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重点推荐
【文萃】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多重制度逻辑
2020年01月15日 08:52 来源:《高校教育管理》2019年第2期 作者:李鹏 石伟平 朱德全 字号
关键词: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立德树人

内容摘要:本研究重点分析党和国家的政治逻辑、学校与教师的教育逻辑、家长与学生的投资逻辑、社会与企业的管理逻辑。

关键词: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立德树人

作者简介:

  教育评价是教育改革和教育研究的重要问题之一。现代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已然从政府的一元控制转向了多元主体参与的公共治理,政府、学校、教师、学生、家长、企业、行业都是参与其中的利益相关者,共同构成了网状的评价制度结构。本研究重点分析党和国家的政治逻辑、学校与教师的教育逻辑、家长与学生的投资逻辑、社会与企业的管理逻辑。文章通过对四类治理主体的不同制度逻辑分析,演绎出四类治理主体制度逻辑从理想到现实的冲突,进而提出新时代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治理措施。

  一、党和国家的逻辑:“立德树人”的政治理想

  党和国家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确保让教育为政治服务、为国家经济建设和发展服务。在我国,国家参与教育治理和教育评价最核心的逻辑就是“立德树人”。

  (一)党和国家的理想:“以评促教”“以评促学”和“立德树人”

  评价是一个带有社会政治色彩的过程。国家参与并支持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并在全国性的职业资格认证、教学质量评估等活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教育界经常提及的“以评促教”“以评促建”“以评促管”等口号就是国家参与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逻辑出发点。国家层面也希望通过评价促进教师教学改进,促进学生学习改进,整体性培养职业教育学生的知识、技能与能力(Knowledge, Skill, Ability, KSA),最终实现“立德树人”的政治理想。

  (二)党和国家的利益:人才培养、人力资本、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

  人才培养是职业教育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机制,也是职业教育对经济社会和国家的最大贡献。国家通过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效用实现了职业技能人才的培养,助推人力资本的发展,实现中国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的转向,促进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此外,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在职业资格认证等系列工作之后,客观上促进了学生KSA的发展,也有助于帮助学生的就业、创业,进而实现了劳动人口的安居乐业和社会稳定。

  (三)党和国家的行动:顶层设计、政策支持、资金支持与宏观监控

  国家和各级政府通过顶层设计、政策支持、资金支持与宏观监控,创新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以提高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效用。在具体政策上,对职业教育的学习评价目标、内容、方式方法、标准等进行了规定,以引导地方和校本课程的学习目标与国家保持一致,教育质量监测目标与学生发展水平相吻合,确保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效用朝着国家期待的方向发展。

  二、学校与教师的逻辑:“教化育人”的本职工作

  在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中,职业院校和教师具有相似的行动逻辑——以“教化育人”为核心的实践逻辑。“教化育人”的本职工作蕴含了教育工作者多维度的制度逻辑。

  (一)教育者的理想:教育工作的“幸福感”与“成就感”

  在教育职业场中,工作的“幸福感”和“成就感”是教师追求的职业理想之一,此种“幸福感”和“成就感”不仅两者之间相互关联,同时也与其他因素密切相关,特别是工作的“舒适度”和工作的业绩、劳动的回报等。职业教育学习评价不仅可以认证学生的学业成就,还可以通过评价促进学习改进,帮助学生获得更高的学业成就,进而实现“增值”。

  (二)教育者的利益:教育工作的“付出度”与“回报率”

  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在测度学生的学业成就时,也同样可以用来测度学校和教师的工作业绩。很多时候,学生的学业成就就是教师工作“回报率”的体现,也是学校和教师工作“付出度”的直接结果,“评学”即“评教”。在“评学”即“评教”制度逻辑中,教师想要的直接性利益也可以通过学习评价而获得,“付出度”与“回报率”可以等值。

  (三)教育者的行动:“春蚕”“园丁”“警察”“同行人”

  在“评学”即“评教”的逻辑中,教师为了提高自身的绩效,往往会在增大自身投入之时,尽可能用其他的方法增加学生的学习投入,机械式增加背诵、记忆等低级的投入与付出。另一方面,为了维护学校制度的“轴心主义”,学校和教师往往会用学业成绩、文凭等学习评价的结果与学生进行非正式交换。当然,也有第三类教育——教育者用自己的“全身心”去影响学生的“全身心”,在通往同一个“目的地”的路上,平等地交流、共同地探索。

  三、学生与家长的逻辑:“追求发展”的投资行为

  在经济学看来,学生和家长选择职业教育就是一种教育投资,因为职业教育是发展个人专业能力、社会能力、行动能力的重要方式。家长和学生关心并参与职业教育学习评价也是“追求发展”的一种行为。

  (一)教育消费者的理想:教育投资与发展性资本积累

  读职校的有用性和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效用在本质上高度耦合,家长和学生作为顾客身份参与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终极性目的是获取社会资本。

  (二)教育消费者的利益:学习结果与学习改进的支持

  对于职业教育学生来说,评价效用即利益。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效用主要来自于教学的改进和学习的改进,尽管学习改进主要依赖于学生的自主性,但是也离不开教师的指导与支持;而教师教学改进过程的参与,更是学生评价效用获得的重要来源。

