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重点推荐
【文萃】朱勃比较教育思想择粹
2019年12月25日 11:27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施雨丹 字号
关键词:朱勃;比较教育思想;比较教育学科

内容摘要:朱勃是新中国比较教育的重要开创者和奠基人。

关键词:朱勃;比较教育思想;比较教育学科

作者简介:

    朱勃先生是我国改革开放后首批参与比较教育学科建设的学者之一,他为我国比较教育恢复重建做出了历史性贡献:合作主编新中国第一本比较教育教科书;撰写新中国比较教育史学研究填补空白之作;编译出版新中国第一本比较教育史学、方法论著作;立足中国比较教育,参与创建学术组织和研究平台。

  一、朱勃先生的求真为学之路

  朱勃,原名朱如初,1919年7月5日出生于云南宣威县耒宾乡观音堂村的一个地主家庭。初中毕业时, 朱勃先生因强烈反对封建包办婚姻,与家庭形成严重的对立。1939年,朱勃先生入读昆华高级工业职业学校,靠半工半读筹措生活费艰难度日。入学当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学校地下党支部书记,任务是把同学团结在党组织的周围,抗日救亡,宣传解放区的革命事业。

  他的学术研究始终坚持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作为方法论基础,无论对比较教育学史的分析还是对教育未来发展的研判,都以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基础。

  朱勃先生的革命事业与学术生涯紧密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他多元的学术背景和始终如一的信仰人生。求学期间,他为了党的工作需要多次转换学科和专业。1948年,朱勃先生经中共地下党组织批准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教育学,从外语专业转至教育学专业。他非常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刻苦攻读,一年完成了两年的课程。1949年秋,朱勃先生获得硕士学位。为了能够投身新中国的建设,他毅然放弃继续深造的机会,克服重重困难,绕道香港回到祖国。

  由于当时云南尚未解放,组织关系无从联络,不能进入党校学习,他就积极争取进入华北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

  华北革命大学结业后,他即响应号召服从分配,任西北大学师范学院教育系副教授兼师范学院党支部书记,开启了他教育学领域的教学、研究生涯。

  为了响应党“向苏联学习”的号召,教好教育学课程,朱勃先生自学俄文。1957年8月,他被学校选派赴苏联莫斯科列宁师范学院进修教育学,坚持完成了《直观教学理论与实践》的俄文论文。1959年9月,朱勃先生学习期满回陕西师范大学工作,后因陕西师范大学教育系停办,1963年10月,奉命调到华南师范大学。他从美式教育转为苏式教育,虽为当时社会环境影响,但客观上使其经历了美苏两大教育文化体系的碰撞,拓宽了对不同教育模式、体系的认识,能站在更广阔的视野上比较、发现美苏两国教育的共性和差异,为比较教育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

  朱勃先生的比较教育研究领域广泛,涵盖了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师范教育等领域,涉及美国、苏联、印度、澳大利亚、东南亚国家等不同国别、区域。

  他在比较教育领域耕耘的10年正是比较教育与中国教育现代化发展联结最紧密、比较教育学科建设大发展的时期。当时国内比较教育资料匮乏,他凭借惊人的毅力和执着的学术追求,翻译、编写及撰写了大量论著,架起了中国连接世界比较教育的桥梁。这既得益于朱勃先生精通英俄两门语言的优势,也得益于他广泛的国际交流。朱勃先生作为当时我国著名的比较教育学者,先后赴印度、澳大利亚、英国、法国等国参加教育考察、学术会议等;同时邀请外国专家来华南师范大学访学,通过积极开展国际交流为改革开放之初了解、研究、借鉴外国教育打开了一条学术之路。

  1988年朱勃先生去世后,家人将其未发表的文稿及部分已发表论文整理出版《朱勃教育论文选集》,王承绪先生为其作序。王承绪先生用“立足中国,放眼世界”“借鉴国际经验,改革我国教育”这两句话来概括文集所贯穿的思想,亦是朱勃先生一生学术追求的写照。

  二、朱勃论比较教育的功能与特征

  朱勃先生特别强调,要回答什么是比较教育,首先要从比较教育的功能视角来理解。他认为比较教育有三方面的功能。第一要发现规律。研究教育的某些共同特点、发展规律及趋势。第二要预测未来。朱勃先生认为,根据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只要科学地剖析教育发展的过去和现在,就可能看出现代教育的大趋势。因此,比较教育要在探索规律和趋势的基础上,进行科学预测。第三要为本国建设服务,这是最核心的功能,具体而言,就是为教育现代化服务。可以看出,朱勃先生对比较教育功能的认识是20世纪以借鉴为实践性目的的“借鉴论”思想的典型代表。

  朱勃先生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出发,认为比较教育具备自己的特征。第一,国际性。从比较教育的研究范畴而言,比较教育主要研究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的教育,国际性不仅表现在跨国家、跨文化这一层面,还表现在促进世界各国教育专家、教育项目、教育信息等加强合作与交流的多元互动领域。第二,可比性,这是从方法论角度强调比较教育的学科特征。朱勃先生强调比较教育研究要以国家为单位,以两国或两国以上的教育问题进行具体分析与综合对比。有比较才有鉴别,有鉴别才可能探索出符合客观规律的科学结论,实现比较教育研究的目的和功能。第三,综合性或跨学科性。朱勃先生从世界比较教育发展史出发,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跨文化、跨学科的综合性研究成为比较教育发展的重要趋势。对世界各国教育历史的、社会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传统进行具体分析和综合比较,需要有哲学、历史、政治经济学与社会学等方面的知识并熟悉这些学科的研究方法。因此,他主张研究比较教育的人, 除教育学科外,还应具有至少一门、最好两门以上社会学科的知识与综合分析的能力。

