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儿童身体:不容忽视的幼儿园课程资源
2020年01月21日 14:08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2019年第5期 作者:石建伟 王萍 字号
关键词:儿童身体;课程资源;身体美学;具身认知

内容摘要:把身体作为课程资源需要确立身体在课程目标中的核心地位,并构建横向与纵向目标体系;依据领域与主题的形式对来自身体的自然性与文化性中的内容进行编排;在课程实施中把身体作为知识探究、人际交往与自我表达的工具。

关键词:儿童身体;课程资源;身体美学;具身认知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石建伟,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博士研究生(吉林 长春 130024);王萍,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学前教育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吉林 长春 130024)。

  内容提要:身体是儿童存在与活动的基础,是具备感知能力的学习媒介。幼儿园的课程标准强调了儿童身体的重要性,彰显了理想化的身体形塑,但实践中却存在着儿童的身体缺位与符号化现象,尚缺乏将身体作为课程资源的自觉意识。身心统一体是人与世界相互作用的中介,发挥着重要的认知作用,是课程的经验载体。把身体作为课程资源需要确立身体在课程目标中的核心地位,并构建横向与纵向目标体系;依据领域与主题的形式对来自身体的自然性与文化性中的内容进行编排;在课程实施中把身体作为知识探究、人际交往与自我表达的工具。

  关 键 词:儿童身体 课程资源 身体美学 具身认知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3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规划基金项目“幼儿园有效实施区域活动的策略研究”(项目编号:13YJA880078)、江西省高校人文社科青年项目“幼儿身体审美倾向的现象学研究”(项目编号:JY1537)研究成果。

  教育的对象是儿童,而身体作为儿童存在的基础长期以来是被忽视的。身体与教育的相关研究,几乎形成这样一种共识:制度化的学校教育把身体作为规训和惩罚的对象,试图通过身体这一工具来达到教育与管理的目的,因此学校教育应该转向身体、关注身体、尊重身体。在这种主张下,作为育人核心的课程必然要与身体关联,发挥身体的教育效用。这种关联需要我们把身体理解为身心统一体,意识到身体对学习过程的参与,将身体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统一起来。总之,既要把身体作为培养目标,又要把身体作为学习资源。然而现代课程依然通过微观权力对学生进行身体管理,所以课程改革在践行知识观转型的同时,理应凸显对学生的身体关怀。[1]但如何在课程实践中关怀身体依然没有被广泛讨论,把身体作为课程资源的意识依然薄弱。

  同样,幼儿园课程实践对待身体的态度也是矛盾的。它时而被重视,时而被忽略,甚至被惩罚。在幼儿园的课程建设中,我们有意识地去挖掘各种资源,耗费了大量的物力、财力,但始终没有把儿童身体本身作为一种课程资源加以利用。造成这些现象的根源即在于我们对身体的错误信念。因此,重新理解身体并重视身体在课程中的作用显得尤为重要。

  一、幼儿园课程中身体的跛脚样态

  保护幼儿的生命安全,促进幼儿的身体健康这一基本共识使儿童身体在幼儿园课程中占有重要地位。然而我们在践行这一共识时,仅仅把身体作为外在的发展目标而忽略了它本身也是教育的资源,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并没有给予身体足够的重视。因此,儿童的身体在幼儿园课程中处于一种并不平衡的状态。

  (一)理想中的身体

  幼儿园课程标准中透露着对儿童健康身体的期待。健康作为幼儿教育的首要任务不仅体现了对身体自然性的肯定,还暗含着社会文化对身体的诉求。身心和谐与健康行为的养成似乎有一套医学或心理学的客观标准在进行衡量,但仔细斟酌这种“客观标准”,其中也不乏社会文化的因素。如何界定身心和谐与否?福柯提醒我们,在看待这一问题时,应该先将现实中理所当然的事情放置一边,从造成二者分裂的源头去思考。“作为起点的应该是造成理性与非理性相互疏离的断裂,由此导致理性对非理性的征服,即理性强行使非理性成为疯癫、犯罪或疾病的真理。”[2]也就是说,标准的身体既是自然性的也是社会性的,我们为身体确立了一个符合文化规范的样态。同样,健康行为也具有自然与文化的双重性。随着人类医学与生物学的进步,我们对于健康身体的认知也在不断改变,这些知识不断以新的发现引导我们重新理解影响身体健康的因素,甚至医学生物学的发现也引发了人们对健康的担忧。身体与医疗技术是相互协调构造的。由此看来,儿童健康的“客观标准”是基于自然的一种文化期望。

  同样,社会领域中也充满着对符合社会礼仪的身体期待。社会领域的目标包括社会关系和心理结构两个维度。[3]“社会关系”这一维度强调儿童与自身、他人、群体以及社会的关系,即引导儿童的社会化,塑造符合社会规范的身体。我们拥有生理的身体和交往的身体,其中交往的身体是所有社会的道德基础。[4]也就是说,作为社会交往工具的身体必须表现出符合礼仪的一面,即通过身体展示儿童的礼貌、懂事。“心理结构”这一维度突出的是儿童对社会的认知、情感态度与行为技能。而心理层面的内容最终还应通过身体外显行为得以表达。所以,社会领域最终指向的也是理想中的身体培养。

  (二)被忽略的身体

  在课程实施层面,儿童的身体在一定程度上是缺位的,主要表现为无视儿童的切身存在与需求,对身体存在一种误解,从而在课程中忽略身体,或将身体作为脑袋教育的工具。这种将儿童身体与学习活动对立的做法,首先是被一种错误的知识观所驱使的。知识是绝对的、客观的、普遍的外在于人的静态体系,知识的学习是一个被动接受的过程,而学习的结果即是能够完全再现知识。其次,是建基于一套传统的身体理论。这套理论有着长久的贬抑肉身的传统,它使身份成为宗教和哲学的攻击对象,成为向善与求真的障碍。在这两种信念之下,身体被剔除出知识的学习过程,成为被规训与打压的对象。

  身体是知识学习的障碍。在不尊重学前教育规律的幼儿园,知识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存在意义并被一以贯之地追求着。知识的客观与理性特征不容许感性的存在,因此,作为具备感性经验的身体被幼儿园驱逐了。他们追求儿童头脑中知识容量的增长,将儿童的存在等同于大脑。为了实现这一教育目的,幼儿园大张旗鼓地推行读写算背的教育,给家长营造学习知识的景象。在这种理念中,身体是不存在的,幼儿园不仅培养了一大批头脑充盈却不能身体力行的知识容器,还伤害了儿童求知的兴趣。

作者简介

姓名:石建伟 王萍 工作单位: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课题:

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