  (三)教育消费者的行动:“格局差异”与“家校博弈”

  面对学习评价,职业教育家长和学生最终会形成各不相同的“格局差异”。除了家长和学生反应上的“格局差异”之外,家庭与学校之间或许会有关于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家校博弈”。在家庭里面,因年龄、立场和价值观不同,即使面对同一份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结果,家长和学生也会有各不相同的看法和行动,有时候甚至会有冲突和博弈。

  四、社会和企业的逻辑:“人才选拔”的参考依据

  企业是社会经济的主体单元,也是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参与主体之一,而且,在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中,部分企业还具有身份的“二重性”。

  (一)企业理想:在“真实有效”的评价中选拔“真人才”

  企业和用人单位以毕业证书、职业资格证书、学习成绩等作为选拔人才的参考依据,其行动的逻辑就是相信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结果与评价效用,并且默认毕业证书、职业资格证书、学习成绩都是真实有效的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结果和评价效用,以此选拔的人才也是具有真才实学的“真人才”。

  (二)企业利益:在“交易费用”的博弈中获得“真收益”

  我国职业教育的校企合作并不是很理想,绝大多数企业目前还没有成为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参与者,根结就在于学校和企业之间也存在着高额的“交易费用”和多重的复杂博弈。在实践中,部分企业也愿意参与校企合作,因为校企合作也能给企业带来“真收益”。长远来看,企业参与校企合作“真收益”的回报率一定会超出交易费用等合作与博弈的成本。

  (三)企业行动:在“互利双赢”的合作中推动“真变化”

  企业参加校企合作、参与职业院校学习评价就是企业服务社会、履行社会职责的一种具体行动。所以,企业也是愿意参与校企合作的,从理想的层面来说,企业也是愿意参与职业教育学习评价,为自己选拔“真人才”的。企业和职业院校应该在人才培养、技术研发等方面深度合作,共同参与职业院校学习评价。

  五、动态的相互博弈:四重逻辑的作用关系与治理策略

  在职业教育学习评价中,党和国家的政治逻辑、学校和教师的教育逻辑、学生和家长的投资逻辑以及社会企业的管理逻辑相互关联、融为一体。各利益相关者需要采取相应的治理措施,变革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实现“以评促学”的评价理想。

  (一)理想的追求: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四重制度逻辑的应然关系结构

  在理想化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框架中,党和国家的政治逻辑、学校和教师的教育逻辑、学生和家长的投资逻辑以及社会企业的管理逻辑在横向平面上相互关联、彼此促进,形成了环环相扣的学习评价制度逻辑圈。在立体空间的关系结构中,四重制度逻辑又高度一致,共同致力于实现“以评促学”的评价理想,服务于“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共同驱动着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的运行和发展。

  (二)现实的困厄: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四重制度逻辑的实然问题表征

  在现实中,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多重制度逻辑不仅没有实现“和谐共生”,而且每个制度逻辑的理想和诉求也没有完全实现,呈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一是由于信息不对称、权力不对等,各级各类学校对“立德树人”教育方针的执行采用了“变通服从”。二是为了出色地完成各种项目和任务,实现“立德树人”和“教化育人”,划重点、“放水”等各种花样的学习评价层出不穷。三是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各利益相关者之间还存在着严重的“候鸟式信任”问题,不问方向,只管追随。最终的结果就是各种各样的学习评价“剧场效应”愈演愈烈,形成了学业评价的“锦标赛”模式;企业也会根据学习评价的结果选拔人才,即使选拔失败,也只能重新组织学习和培训。

  (三)必要的治理:促进学生发展的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治理变革

  提升职业教育学习评价效用的首要措施就是不断变革、创新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一是在理念、结构与方法上变革职业教育学习评价设计。各利益相关者还要坚持贯彻“教学评”一致性的评价方式,实现传统与现代结合。二是从主体、流程与调控上优化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实施。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应优化主体参与,以学生为主体,多元主体参与学习评价,广泛吸收学生、企业、家长等相关主体以及第三方评价机构参与学习评价。三是强化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结果的分析、反馈与运用实务。在评价结果的形式上,各利益相关者要以精确、简明的形式呈现,让学生、家长、企业准确掌握和了解评价的结果和结论。

  六、结语

  学习评价是教育评价改革的核心问题,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改革也势在必行。从制度运行的过程出发,在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设计、过程监控和结果运用上我们都必须坚持“以评促学”的价值理念和科学严谨的评价实施;通过职业教育学习评价制度体系变革与制度实施过程优化,不断推进职业教育学习评价“以评促教”的功能发挥,助推职业教育“立德树人”教育“中国梦”的实现。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原题《理想、利益与行动:职业教育学习评价的多重制度逻辑》,《高校教育管理》2019年第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刘思彤/摘)

  附原文链接:http://www.cssn.cn/jyx/jyx_zyjsjyx/201912/t20191204_5053323.shtml

作者简介

姓名:李鹏 石伟平 朱德全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