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美国高校儿童教育专业认证的经历与思考 ——对Lindsey Russo博士的访谈
2020年10月13日 10:42 来源:《教育导刊》2019年第6下期 作者:王婧文 张家琼 字号
2020年10月13日 10:42
来源:《教育导刊》2019年第6下期 作者:王婧文 张家琼
关键词:儿童教育专业认证;培训教师;课程设置

内容摘要:笔者就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新帕尔兹分校教育学院接受师范专业认证的具体经历,认证对本专业发展产生的影响及由此获得的经验,对Lindsey Russo博士(以下简称R博士)进行了专访,希望对中国正在开展的师范专业认证有所启发。

关键词:儿童教育专业认证;培训教师;课程设置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婧文(1988-),湖北天门人,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前教育学院,研究方向为学前教育;张家琼(1967-),四川开江人,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前教育学院院长,教育学博士,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重庆 400060)。

  基金项目: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未来学校(幼儿教育)”专题研究项目(编号:CSDP18FC4203);2017年重庆市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研究项目(编号:173162)。

  访谈简介:Lindsey Russo博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教育学院,现任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新帕尔兹分校(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in New Paltz)(以下简称SUNY New Paltz)初等教育部(Department of Elementary Education)的主席,教育学院儿童教育专业(Early Childhood and Childhood Education)(以下简称ECCE)的负责人,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的兼职教授。此外,兼任期刊《儿童教师教育》(Journal of Early Childhood Teacher Education)的编辑。笔者就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新帕尔兹分校教育学院接受师范专业认证的具体经历,认证对本专业发展产生的影响及由此获得的经验,对Lindsey Russo博士(以下简称R博士)进行了专访,希望对中国正在开展的师范专业认证有所启发。

  一、已有认证经历介绍

  采访者:在贵校的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贵校的教育学院曾经接受过不同机构的认证,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早期教育项目主要接受的认证机构吗?

  R博士:我们的儿童教育项目主要接受来自4个机构的认证,分别是:CAEP(Council for the Accreditation of Educator Preparation),NCATE(National Council for Accreditation of Teacher Education),NAEYC(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ducation of Young Children),DEC(Division for Early Childhood),不同的认证机构认证标准不同,有自己相对独立的要求和侧重,CAEP和NCATE是全国性的教师教育项目认证机构,NAEYC和DEC的认证对象是早期教育专业,其中,DEC针对的是有特殊需求如残疾儿童等的儿童项目,NAEYC针对的是大众的早期教育,关于儿童如何学习、如何发展等内容。

  以上4个是我们曾经接受过或正在准备接受认证的机构,在2020年,我们将不再接受NAEYC的认证,取而代之的是CAEP。为什么做出这样的调整?我觉得是因为CAEP的认证对我们而言更有价值,其在教育方面更加专业,更加适合我们,所以我们就退出了NAEYC认证。美国的认证机构种类繁多,学校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由选择,并不需要参加所有的认证。

  采访者:每一次接受认证之前,你们是如何准备的?时间如何安排?

  R博士:每个机构的认证周期都是7年,基本上每一次认证结束之后,我们就要开始筹备下一次的认证。我们会修订课程大纲,检查课程设置,确保符合认证机构发布的标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之前我们在准备NAEYC的认证时,每4年都会向NAEYC提交报告,检查确认我们的课程目标是否合理。

  我们通常会提前5年去准备下一次的认证。根据以往经验,认证机构实地考察时,会向我们提出大量问题,这需要我们提前开始搜集资料,进行学生学业评估,分析学习数据等。我之前在哥伦比亚大学工作,那里每次只有3年的时间去准备认证,觉得非常匆忙;而在SUNY New Paltz,我们的准备时间有5年。相比之下,我觉得5年的时间是比较合适的。此外,我们还会专门安排6个月的时间,组织教师去做系统的准备。

  采访者:您刚刚谈到你们退出了NAEYC的认证,加入了CAEP的认证,会增加准备工作的难度吗?如何应对这些变化呢?

