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者论教育
亲历四十年前首批公派赴法留学
2018年08月09日 10:21 来源:文汇报 作者:江波 字号
关键词:公派赴法留学;中国留学事业;民族自信

内容摘要:留学事业与国家和民族命运紧密相连,留学工作既是国家强盛和民族自信的体现与必然选择,也事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综合国力提升。

关键词:公派赴法留学;中国留学事业;民族自信

作者简介: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前的1978年10月6日20时,笔者与另外两位辅导员留学生和16位本科留学生,在北京登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班机前往法国,开始了我们留学法国的历程。当时离开北京和抵达巴黎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时光如梭,40年弹指一挥间!

  我国五代留学生中,涌现出一大批精英

  每当我们这一代出生在1950至1960年代的人回首亲身经历的40年、亲身见证的中国励精图治的巨大变化时,总是感慨万千。这40年是中国逐步由 “百废待举”走向 “百业兴旺”、由 “站起来”走向 “富起来”并开启 “强起来”新征程的40年。40年也见证了我国成为世界上人数规模最大的出国留学生生源国家。中国每年出国留学人数从1978年约500人发展到2017年60多万人。1978年至2017年,我国累计出国留学人员已经达到519万多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或称 “派出国”),2016年赴欧美留学人数是世界第二大派出留学生国家——印度 (约17万人)的三倍多。

  40年来的出国留学,是中国近150年来的留学史、也是近代和当代中国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19世纪后半叶,以早期留美幼童和海军留欧学生为代表的数百名学子 (有学者统计为近500名)开启了中国近代官派出国留学之路,学界称之为第一代留学生。20世纪上半叶,先有赴日本学习为主的留学生 (1900-1911年间),后有扩大到赴欧洲各国学习与勤工俭学的学生 (1910-1948年间),学界称之为第二、三代留学生。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1960年代,赴前苏联及东欧有关国家留学成为主流,有人称之为第四代留学生。而改革开放40年来,留学人数累计达500多万人,他们被称为第五代留学生。

  我们可以发现,改革开放前近百年来的几代留学生人数累计数万人,而改革开放以来40年的留学规模是之前100年的近10倍。150年来的留学潮大浪淘沙,孜孜以求的五代留学生中涌现出无数科学巨匠、政治领袖、军事伟人、文化大师及各界精英。五代留学生的主流是拳拳赤心与铮铮铁骨,挺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前赴后继。

  奖学金经费管理,由 “小包干到大包干”

  1978年,作为改革开放政策实施后的第一批国家公派本科生出国留学,我参加高考、进入大学学习、参加出国留学考试,以及在法国学习三年中的一些往事,可以视为中国改革开放之初那段历史的个体缩影。

  我于1976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附中。1977年,在国家决定恢复高考的背景下,我顺利考入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西语系法国语言与文学专业。

  我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习了几个月后,有一天,我的恩师唐志强教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学校经过研究,选中你作为三位候选人之一,去参加国家公费出国留学考试。”我激动得一夜没睡,因为在此之前,我都没听说过还有公费出国留学这样的好事情。记得考试地点就在北京语言学院。非常幸运,我被录取为第一批赴法留学生。

  1978年10月,我和另外18位学友如期前往法国。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从首都机场飞往法国巴黎。因为是公派留学,教育部按国家规定的标准给我们发放 “置装费”,在红都服装店量身定制西服套装和大衣。大家的西服颜色很统一,以深蓝黑色为主,非常醒目。一下飞机,外国人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一批中国留学生!

  中法两国政府对我们这第一批留学生很重视。在巴黎受到了法国全国学生事务管理委员会 (CNOUS)的热情接待后,我们被送往雷恩市,进入布列塔尼雷恩第二大学开始了三年的学习。学习内容非常丰富,涵盖法国语言、文化、文学、历史、政治、经济等。

  我们多数同学当时年龄在18-20岁之间,还有两位辅导员 (出国前是大学的年轻教师)。法国地区学生事务管理委员会 (CROUS)和学校给中国留学生创造了较好的条件:专门留有一个房间,给中国留学生准备了电视机,大家可以在这里看电视和聚会。改革开放之初,对公派留学生,有一系列很细的管理规定,有些是从安全考虑。例如,我们每周都按期进行集体学习和活动;再如,如果同学离开学校外出,就要向辅导员请假,并要求两人以上同行。

  我们当时按照中法两国政府互换奖学金协议,享受法国政府对外国留学生提供的奖学金,每人每年大约几千法郎——这在当时可以说是非常“富裕”了,比中国驻法国大使的工资还要高。

  有意思的是,改革开放之初,按照规定,这个奖学金不能自己留下。我们19个人中,有一位同学兼任会计,专门负责账务的统一管理。我们基本上是吃多少实报实销,日常只有几十法郎零用费。后来有一天,我们突然接到通知说,可以把省下来的饭费发放给个人,也就是说如果你有一天没在学校吃饭,省下来的钱就是自己的。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开始实行饭费包干制度了,就是直接把饭费发放给个人,你愿意在食堂吃,或者愿意出去买着吃,都可以自己做主。一开始,辅导员老师统一买食堂饭票发给我们,后来直接发现金给我们了。这个政策的改变简称为 “经费从小包干到大包干”。

  关于公派留学生能否全额支配外国政府提供的奖学金 (简称 “奖学金归己”)问题,这里补充说明一下:我后来在教育部工作时,亲身经历了中国政府对奖学金管理政策的调整。大约在1981、1982年的时候,一些在外的公派留学生和驻外使领馆负责留学生管理工作的同志认为,奖学金应该如数归留学生,不必上交。他们就给政府写信,希望改变管理办法。当时,政府经过认真研究,很快就调整了政策,奖学金经费管理由 “小包干到大包干”,到最后完全归留学生本人。40年后来看,当时这个奖学金管理的例子,可以看到中国改革开放是一步步走过来的,是一步步朝前推动的。

  而对我们19位同学来说,稍感遗憾的是,我们在法国的学习只持续了三年。当时法国大学本科学制实际是四年,分为第一年、第二年 (DEUG),第三年 (Licence),第四年 (Maitrise),可以说没有学完就回国了。

作者简介

姓名:江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