

  改革开放初期,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在这重要的时刻,孙喜亭在过去多年积淀的马克思主义教育理论功底的基础上,结合改革开放初期的教育实际,有力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教育思想的深入研究及其与中国改革开放实践的紧密结合,推动了教育从主要为阶级斗争服务向主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转变。

  孙喜亭根据马克思主义再生产理论指出,社会再生产首先是物质资料的再生产,也是生产关系的再生产,同时也是劳动力的再生产。有一定生产经验与技能的劳动力的再生产在任何社会都是实现再生产的必要条件,教育和训练又是劳动力再生产的必要条件。生产科学化是现代生产的主要特性,教育是将体力和经验为主的传统劳动者转化为智力为主的现代劳动者、将一般和简单劳动者转化为专门和复杂的劳动者、将知识形态的可能或潜在生产力转化为技术形态的现实生产力的基本途径。教育现代化首先要使整个教育事业与现代化建设、现代生产和国民经济发展相适应,不仅要在体制和规模上加以发展和调整,更重要的是探索现代生产对劳动者提出的知识结构、智力品格和体质的要求。

  孙喜亭认为,邓小平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论断的提出,是对科学技术的本质、功能,对社会发展动力以及对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等问题认识上的一次飞跃。国家发展的重大战略是推动科学技术发展的根本,但在科教兴国的重大战略中,教育又是根本。他指出,国家和社会必须充分认识教育的本质,充分发挥教育在社会主义现代化过程中的作用;必须迎着时代,尽快使一批杰出的科学家、工程技术专家脱颖而出;必须以现代科学为基础建构学校教育的课程体系等。为此,必须端正教育思想,否则,教育可能要拖住现代化发展的进程。

  孙喜亭认为,从“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向“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转变,是我国教育方针50年来最明显的变化。这是党和国家在总结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对教育本质与社会功能认识的飞跃,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二、关于教育价值和目的的研究

  教育的根本问题是育人问题,是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问题。培养什么人的问题首先是价值观问题或者更多的是价值观问题。

  孙喜亭认为,从世界各国社会发展的历史经验来看,国际竞争说到底是国民素质的竞争,是国民精神的竞争。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育人为本。育人大计,塑造国民精神为本,这才是正确的认识和实践。

  教育研究的出发点主要是指观察、研究教育问题的理论依据,是一种教育思想、学说立论的理论起点。教育是“以人为本”还是“育人为本”自古以来就有两种不同的出发点。孙喜亭明确坚持“育人为本”的观点,并通过反复论证认为,这两种不同的教育的出发点是教育思想立论的两种不同的逻辑起点和教育价值观。教育“以人为本”是说,教育的最终理念是人的“潜能”得到充分展现,人的个性得到张扬,人的主体人格得到自由。而“‘育人为本’是说,教育对象是人,教育是培养人的活动,教育科学是研究揭示培养人的规律的学问。”。“所以‘育人为本’实质是社会需求为本。教育就是系统地将年轻一代社会化。”

  孙喜亭指出,教育价值是教育的有用性 ,教育价值观是对教育功效的追求。就个人说,教育是对个人发展的一种价值限定和展开。从社会说,教育是一种社会价值的创建,是社会价值所设计、创建的一种文化形态。因此,人朝哪个方面发展,教育发挥什么功效,培养什么类型的人和创建什么类型的教育问题,无不受教育价值观的决定。

  孙喜亭指出:“马克思主义反对把人作为教育的出发点,并不否认人是教育的对象,不排斥教育科学要研究人。同样,我们反对把人当作教育的出发点,却应十分强调教育工作必须关心人、尊重人,应把社会主义人道主义当作教育的重要原则,加以热情地倡导和切实地实施。”

  改革开放以来则特别强调教育为本的重要作用,孙喜亭认为,教育作为传授知识、培养人的一种精神活动,其发展变化的根据,不能从人们的主观动机来说明,只能从直接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中,从物质生产的生产方式的矛盾中加以说明。生产力发展对教育的决定性作用指的是对教育的经济基础作用,教育对社会发展的根本性作用指的是对社会发展的人才、智力和思想、精神的作用。

  针对20世纪90年代社会上和教育中出现的教育商品化、市场化和产业化的思潮,孙喜亭很坦率地表明自己的态度。他认为,教育是一种精神活动,是知识的再生产,科学的再生产,是人类自身的再生产。教育虽然受经济规律的影响,也要提高育人效率,但它还有其自身规律。不能以商品经济规律代替教育规律,也不能扩大商品经济对教育发展、教育过程制约的范围,否则,对教育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三、关于教育规律的研究

  发展教育和进行教育活动,必须首先明确教育理想、目的和价值追求,在其引领下认识、选择和遵循教育规律,通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不懈努力,不断实现符合教育目的和符合教育规律相统一的合理性教育。

  关于规律的客观性和选择性关系,孙喜亭做出创造性的阐释认为,规律的客观性指的是存在于教育活动中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内在矛盾,但这并非说教育者的意志在教育规律面前无能为力。教育者如果能发挥能动作用,自觉认识、利用儿童心理发展客观规律和科学规律,就可能达到教育目的。

