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者采风
著名教育学者、北师大第一届研究生陈信泰
2013年10月28日 09:47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教育学家,把五十八年的光阴献给了共和国的三尺讲台,直到去年因患严重的白内障才放弃了审阅各地研究生论文的工作。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杖朝之年的陈信泰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书桌上摆放的《教育研究》、《教育学报》、《天津教科院学报(教育科学版)》、《华东师大报(教育科学版)》等期刊,无声地诉说着这位退休十余年的老教授对教育科学事业的无限热爱与忠诚。

  陈信泰,这位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教育学家,把五十八年的光阴献给了共和国的三尺讲台,直到去年因患严重的白内障才放弃了审阅各地研究生论文的工作。在半个多世纪的从教生涯中,为教育科学的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成为祖国现代教育学科发展史上的著名学者专家;而他培养的弟子正在社会各个岗位上践行着他的治学与为人之道,并传承给更年轻的后学……

  

  陈信泰1949年本科毕业于之江大学,随后,进入宁波一所学校任教。1951年他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攻读研究生学历,后因院系调整并入北京师范大学,1953年陈信泰拿到了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班的第一号毕业证书,成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届教育学专业研究生。

  新中国成立之初的1952年,北京师范大学组建了教育史教研组,毕业后留校任教的陈信泰先生与老师大的康绍言、黄淑范先生,人民大学的曹建培、王天一先生,辅仁大学的毛礼锐、程舜英先生,燕京大学的陈景磐、张鸣歧先生,北京大学的邱椿先生等成为最早的教研组成员。这个教研组将承担起指引新中国教育学科发展的重任。

  正当陈信泰踌躇满志事业起步之时,在1958年的反右派风潮中却因为几句“不合时宜”的话被调入山东新建不久的曲阜师范学院,来到了孔子的故里——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经济却十分贫弱的县城。

  时至今日,陈信泰对当初的那纸调令仍然没有怨言。“来到之后就没想过要离开,虽然这里十分落后,但人际关系透明,会更适合我的性格,也将会有利于我的教学生涯。

  在随后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陈信泰这位当初被许多教育学前辈认为极具成长潜力的青年才俊却没有了声音。在不适合“说话”的那段时期,陈信泰选择了沉潜,除了完成每周24节课的任务外,他把时间放在了读书上……二十年的沉潜,陈信泰慢慢积累着在学术界发出声音的底气,并耐心等待着再次开口“说话”的时机。

  在1979年的那个春天,全国第一届教育科学规划会议在北京召开,陈信泰当选为全国教育学会理事、全国教育学研究会理事、山东省教育学会副会长、山东省教育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有关“教育本质的问题”被正式提出。

  随后,1979年秋天在兰州召开的全国第一届教育学研究会年会上,全国150余名专家学者就“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因为这一议题的论断结果事关中国教育发展的方向。在刚刚“拨乱反正”由“阶级斗争为中心”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新时期,“教育是生产力”的论断应时而出,成为当时大多数学者坚持的观点。而陈信泰则旗帜鲜明地坚持“教育是上层建筑”,并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展开的面对面的辩论。在三天学术辩论之后,陈信泰所在的小组由30多人增加到100多人。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由于陈信泰的质疑和辩论,教育学界“教育是生产力”论断“一统天下”的格局开始动摇。人们开始抛却政治因素的影响,客观的研究这一科学的规律。而陈信泰也因为在教育学发展关键时期的有力辩论,赢得了理论界同仁的认同,成为教育学界大器晚成的学者。

  基于在教育学界的威望和影响,1981年,由陈信泰发起组织、以曲阜师范大学为首的“华东华北七院校教育学讨论会”成立,并以年会的形式一直持续至今。

  时隔几年,一场有关“马克思主义异化学说”的风潮开始在文学、艺术等领域蔓延,并迅速引起教育界的连锁反应,陈信泰成为当时敢于反对这一风潮的为数不多的专家。陈信泰说,“异化学说”的倡导者试图用简单的“异化”两个字概括不合理的现象,而马克思在后来的著作中则抛弃了这一概念,所以“异化”是一种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概念游戏,并不利于事情的深入研究和解决。随后,与张武升合写的历时8个月、十易其稿的论文《马克思的异化理论不是人的全面发展理论的理论基础》在《教育研究》上发表,引起了教育界的极大震动。事实证明,这篇论文与后来中央对该问题的定论相契合,这让全国教育界对偏居一隅的教育专家陈信泰更加肃然起敬。

  

  陈信泰来到曲阜师范学院后,成为学校教育教研室的两名讲师之一,承担着全校公共课的授课任务。由于师资力量缺乏,陈信泰每周要完成24节课的讲授任务。

  谈起当时的情况,陈信泰说:“学校刚建校那会儿,条件很艰苦,九点钟就要熄灯。我常常要点煤油灯备课到凌晨,第二天早上照镜子时就发现鼻孔都变成黑色的了。”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陈信泰在潜心治学的同时,还将在北京师范大学里的一些教学、考试等管理制度“嫁接”到刚刚起步的学校,努力地推动这所新生学府的成长。

