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日本学前教育保障幼儿游戏权利探索
2020年01月28日 08:55 来源:《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3期 作者:王幡 刘在良 字号
关键词:日本学前教育;幼儿权益;幼儿园;幼儿教师;游戏

内容摘要:日本学前教育5个领域内容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也是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的探索过程。5个领域在其幼儿教育实践以及学前教育“去小学化”“幼小衔接”,特别是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日本学前教育;幼儿权益;幼儿园;幼儿教师;游戏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幡,女,山东莱阳人,教育学博士,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师范学院教授(浙江 金华 321017);刘在良,山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山东 济南 250014)。

  内容提要:日本学前教育重视以幼儿游戏、自由玩耍为中心的自然的生活节奏。日本学前教育要求通过幼儿的游戏玩耍与生活体验实现幼儿教育的基本目标。幼儿园教师的工作就是坚持儿童本位,从5个领域即健康、人际关系、环境、语言、表现的视角,为幼儿的游戏玩耍、日常生活创造条件和布置环境。日本学前教育5个领域内容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也是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的探索过程。5个领域在其幼儿教育实践以及学前教育“去小学化”“幼小衔接”,特别是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关 键 词:日本学前教育 幼儿权益 幼儿园 幼儿教师 游戏

  基金项目: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北京市高素质幼儿教师培养模式研究”(12JYB009)。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很多人对幼儿游戏都抱有很深的成见。直至文艺复兴运动之滥觞,人们才认识到孩子游戏的价值,开始重视儿童游戏的积极作用。1762年,卢梭在《爱弥儿》中阐述了“孩子的游戏有重要意义”的观点,其后游戏逐渐被人们认可。[1]17后来,福禄贝尔接受卢梭这一思想,并在《人的教育》第2编“幼儿期与人”中,论述了“做游戏或游戏是幼儿发育,即该时期人的发育的最高境界”的观点。[2]71嗣后,布勒(Ch.Buhler)、帕滕(M.D.Parten)等人从不同视角对游戏给予儿童成长发育之功用进行了深入探究,肯定了儿童游戏的价值和意义。[3]65-761989年,《儿童权利公约》从广阔的视角确立了儿童的基本权益,强调应该保障儿童游戏权利。如今这一观念已然成为很多国家学前教育的重要指导思想。保障儿童游戏权利是学前教育工作的重心之一,是学前教育工作的起点。

  在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的今天,学龄前儿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被迫学读写、学外语、学加减法等,甚至存在幼儿园“小学化”这一令人担忧的严重问题,学龄前孩子游戏的权利经常得不到很好的保障。因此,2018年7月4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坚决纠正“小学化”倾向。而在日本学前教育机构中①,大多数孩子基本上还是快乐的,能够自由自在地游戏玩耍,这是孩子快乐的一个重要原因。[3]77-86研究日本学前教育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的实际状况,对于我们幼儿园更好地“去小学化”“幼小衔接”、促进幼儿健康、快乐、全面发展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因此,本文在梳理《儿童权利公约》等关于幼儿游戏权利的相关规定的基础上,探究日本学前教育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的探索之路,并且解析日本学前教育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的实际状况,最后将着力阐明日本学前教育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的几个特征。

  一、游戏是儿童的权利

  197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咨询团体认可的儿童游戏权利国际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Child's Right to Play:IPA)在《儿童游戏权利宣言》中,明确规定了游戏所固有的价值及其目的,并对儿童游戏做了如下界定:第一,游戏如同营养、健康、住所和教育等,也是儿童生活所不可或缺的,是发展儿童与生俱来的能力所不可缺少的。第二,在游戏中,同伴之间相互交流各自的想法和想做的事情,进行自我表现,通过游戏品味满足感和成就感。第三,游戏是一个人自然而然产生的本能,不是被强迫做的事情。第四,游戏能够发展儿童的身体、精神、感情和社会性。第五,游戏对儿童养成生存所需要的各种能力是不可缺少的,而不是浪费时间。概言之,最基本的思想就是,游戏是儿童作为儿童这个独特存在所不可或缺的,必须无条件地予以保障。即儿童游戏不是为了健康、人格的形成等其他目的,游戏本身就是儿童权利,具备应该保障的价值。[4]109-110