  朱勃先生对比较教育特征的认识有三个特点。第一,重视从世界比较教育发展史角度看比较教育。朱勃先生早在1981年就专门撰文探讨国外比较教育学的发展,从世界比较教育发展的总趋势总结和提炼了他对比较教育属性的认识。这就从历史源流上将我国比较教育与世界比较教育发展同步起来,但缺少对中国比较教育的本土性特征分析亦反映了时代的局限性。第二,重视从比较教育本质属性看比较教育。朱勃先生探讨比较教育的出发点是从学科的视角出发归纳比较教育的共同属性,这就避免了因抽象定义或观点争论而影响对比较教育本质的认识。第三,重视从发展的观点看比较教育。对比较教育特征的排序,朱勃先生最初将“可比性”放在首要位置,此后在专门论述比较教育的文章中则将“国际性”放在了第一位。说明朱勃先生对比较教育特征的认识是逐步深入的,这一顺序更好地厘清了研究对象与研究范式之间的逻辑关系。

  三、朱勃论比较教育的时代使命

  他鲜明地提出了比较教育在中国发展的意义和价值是为了中国的教育现代化,强调“考察外国教育的历史经验和新鲜经验应以本国教育现代化为出发点和归宿点”。

  朱勃先生强调比较教育的借鉴功能。他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指出:“进行本国教育改革时要借鉴国外的教改经验,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他以新中国第一本比较教育教材《比较教育》为例,认为这本教材的“美中不足”就是没有把本国教育作为对象进行比较研究。他强调,要从马克思主义观点出发,“把本国列为比较研究的对象国是借鉴国外教育经验以促进本国教育发展的有效方式之一”。

  朱勃先生坚持中国发展需求,有深刻的中国问题意识,希望以发展比较教育学科为手段达致促进中国教育现代化建设的目标。他还特别指出比较教育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两条路径:一是要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文化传统相结合;二是要结合当前教育改革的实际情况,即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特别强调比较教育研究者要投入实践,即比较教育学者要投入于我国教育改革的实践中,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这样更有利于收到良好的借鉴效果。

  朱勃先生将比较、借鉴和创新融为一体,认为借鉴是教育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我们要批判地借鉴别国的教育经验。在此基础上,还要结合中国实际进行创新:“各国教育的比较、借鉴与创新三者是相互联系的统一体,但重点在于从本国实际出发进行创新。比较教育学科产生和发展的过程是一个反复实践与不断创新的过程。”对比较教育创新功能的认识反映了朱勃先生的前瞻性学科理念,对我国比较教育学科建设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四、朱勃论比较教育的历史渊源与发展阶段

  他用辩证的观点分析比较教育学科发展的历史,以比较教育历史发展的客观性为基础,突出强调了比较教育发展的时代特征和比较教育理论观点的时代性。

  朱勃先生认为:“比较教育既是一门年轻的学科,但它又是一门古老的学问,二者并不是矛盾的,而它正是一门学科从萌芽、发展到成熟的必然经历的过程。”这样辩证地看待比较教育学科史,既不割裂学科发展的历史,又能明确学科体系与零星经验之间的区别。

  他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出发,构建了比较教育发展史的四个阶段,全面把握了比较教育学科发展与历史渊源的关系,把古代教育交流活动作为比较教育学科建设的准备期,既符合比较教育学科产生和发展的规律,又尊重历史,系统全面。

  在比较教育学科建设的准备阶段,他认为,中国对世界文化教育交流做出的贡献,从比较教育的角度来看,“实际上已经起了一种跨国家和跨文化的作用。它为比较教育学科建设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在比较教育的借鉴阶段和因素分析阶段,朱勃先生采用了社会背景分析与比较教育思想史相结合、侧重比较教育思想史的理论架构,史论结合的方式对比较教育人物思想加以评述。这一理论框架的优势在于突出了不同时代和社会与国家教育的关系,但两部分特色和侧重点各有不同。

  朱勃先生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比较教育学科的发展定位为“比较教育学科建设的新时代”。朱勃先生深刻认识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比较教育面临的时代背景发生了重大变化,发展教育数量和提高教育质量成为比较教育“新时代”的主题。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教育发展“百废待兴”。朱勃先生为中国教育重现蓬勃生机欢呼雀跃,他立足中国实际,身体力行,以促进学科发展之实践,积极投身于中国教育现代化建设,提出了至今仍需比较教育学者思考且追寻的问题:比较教育的本土化与理论创新。1988年12月,朱勃先生辞世。朱勃先生好友王承绪先生感叹:“他过早地离开人间,是教育学术的巨大损失,是革命的巨大损失。”

  朱勃先生从事比较教育研究的10年正是中国比较教育开拓与发展的10年,这是一段比较教育学者与中国比较教育共同成长的历史;是时代赋予的使命,更体现了一代学者为信仰、为学术全力以赴的内在自觉。他是中国比较教育学科恢复重建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是新中国比较教育的重要开创者和奠基人。

  (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原题《借鉴时代的比较教育:朱勃比较教育思想择粹》,《比较教育研究》2019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毕雁/摘)

    原文链接:http://edu.cssn.cn/jyx/jyx_bjjyx/201911/t20191105_5027695.shtml

作者简介

姓名:施雨丹 工作单位: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

职称:副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