  经历漫长的十年文革,1978年学校重新恢复了教育教研室,陈信泰任教研室主任。陈信泰用“一穷二白”来概括教育教研室刚恢复时的情况:教研室里只有5个老师和1个资料员,摆在这位主任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寻找师资。

  “唯才是举”这一当今社会通用的用人法则,陈信泰在当时实施却带有很大的风险性:刚钻出“牛棚”的学者、尚未完全平反的专家都被他邀请来,加上从新疆等地过来的进修生,教师人数在短时间内达到了空前的16人。陈信泰带领这十几个同事不仅完成了任务繁重的公共课教学,还在一年内举办了三期中师师资进修班,缓解了山东中师教育师资匮乏的状况。

  1978年底,陈信泰做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决定:招收研究生。“学校里这么多本科生和专科生的课都上不过来,再招研究生不就更忙了吗?”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在当时看来,这确实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决定,但陈信泰完成了这个挑战,并且交了个满分答卷。正是这个决定,给了陈信泰一个更大的平台,也为曲阜师范大学教育学的发展擎起了一片蓝天。

  陈信泰带研究生不拘泥于当时培养模式的束缚,他鼓励学生走出校门学习交流,每年他都会利用全国性的学术会议的机会,带着研究生游学于各地高校,让学生们接触到国内最具权威的学术理念和最新的研究前沿;同时,陈信泰利用自己在学术界的地位和影响,邀请知名专家教授来校讲学,当时这所地处县城的学府,甚至一度成为国内教育学研究领域的前沿阵地。而这种局面的形成也促成了曲阜师范大学教育学发展的良性互动:国内知名的专家教授都以能够来曲阜讲学或参加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而自豪。

  1984年,曲阜师范大学教育系和教育科学研究所成立,陈信泰成为第一任所长。为了顺利实现第一次招生,陈信泰把招生范围限定在校内其它系科学习满两年的学生,当时有400多名学生报名,陈信泰与每位学生面谈后最终录取了30名,成为教育系的“精英一届”。陈信泰不仅为教育系赢得了一个漂亮的开局,而且为教育系日后的良性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由陈信泰施行的这种招生模式,后来被全国多所知名师范大学借鉴采用。

  

  胡期铭是陈信泰第八届研究生,他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评价他的导师:“他挑选弟子的手段是十分高明的。他的弟子原来什么专业都有,我本人上研究生之前是学数学,现在我的教育理论的水平自以为一点也不低。我们师兄弟对教育的理解、讨论很开放,有时很独特。这就是我们这些师兄弟的巨大优势。陈老师是个教育学界永远值得称道的学者——一个把教育理论应用于培养研究生的奇才。”

  从1978年起,陈信泰先后招收了12届研究生共72名。如今,他们中有9人成为博士生导师,50人获得教授职称,54人获得博士学位。他们遍及全国各地,秉承着先生的学术精神,为中国的教育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其中有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张武升,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孙时进,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华等在国内教育学界颇有影响的知名学者;有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黄崴,曲阜师范大学教授兼西南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杨昌勇等正在成长中的青年才俊。

  陈信泰培养研究生的方式更像中世纪起源于西方的大学,每逢周末,陈信泰与学生们在树下、池塘边聚会讨论,或者在书房、客厅、饭厅“三合一”不足十六平米的房间内谈一周来的阅读和思考,从中找出可以深入研究的课题,并确定下一周的学习科研任务。讨论会后,是学生们最为期待的大餐,陈信泰照例会自掏腰包给学生们做上一顿水饺改善生活,这在当时是学生们值得炫耀的会餐。临沂师范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韩延明仍然很怀念当时的情景:有时会因为一个学术论题争辩的脸红脖涨,有时会因为一个幽默故事而笑得前仰后合,可从来没有因为一个矛盾而积怨,温暖的往事沉淀出一种琥珀般的光泽,永不褪色……

  在这位亦师亦父的先生身边,学生们不仅学习生活得快乐,他们同样懂得把这种快乐转化为成绩回报给他们的导师。陈信泰十分自豪地说:“当时的研究生一边学习一边写论文,有一年我们仅在《教育研究》这一核心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就有5篇。这本期刊一年12期总共发表论文240篇左右,而当时全国的师范院校就有280多所。所以外人常常有疑问:‘曲师到底有多少老师、多少学生在搞教育学研究?’”

  陈信泰有很多的光环:他的业绩被收入《当代中国社会科学学者大词典》和《山东省重要贡献专家名单》,被评为山东省优秀教师,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而在弟子们的眼里,“先生就是一面飘扬的旗帜,一座巍峨的高山,一条宽阔的路和一本厚重的书,是我们这些弟子们永远读不完的一本道德文章之书和人生感悟之书。”也许在陈信泰先生看来,这样的评价远比那些耀眼的光环更令人欣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