  1989年,联合国通过的《儿童权利公约》的第31条明确规定了儿童休息、闲暇、游戏权利以及参加文化、艺术生活权利。其第1项规定,缔约国承认儿童休息和闲暇权利,儿童进行适合其年龄的游戏和娱乐活动以及自由参加文化和艺术生活的权利。其第2项规定,缔约国应充分尊重并进一步促进儿童参加文化、艺术生活的权利,鼓励为儿童文化和艺术活动、娱乐及闲暇活动等提供适当的平等的机会。[4]20因此,游戏、休息、休闲、娱乐等是儿童的权利,具有不同于成人的独特价值,必须予以保障。[5]113上述相关条款明确“给儿童游戏和娱乐的机会”,认为“游戏是儿童不可或缺的权利”。不仅仅是家庭和教育机构,全社会都应该意识到,保障儿童健康丰富的游戏是自身的义务。丰富的游戏是孩子发育成长不可缺少的要素。[1]22

  简言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要求各国为儿童提供游戏和娱乐条件,保障儿童游戏权利。这是关心、爱护和尊重儿童的基本举措,也是学前教育工作的基本前提。

  二、日本学前教育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的探索之路

  世界上许多国家积极履行《儿童权利公约》,在保障幼儿游戏权利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日本便是其中之一。基于日本学前教育内容5个领域的演变脉络,通过梳理其保障幼儿游戏权利的探索历程,对于我们也许会有一些启发。

  (一)“5个领域”形成之前的探索

  日本于1876年创办了其近代最早的幼儿园——东京女子师范学校附属幼稚园。②1877年,制定了《东京女子师范学校附属幼儿园规则》,开始了“保教科目的时代”③。其后日本幼儿园教育内容经过了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1899年,日本文部省制定的《幼儿园保育及设备规程》明确教育内容为游戏、唱歌、谈话、手技等“4个项目”。1926年,随着《幼儿园令》的出台,又增加了“观察”一项,教育内容变为“5个项目”,1948年实施的《保育要领》又将幼儿教育内容扩展为“12项目”。④1956年,颁布的《幼儿园教育要领》将教育内容简化为健康、社会、自然、语言、绘画制作、音乐节奏等“6个领域”,这是首次使用“领域”来划分幼儿园教育内容,以便与小学科目相区分。

  随着幼儿教育的发展,如何处理幼儿园教育内容和小学科目的关系等问题也显现出来。日本幼儿园教育内容无论是“4个项目”还是“5个项目”,都存在着容易与小学科目相混淆的问题。尽管1948年制定的《保育要领》所确定的“十二项目”含有“自由游戏”“捉迷藏游戏、表演游戏”等项目,1956年制定的《幼儿园教育要领》开始运用“领域”这个表述方式,但是,上述问题依然明显。1956年,日本关于幼儿教育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如何协调教育和幼儿发育特点的关系、幼儿园教育课程的本质等方面,强调幼儿园时期孩子发育的独特性,要求关注每个孩子自身的特点,明确规定幼儿园不能以班级为单位让孩子坐在座位上听课。在制定该“要领”的过程中,教育课程审议会关于使用“领域”的缘由以及“领域”与小学科目之间的差异等都作了一些说明,但依然存在一些“领域”与小学科目容易混淆的现实问题。尽管如此,幼儿园教育内容应该有别于小学科目,这一观点越来越清晰明了,并且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和接受。[6]这就是日本幼儿园教育内容不断演进的重要原因,也是很多学前教育工作者不懈追求的动力之源。

  综上,自1876年开始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日本幼儿园教育内容从“保教科目时代”开始,经历了“保教四项目”“保教五项目”“十二项目”等时期,到20世纪50年代发展成为6个领域。特别值得高度关注的是,日本幼儿园教育内容不断发展演变的逻辑起点是,幼儿园时期孩子所具有的独特的成长发育特点与小学阶段明显不同,所以幼儿园教育应该与小学教育不同,不应该“小学化”,应该保障幼儿的游戏权利。幼儿园时期孩子发育的独特性决定了幼儿教育的独特性。而要保证幼儿教育的独特性,就必须将幼儿园教育内容与小学的科目相区分,才可能有效地去“小学化”。

作者简介

姓名:王幡 刘在良 工作单位: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师范学院;山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课题:

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北京市高素质幼儿教师培养模式研究”(12JYB009)。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