  R博士:是的,我们正在准备的2020年CAEP认证,是一个新的认证机构,与NAEYC有所不同,难度肯定会有所增加。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准备了,首先是做计划,根据新的要求和标准来修订和完善项目,思考如何让它能够更好地满足学生目前的需求。此外,我们会分析学生的考试成绩,看他们哪里有欠缺,思考我们如何在那些方面提高他们,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工作。同时,我们要组织所有的教师和管理者参加,并分成不同的小组,每个小组负责不同的部分,由此开展工作。

  采访者:您可以谈谈在每一次接受认证时,具体工作是如何开展的吗?

  R博士:专业认证时,专家组会来到学校实地考察,一般是由5到7名很有声望的专家组成。通常来说,实地考察会持续4天。第一天是初步了解情况。第二天是参观校园,观摩课堂,访谈学生和教职工,了解教师的科研情况等。第三天,观摩各学科老师进行的对本专业的展示。比如,我们教育学院除了早期教育项目外,还有英语、数学等各学科项目的展示,教师会在不同的地点给专家作汇报,我负责的是ECCE。第四天,专家会选择部分教师,根据他们前几日的观察发现进行面对面交流。因为教学是非常个性化的工作,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运用相同的模式。所以,只有通过交流,专家才能真正理解教师的教学意图。大概3个月之后,他们会以总结报告的形式,告诉我们最终的结果,并给我们具体建议。

  采访者:谢谢您的介绍,我们已经了解了专业认证的一般流程,那我想具体了解一下ECCE项目最近的认证情况。比如,最近一次的认证是在什么时候?获得了哪些建议?你们是如何改进的呢?

  R博士:最近一次的认证是在4年前,2014年我们接受了NCATE的检查认证,各项指标都很好,没有给我们任何建议,但认证过程是一个非常有压力的过程。

  在这之前的认证中,我们有收到过如增加多样性的建议,包括增加教师和学生的多样性,教师的多样性包括性别、国籍、文化和学术背景等。因为在教育学院,大部分都是女教师,此外,教师的学术背景也相对比较单一。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引进了不同国家和文化背景的教师,如拉丁美洲裔、非裔和亚裔的教师。我院还招聘了来自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这样一些名校的教授,提高了教师队伍的多样性和整体水平。事实上,招聘不同背景的教师是现在美国高校的共同趋势。以我自己为例,几年前我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学位,如果在以前,我可以留校任教,但是后来不行了,因为相同的学习背景不利于学术的发展,所以要求高校必须招聘不同学术背景的教师。

  我们还聘请了大量的兼职教师。我们的部分教授主要做理论研究,理论研究固然很重要,但是不少教授缺乏对一线教学实践的了解。因此,我们聘请了很多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兼职教师,比如之前从事一线教学工作的退休老师、当地儿童早期教育中心的负责人等。一旦课程计划中有他们擅长的课程时,他们就会来学校授课,指导学生的专业学习。我认为,聘请经验丰富的兼职教师很有价值。

  此外,我们学院的学生构成也存在类似的问题,性别和文化的多样性不够。就读教育学院的女生比例非常高,特别是早期教育专业,男生很少,而且主要是美国籍的学生。所以,我们鼓励男生申请此专业,并招收了不同国籍的学生。通过采取一系列的措施,在2014年的认证中,那些问题已经不复存在了。

  采访者:由此看来,根据专家组提出的问题进行改进,对通过下一次的认证是非常有效的,那你们的改进工作在开展时是否顺利?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R博士:当然会存在一些困难。事实上,引进不同学术和文化背景的老师是很有难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地区原因,SUNY New Paltz距离纽约市区毕竟还有2小时的车程,而有些教授希望能够在大城市的市区任教。此外,我们学校所在地是著名的旅游景区,房价高,这就导致了这里的生活成本非常高。而且,我们招聘教师的数量也会受到当年的政府预算和名额的限制。这些都是我们遇到的问题,幸好最后均顺利解决了。

