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游戏性:促进幼儿发展的积极心理品质
2020年01月16日 10:52 来源:《学前教育研究》2019年第6期 作者:乌阿茹娜 许双双 李丹 字号
关键词:游戏性;心理品质;动态系统理论;积极发展理论

内容摘要:动态系统理论和积极发展理论为理解游戏性的内涵与意义提供了新的视角,未来研究可以从游戏性的本土化探索、形成机制分析等方面深入,并进一步丰富有关培养与干预方面的理论和实践。

关键词:游戏性;心理品质;动态系统理论;积极发展理论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乌阿茹娜,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上海 200234);许双双,丹麦奥尔堡大学文化心理学研究中心(奥尔堡 9220);李丹(通讯作者),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E-mail:lidan501@163.com(上海 200234)。

  内容提要:游戏性是幼儿投入游戏活动中的积极状态以及自发表现的较为稳定的个性特点,是对幼儿发展具有促进作用的积极心理品质,其功能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改善消极发展结果,促成积极品质形成,实现最佳机能状态。游戏性的形成与早期依恋关系有密切联系,可以通过感官刺激促进幼儿游戏性的发展。动态系统理论和积极发展理论为理解游戏性的内涵与意义提供了新的视角,未来研究可以从游戏性的本土化探索、形成机制分析等方面深入,并进一步丰富有关培养与干预方面的理论和实践。

  关 键 词:游戏性 心理品质 动态系统理论 积极发展理论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蒙汉幼儿游戏性形成动态过程比较研究”(编号:18YJC880090)、第63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一等资助(编号:2018M630458)。

  游戏是促进幼儿发展的重要媒介。游戏对幼儿认知、情绪、社会性发展等方面的积极作用一直以来被广泛关注。研究者们在观察游戏活动时逐渐发现,幼儿在游戏中的行为具有超越游戏环境、任务和材料的一致性和稳定性表现;[1]同时,每个儿童在游戏中都有其独特的活动形式,如不同的游戏符号使用风格以及环境感知方式。有些幼儿在单调的环境中也能够创造出游戏活动,但另一些幼儿在丰富的游戏环境下却无法参与其中,这与他们的个性特点有关。[2]基于这两点,学者们认为研究喜欢游戏的儿童(The Playful Child)比研究游戏中的儿童(The Child at Play)更容易深入探究儿童的发展,且更有启发意义。因此,心理学家开始将注意力从外部的游戏形式转向游戏者的内部心理品质,即游戏性(Playfulness)的研究。[3][4]

  本文尝试在发展系统论的框架下,整合游戏性的不同内涵和特征,提出游戏性的可能界定及构成,探究游戏性对幼儿积极发展的意义,梳理游戏性的评估和干预研究,并结合当代的动态系统观以及积极发展理论,对游戏性的未来研究提出展望。

  一、游戏性的内涵

  游戏性(Playfulness)来源于游戏(Play)。中文翻译最早由我国台湾学者命名为“玩性”,后改为“玩兴”。内地研究者一般采用“游戏性”这一术语。学界对游戏性的界定尚未达成一致,目前已有定义可以分为两种取向:特质取向和状态取向。

  (一)特质取向界定

  持这一观点的研究者们认为游戏性是一种人格特质或个性倾向。其中最早提出这一概念的研究者是利伯曼(Lieberman),她在专著《游戏性:与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关系》一书中系统探讨了儿童的游戏性。[5]她认为游戏性是游戏活动的特征,也是儿童在游戏中自发表现的个人特质。这本书开启了游戏性研究的热潮。巴尼特(Barnett)在利伯曼的基础上推进了相关研究,她认为游戏性是内在驱动的、聚焦于活动过程并沉浸于活动的、不受他人设定的规则或者行为意义干扰的倾向。[6]另外也有一些重要研究者强调,游戏性是儿童参与到游戏活动中的倾向,[7][8][9]是可以自由参与、并全身心投入游戏的能力,[10]以及在游戏活动中表现出的独特风格。[11]