  教育规律有选择性,首先就是承认教育是有规律可循的。只有那些符合社会发展并促进人的发展,进而推动社会发展的价值和规律选择,才可称得起是客观的、科学的选择。

  规律与经验有密切关系。孙喜亭把哲学普遍原理与教育实践密切结合,认为,教育经验,特别是新鲜教育经验在教育理论的形成中具有重要的意义。教育教学活动既具有一般的实践和认识活动的特点,又是特殊的实践和认识活动,是特殊的实践活动与特殊的认识活动紧密结合不可分割的育人活动。说它是特殊的实践和认识活动,是因为它是在教师指导下的专门的认识活动和实践活动。教学活动是实践活动的一种特定的形式,教师是教学实践的主体,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教学内容是教学活动的对象,是认识的对象。教学媒体是认识手段。教师在教学实践的主体地位与主导作用是客观的,失去了教师这个主体,教学也随之消失;学生是学习的主体,学生学习主体性的体现,正是教师发挥其主导作用的结果。学生认识的对象,主要应是人类积累下来的文化科学知识,否则无法适应社会的生存和发展。

  培养什么人、为谁培养人、为什么教和为什么学的教育理想目标必须通过教什么、学什么的课程内容设计和改革及怎样教的教育教学方式来落实。孙喜亭认为,不同教育类型或教育模式的存在,归根结底,实质是文化选择的不同,是选择标准的差异。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什么样的教育是理想的教育,什么样的知识是最有用的知识,什么样的课程结构是最佳设计和最佳选择,这都是价值问题,是以什么样的课程内容 、课程结构满足国家作为教育主体和个人作为教育主体需要的问题。课程设计和改革必须把“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与“一切为了学生、为了一切学生和为了学生的一切”有效结合,把个人的成长和价值现实与国家民族的复兴紧密相连。

  关于德育的灌输方式,通常理解为,灌输者的强制性和被灌输者的被动性,往往与教学法中常说的“注入式”“填鸭式”混同。对此孙喜亭做出肯定明确的回答,这样理解是不正确的。首先要精读马克思主义的主要著作,要系统地、融会贯通地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并成为自己的信念,传其道应信其道,否则就不知灌输的是什么。此外,灌输者的人格应与灌输的理论相一致,如自己的人格、行为背离自己所宣讲的主义,那效果必将适得其反。我们必须坚持理论与实践统一的观点,消除脱离实际的空洞的理论。

  四、对中国特色教育理论和实践的研究

  孙喜亭的研究密切关注中国教育实践,大部分著作是对中国教育问题观察研究和理论求索的成果。

  科教兴国战略与国家复兴战略有本质联系,孙喜亭指出,邓小平为改变中国面貌指引的富强之路和制定的强国方略最重要、最突出的是改革开放和科教兴国。二者互为依赖,互相补充和促进。其中,科教兴国是内在的动力,是核心。科教兴国,第一,是关系全局、整个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大问题。第二,是长远问题,不是短期和暂时性问题。第三,是起关键性作用的因素。第四,是关系发展速度和可持续发展问题。历史经验证明,科教兴国作为一个根本性的强国战略,必须把它作为一个系统工程,通过全社会的综合合力来推动才能实现。

  孙喜亭全面深刻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的本质特征,认为办中国的教育必须从中国实际出发,走中国自己的道路,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教育模式。按一般矛盾与特殊矛盾的关系说,中国社会主义教育包含了教育的一般共性,现代教育的一般共性,中国教育的一般共性,中国现代教育的一般共性,也包含着中国现代社会主义教育的特殊性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教育的基本特点应该是:一是在教育性质上,始终应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性。二是在教育发展水平上,仍是初级阶段的发展水平。三是在教育任务上,必须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促进社会生产和整个社会进步。四是在教育改革与建设上,必须要做到“三个面向”。五是在办学体制和管理上,建立以政府办学为主体和宏观管理,社会各界共同办学的体制和学校面向社会自主办学的体制。

  关于教育对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作用的关系,孙喜亭认为,当代教育的中心任务是为发展社会生产力服务,这是由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总任务决定的。就教育本体来说,是发展人的身心,是使人社会化,是使人能够与一定的社会生活相适应并促进一定社会的发展。社会主义教育的直接目的是提高社会主义公民的素质,是为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要的。高度的精神文明建设,仍是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任务之一,我们的教育始终不能忽视这一任务,否则同样可以导致教育的失误。

  孙喜亭把素质教育与21世纪中国教育发展的选择密切联系,针对我国教育的“应试教育”和功利化倾向对国民素质造成的危害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喊,多次特别强调指出,教育是一种文化形态,是对个体发展的价值限定;国际竞争说到底是民族素质的竞争,是国民精神的竞争;民族素质的灵魂是民族精神,民族精神的本质是做人,育人的核心是育德;塑造国民精神是素质教育的基本任务,21世纪中国的教育必须是育人为本、塑造民族精神为本的教育。教育现代化的根本之点,仍是教人做人,做一个具有现代特性的中国人。教育的真谛在于教人做人,做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他特别强调,社会主义的义务教育只有把每个国民的全面发展、利益和幸福、价值作为出发点,才是真正具有优越性的教育。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报》2019年第4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毕雁/摘)

    原文链接:http://edu.cssn.cn/jyx/jyx_jyxyl/202002/t20200203_5084414.shtml?COLLCC=2110466616

作者简介

姓名:郝文武 工作单位: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