  二、专业认证对专业发展的影响

  采访者:感谢您给我们分享了这些具体的专业认证经历,美国的师范专业认证有一段很长的历史,您能否谈谈这些年师范专业认证给专业发展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R博士:首先,专业认证能够推进我们不断发展和进步,我们是参与培训教师项目的,这些认证能让我们意识到哪些技能或者知识对提升教师水平有益,引领我们汲取最新的研究成果,不断进步。

  其次,通过专业认证能够提高我校的社会声誉,吸引更多学生选择来这里就读。例如,我们和哥伦比亚大学通过了相同的专业认证,但是哥伦比亚大学作为私立高校,学费高昂;我们学校作为纽约州的公立高校,学费相对而言要低很多。而我校和哥伦比亚大学都通过了相同的机构认证,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我校的整体教学水平,因此可以吸引到优质的生源。事实上,部分在我们学校就读的学生之前曾成功申请到一些名校的就读指标,可是因为私立高校的学费过于昂贵,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我们学校,因此我校的生源质量还是非常不错的。

  采访者:由此看来,专业认证能够给贵校带来非常积极的影响,那具体有哪些变化呢?比如课程内容的设置等,可以具体谈谈吗?

  R博士:首先,我们一直在根据社会的发展和需求不断更新和修改课程内容。比如,在之前的教学中,我们发现有3-4门课程有重复的内容,于是我们取消了不必要的部分,增加了新的内容,如现代科学技术对于早期教育的影响等。因为现在的科学技术已经极大地影响到了我们的孩子,影响了孩子的生活和学习,而这也成为很多家长感到困惑的地方。因此,我们增加了科学技术的内容,这样我们的学生就可以进行家庭教育指导,帮助家长进行儿童行为管理等。我们发现网络、科技的发展,增加了孩子和机器的互动,减少了和真实同伴的互动,很多时候,活动室里的孩子不知道如何正确地与同伴对话、互动、合作,无法合理地处理和同伴的关系,因此我们增加了社会情感教育的内容。

  采访者:贵校的ECCE课程设置和中国高校的早期教育专业设置有所不同,ECCE所设的课程教育对象年龄跨度较大,包括0-12岁的儿童,涉及了从出生到小学阶段的孩子;而中国的0-12岁儿童教育分为学前教育和小学教育两个专业,学前教育专业仅仅针对6岁之前的儿童,小学教育的对象是6-12岁的儿童。贵校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

  R博士:你提到的这个专业课程设置问题其实这些年来发生了重要变化。大概在10年之前,我们有两个专业,分为早期儿童教育(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和儿童教育(Childhood Education),早期儿童教育专业的教育对象是0-6岁的孩子,儿童教育的对象是6-12岁的孩子,后来我们把专业合在了一起,就是现在的ECCE。这样,学生在学习时就不仅仅只学习某个阶段的知识,他们会学习从出生到小学阶段的儿童教育的所有知识,如儿童的学习特点和对应的科学知识等,因为很多知识是连续的,不可分割的,他们需要掌握更多年龄段的知识,融会贯通,以便成为更好的老师。

  以我自己为例,在我最初任教时,是英国一所高中的生物老师,我的学生17岁;当我到美国后,我教7年级的科学课,我的学生是14岁的初中生;当我有了两个女儿后,我开始进行早期教育,我的研究对象是5岁之前的孩子。我从事早期教育已经12年了,我的硕士和博士学位都是早期教育专业的,这是我的兴趣所在,也是我最后的选择。我相信,很多时候,我们必须要不断尝试才能知道自己的兴趣和长处,并且通过这个过程积累经验,最后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我们现在的课程设置深受学生们喜欢,他们能够学习不同年龄段的知识,当他们在找工作时,会更加自信,也能有更多选择。此外,我们项目的毕业生有机会获得双重认证,当他们完成该项目,并通过纽约州教师资格考试,就能获得早期教育(0-6岁)和儿童教育(6-12岁)的教学资格证书。