  (二)状态取向界定

  有部分研究者将游戏性视为一种暂时的积极状态。杜威最早提到游戏性状态,认为游戏性与严肃性的结合是最佳心智活动的体现,在此状态下个体具有极强的创造力和投入感。[12]尤埃尔(Youell)认为游戏性是让人灵活思考、敢于冒险并能够激发创造性思维的心理状态。[13]雷迪(Reddy)将游戏性视作一种人际的现象,提出游戏性最初是在母婴之间进行的游戏活动中被激发。安全的依恋关系是产生游戏性的前提,婴幼儿与照料者在游戏互动中形成了“世界作为游戏场”(World as Playground)的认知,认为外部世界是友好安全的,从而大胆地尝试、自由出入游戏情境当中,表现出更强的投入、探索的行为。[14]早期母婴互动中产生的游戏性使得个体在成长过程中更容易与外界建立游戏关系,且他人在场时,个体的表现更具有创造性。[15]

  游戏性的特质取向和状态取向界定在本质上具有一致性,都认为游戏性是儿童健康发展的重要品质,区别在于两者假定的心理结构前提不同。特质取向的定义将游戏性视为一种稳定的个性倾向,而状态取向的定义认为游戏性是一种在人际互动中激发的现象,尤其是在与母亲或照料者的游戏互动中唤起的心理过程。特质取向和状态取向的差异,可以在动态系统论的框架下得到整合。

  (三)动态系统理论下的游戏性内涵整合

  动态系统理论是解释儿童发展的一种元理论。[16]它认为发展中的个体是一个自组织、不断与环境进行交流的开放系统。[17]该理论的两个基本观点在理解幼儿游戏性概念时具有重要借鉴作用:第一,吸引子(Attractor)概念。吸引子是动态系统较为频繁进入的某一状态,表现为个体偏好的某种模式。[18]这种模式的出现是短时间内系统之间多个因素的共同作用的结果。游戏性状态类似于个体进入的一种吸引子状态,在人际互动中被激发,以投入游戏活动为表现特点。随着时间的推移,系统频繁进入吸引子状态,对相似状态变得更加敏感并趋向稳定反应。[19]游戏性状态在互动中经常出现,长期反复,逐渐成为个体所习惯的模式,形成人的游戏性特质。第二,动态交互作用观。动态系统理论假定没有静止稳定的心理结构,后者具有以特定形式表现的倾向,但其表达并不遵循单一因果论,而在多方因素相互作用下出现。早期游戏性状态是在亲子关系的互动中与当下的认知、情绪等共同作用下被激发。随着个体发展,主体的能动性日益增强,在与外界的交流中逐渐成为与环境互动的主导力量,表现为以开放心智理解环境、投入活动等倾向。本文尝试在动态系统理论框架下整合游戏性概念的内涵,如下图所示。

  如若从动态系统理论看游戏性发展,在微观互动水平,游戏性是个体在互动关系中激发的心理状态,是系统进入的一种吸引子态,表现为人灵活思考、敢于创造与冒险,并获得愉快的体验。如图1中亲子互动(A),尤其是母婴互动,以及同伴互动(B)这两类人际交互过程中被调动起来的状态。其中,母婴互动应该是最早出现的互动关系,也是游戏性产生的最初场域。因此,母婴互动是整个游戏性发展结构当中的关键核心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全依恋关系使个体常常能够体验到游戏性状态,进一步在同伴互动中得到强化。高频率、长时间地进入这一吸引子状态,就有可能在宏观层面形成人格倾向,表现为内在驱动的、能使活动变得有趣好玩并促使个体高度投入的自我调节倾向。微观互动过程是宏观发展结果的基础,早期母婴互动中的游戏性状态会影响后续发展。因此,A是C的基础以及表现形式,进一步促成幼儿游戏性(D)。无论是婴儿还是幼儿的游戏性又反过来体现在他们日常的亲子、同伴关系中。这种时间维度上机能激活的积极主观体验不断积累,最终形成一种人的积极心理品质。

作者简介

姓名:乌阿茹娜 许双双 李丹 工作单位: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丹麦奥尔堡大学文化心理学研究中心;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课题: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蒙汉幼儿游戏性形成动态过程比较研究”(编号:18YJC880090)、第63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一等资助(编号:2018M630458)。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