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重点推荐
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70周年:回顾与前瞻 ——潘懋元先生专访
2019年01月01日 08:54 来源:《重庆高教研究》 作者:潘懋元 字号
关键词:中国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学;70;周年;高等教育大国;高等教育强国;教育规律

内容摘要: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未来,潘先生认为,应坚持依靠教师,深化内涵式发展;应统筹协调,激发各级各类高校的办学活力;应根据中国国情,重视高等教育学一级学科建设;应与时俱进,探索中国特色高等教育发展道路。

关键词:中国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学;70;周年;高等教育大国;高等教育强国;教育规律

作者简介:

  摘 要:潘懋元先生将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70年划分为新中国成立后7年、从“教育大革命”到“文化大革命”的22年和改革开放至今3个阶段。70年来,中国高等教育取得了巨大成就,规模大发展、人才培养多元化,更加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中国已成为世界高等教育第一大国,正在向高等教育强国迈进。70年的经验也告诉我们,要按教育规律办教育。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未来,潘先生认为,应坚持依靠教师,深化内涵式发展;应统筹协调,激发各级各类高校的办学活力;要与时俱进,探索中国特色高等教育发展道路;要根据中国国情,重视高等教育学一级学科建设。

  关键词:中国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学;70周年;高等教育大国;高等教育强国;教育规律

  作者简介:潘懋元,男,广东揭阳人,厦门大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基本理论研究。

  [中图分类号] G64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19年是新中国诞辰70周年,《重庆高教研究》拟推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第一代教育家学术脸谱”专题,对老一代教育家进行系列专访,系统展示新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成就与经验,也为中国教育学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作为中国高等教育学的奠基人和开创者,潘懋元先生从教80余年,拥有丰富的高校教学与管理经验,可以说,潘先生既是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70周年的见证者,又是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70周年的实践者,对新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有独到的认识和体验。

  一、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历史分期

  蔡宗模:尊敬的潘先生,您好!获悉您刚刚结束两个博士生班级的第二轮授课,身体正在调理中,我们非常荣幸得到您的同意,接受我们的访谈。站在新的历史节点回头审视,您认为新中国高等教育70年可以划分为几个阶段?与以文革和扩招两个界点的划分是否有所不同?为什么?

  潘懋元:1941年,我考入厦门大学。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前,我就已经在大学里面当助教。我经历了新中国70年的变革与发展。学界一般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高等教育划分为几个阶段,划分依据不外乎以下几个:1949年新中国建立、1966年“文化大革命”、1978年“改革开放”和1999年“高校扩招”。“文化大革命”确实是一个重要节点,以前的教育史就以此为界,将新中国高等教育分为三个阶段,即“文化大革命”前17年、“文化大革命”10年和“文化大革命”后。按照这个划分,我们现在就属于“文化大革命”后时期。这有一定道理,但与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实际不尽吻合,容易忽视建国之初模仿苏联建立新中国高等教育体制的7年,并与之后10年的“教育大革命”——其实是“文化大革命”的预演扯到一起。此外,1999年高校大扩招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新的历史阶段,即改革开放至今。与前面两个阶段不在一个层次上,不应该与前者并列。

  蔡宗模:依据您的认识,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70年应该怎么划分呢?

  潘懋元:从大的分界来说,我认为应该分为3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新中国成立后7年,学苏联;第二个时期是从“教育大革命”到“文化大革命”,共22年;第三个时期是改革开放至今。第一个阶段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前7年——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是学习苏联、建设中国社会主义高等教育体制的7年。当然,学习苏联存在某些问题,学界也进行了很多批判。但是对当时来说,毕竟在这7年间,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因为那个时候中国已经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总是要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社会主义教育体制的。所以,在这7年里面,跟新中国成立前不同,比如说设置专业,按专业培养专门人才,为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实现,也为当时苏联援建的57个重大工业项目培养了一批人才奠定了基础;尽管它存在一些缺点和问题,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现在很多老一辈的人才还是那个时候培养的。第二个阶段,一般是以“文革”为标志,划定为“文革”中间10年,其实不对。新中国成立7年后,也就是从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中国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像“文革”那样的破坏性时期,只不过那个时候不叫“文革”,而叫“教育大革命”。在“三面红旗”¹ 之下,高等教育界开始搞“教育大革命”。这个“教育大革命”就像“文革”那样,大家都不读书了,都上山下乡,去炼钢铁。在我印象中,最少的一年我们只上了40多天课。所以,破坏性并不只是“文革”10年,破坏性时期应该是20多年,一直到“文革”结束,即从1957年“反右运动”到“文革”结束,前后大约持续了22年,整整耽误了一代人。第三个阶段是“改革开放”至今。改革开放以来,以1999年“扩招”作为一个时间节点,又可以分为改革发展初期和大众化时期两个阶段。这是我的经历,也是我的主张。因为我在这里(厦门大学)77年,从新中国成立前到现在都在大学里面。后来,我被借调到北京教育科学研究所工作,又作为干部下放到干校劳动,但大体上都没有离开厦门大学。

作者简介

姓名:潘懋元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