  采访者:每一次的认证结果会影响州政府等机构对贵校的资金支持吗?它们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R博士:不会,认证结果和州政府的拨款没有关系,以上的专业认证组织都是民间的、公开的和受公众认可的。但是,认证的结果会影响到我们的招生情况,如果认证结果很好,就会有更多的家长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来,学校就可以招收更多的学生,那么学校就会有更多的资金去运作。

  三、专业认证中获取的经验和思考

  采访者:我们知道,美国专业认证的主体是多元的,如之前您给我介绍的4个认证组织,他们都是民间性质的,你们是否要接收来自州政府的认证呢?如果有,这些认证有什么区别?您怎么看待这样的模式?

  R博士:我们也接收来自州政府的认证,但和这些是不一样的,认证的形式和内容都不同。比如,当我们要申请一个新项目或新专业时,必须向州教育部门提交申请,他们会直接通过书面材料来作出是否通过的决定。

  而这4个认证组织在人员构成和形式上都有所不同,认证专家组的成员多是有多年学校教育经验的人员,当他们在考察学校时,会对各种材料有更好的理解。此外,他们认证往往会采用实地考察的方法,并有教师访谈、观察、讨论和对话这样的形式。同时,作为全国范围的认证组织,他们接收不同规模、不同性质的学校申请,不管学校是大是小,是公立还是私立,都可以申请认证。他们不同于政府和高校,他们公开、独立、专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均在教育界享有盛誉。很多家长和学生已经将学校是否通过机构的专业认证作为选择学校时的重要参考。作为参与了多个专业认证的高校,我觉得认证能使我们收到多样化建议和反馈,有利于我们提高和进步,所以我喜欢这样的模式。

  采访者:前面提到,这些民间的认证组织会有自己详细的标准和要求,那谁能保证这些标准的权威性?有人质疑这些标准吗?

  R博士:是的,对于标准的讨论从未停止过。虽然认证组织的成员大多是教育领域的权威,但是交流和探讨依然是必不可少的。每一次我们接受认证,回答专家组的提问后,我们也会对他们有一个评价和反馈。前面提到,学校实地考察的最后一天,他们会选择部分教师进行交流,了解教师的教学设计,分析其中存在的问题,同样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可以提出自己的疑问,对标准是否合适进行讨论和交流,他们也需要我们的反馈。

  采访者:我们知道,准备认证的过程非常辛苦,很有压力,我想了解您遇到过怎样的困难?是如何解决的呢?

  R博士:对我而言,工作中最难的事是如何把广大教师组织起来,因为每个教师都忙于教学和科研,同时还要顾及家庭,每个教师承担的工作量也有很大差异。但是,当我们聘请了专门的评估负责人后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制定详细的5年或7年计划,分解任务,具体到每一年要做的事和具体的人员,这样减低了难度,大家就可以按照计划来进行准备。

  采访者:整体来看,在以往的这些专业认证中,您和您的团队获取了怎样的经验?可以给我们怎样的建议呢?

  R博士: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数据的搜集和信息的整理。2014年,我们接受认证时,聘请了一个专门的评估负责人,他搜集了项目中的所有信息,进行数据解读和综合分析,然后我们根据这些数据来调整项目。比如,他说学生在参加州立考试时,数学成绩得分不高,我们就去检查了学生的日常作业,分析其中的问题,并据此改进我们的课堂教学。这样,当认证小组到来时,我们就可以给他们呈现直观的数据,告诉他们我们做了些什么,数据发生怎样的变化,学生有了怎样的进步,而不是仅仅简单地说我们有多好。据我的经验,认证专家喜欢看数据,而不是听结论。

  此外,每年9月份,我们都会向社会公开发布年度报告和行动计划(Action Plan)。年度报告呈现了过去一年的工作,包括值得肯定和不足的地方,以及对此我们所做出的调整和变化。行动计划主要包括我们根据去年的不足而制订的改进计划,如课程的增加或删减更新等。

作者简介

姓名:王婧文 张家琼 工作单位:重庆第二师范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