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重点推荐
莫让留守儿童的安全“失守”
2017年08月10日 08:0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朱 磊 字号

内容摘要:暑假,对于大部分中小学生来说,是放松、调整的好时期,但对于留守儿童来说,却有可能成为一个安全监管的“真空期”,没有了学校的监管、家中又缺少家长的照料,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一定程度上遇到挑战。

关键词:留守儿童;安全;聚焦;孩子;学生

作者简介:

  暑假,对于大部分中小学生来说,是放松、调整的好时期,但对于留守儿童来说,却有可能成为一个安全监管的“真空期”,没有了学校的监管、家中又缺少家长的照料,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一定程度上遇到挑战。

  不让留守儿童的安全“失守”,需要政府、社会、家庭等多方共同努力。

  假期成留守儿童监管“真空期”

  “暑期到了,原来在学校寄宿的几个孙子和孙女都回到了家中,但父母都出门打工了,家里只有年近七旬的老人,又要照顾孩子,又要打理家务和农活,能帮孩子做好饭就不错了,其他的难免顾及不过来,安全问题,只能由大孩子照顾小孩子。可孩子生性调皮,活泼好动,家门口的小池塘、家中的电器、开水等都有可能成为潜在的隐患。”在采访中,很多留守儿童相对集中的地区,当地负责人都有类似的担心。

  采访中记者发现,尽管我国留守儿童的监护状况已经较之前有了明显好转,留守儿童身心健康的保护已经得到全社会的关心和重视,但暑期留守儿童的安全问题依然不容忽视。尤其是一些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的地区,放假期间,孩子主要由祖辈照顾,或者干脆由孩子自己“当家”的现象依然普遍存在,保护孩子身体与心理的健康安全,成为暑期的“头等大事”。以宁夏为例,作为西部欠发达省份,政府组织及自发的外出务工成为农村地区劳动力的重要就业及脱贫途径,农村劳动力转移输出虽然有助于家庭增收,但是不可避免地导致留守儿童与父母长期分离,缺乏有效的监护和照料。

  “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家的孩子就是我们在照顾,小儿子家的孩子由他们两口子在照顾。老大家的兄妹俩天天打架,老二家的孩子就很乖巧。”说起自己的几个孙辈,银川市良田镇和顺新村的虎志远感受最深。

  虎志远的大儿子前几年和媳妇离了婚后就将孩子托付给父母,外出打工。“我们都是大字不识的农民,能做到的,也就是给孩子做做饭,其他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虎志远说,现在最盼望的,就是大儿子可以经常回家。

  截至2017年6月底,宁夏农村留守儿童4693人,其中,委托祖父母、外祖父母监护的有4501人, “隔代看护”成为留守儿童看护模式的主流。不久前,宁夏回族自治区民政厅委托中国人民大学和宁夏大学对宁夏全区留守儿童进行了抽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这种隔代看护存在三大问题:第一是看护人文化程度偏低,第二是大部分看护人年龄较大,第三是看护人的身体状况欠佳。

  “根据调查的结果来看,隔代看护导致孩子在安全上监管不足、学习上缺乏有效辅导,此外,老人不同程度存在对儿童的教育方式、行为约束、关爱疏导等能力不足和方法不当的问题。”宁夏回族自治区民政厅社会事务处处长马玲介绍。

  “儿童之家”解决最后一公里

  短期内父母出门务工、家中老人看守的现状难以改变,留守儿童的暑期和长期监管,只能由政府和社会共同承担起来。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如今,各地都在探索通过“儿童之家”和“三留守”关爱行动督导员等举措,力图解决关爱留守儿童“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8月3日下午两点,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固原市原州区杨郎村,还在放暑假的小雨(化名)、瑶瑶(化名)姐妹俩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一起出门。跟以往上学不同的是,这次的目的地是村支部委员会大院。这个本该只有开全村大会才会热闹的地方,现在经常充满了孩子们的笑声。

  小雨和瑶瑶是一对留守儿童,妹妹瑶瑶出生后不久,父母便去外地打工,姐妹俩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我爸爸妈妈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只有他们给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才能联系到。今年暑假,村上的叔叔阿姨带我们来到了这里。这里不仅有跟学校一样多的小朋友一起学习和玩耍,图书室还有好多书可以免费看呢!”

  小雨口中的“这里”指的是宁夏政府投资在杨郎村新建的“儿童之家”。“我们村附近有几个河坝,每年暑假都有一些不听爷爷奶奶话的调皮孩子结伴去那里玩,一个闪失就容易出大事。”在杨郎村支部书记曹辉看来,村里24名留守儿童的“假期安全”是建立儿童之家的初衷。

  “2016年,我区投资了140万元,在留守儿童较多的村建立了20个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联系点,在此基础上,2017年,自治区政府将儿童之家建设列入了民生实事,投入1000万元,在农村社区建设了200个儿童之家。”自治区民政厅社会事务处武俊华说。

  曹辉介绍,根据全区儿童之家的建设要求,民政厅划拨专项经费为儿童之家购置了电视、电脑及各类文体用品,村上不仅为儿童之家提供场地,还配套了专门的阅览室、电教室、体育广场,并建立了儿童心理辅导中心,派专业老师为有困难和心理障碍的孩子排忧解难,保证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

  “从刚来活动中心在墙角边抠手指,到现在可以和新来的志愿者主动打招呼;从怯懦自卑到现在可以站在村民面前唱歌跳舞……儿童之家不仅仅是给留守儿童提供了一个活动场所,还是一个成长与交流的大平台。”曹辉高兴地表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