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论体验时间及其儿童教育意义
2020年01月09日 09:40 来源:《教育研究与实验》2019年第2期 作者:伍香平 字号
关键词:时间体验;体验时间;儿童教育意义

内容摘要:体验时间既以自然时间为背景依托,又超越自然时间的特性限制,与个体的自我发展紧密相联,它以经历的自然时间为标度,以事件发生的时间体验为过程和结果,是标记生命阶段、划分人生周期和衡量生命意义的依据,对于人生启蒙阶段的儿童具有教育方向、节奏、时机和效率的重要意义。

关键词:时间体验;体验时间;儿童教育意义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伍香平,湖北第二师范学院(武汉 430205)。

  内容提要:体验时间既以自然时间为背景依托,又超越自然时间的特性限制,与个体的自我发展紧密相联,它以经历的自然时间为标度,以事件发生的时间体验为过程和结果,是标记生命阶段、划分人生周期和衡量生命意义的依据,对于人生启蒙阶段的儿童具有教育方向、节奏、时机和效率的重要意义。

  关 键 词:时间体验 体验时间 儿童教育意义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8年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儿童体验论”(18FJK002)的研究成果。

  日常生活中的“时间”,一般指的是自然界的物质运动形态和社会生活的规约,可称为自然时间,具有方向性、可标度性、不可存储性和不可逆转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从人的存在与发展角度来考察的时间,是生命历程的呈现,也是人的生命周期与毕生发展的联结点,笔者将其命名为“体验时间”。体验时间既以自然时间为背景依托,又超越自然时间的特性限制,与个体的自我发展紧密相联,与历史、社会的发展紧密相关,既以自然时间的形态呈现又不同于自然时间,具有自身独有的特点和教育价值。

  一、时间表征与标度

  (一)自然时间与体验时间

  时间是什么?无论是普通人还是研究者或者哲学家,似乎都沉浸于对时间的感受与体悟之中,而无法一下子表征出来。正如奥古斯丁所说:当别人谈论时间时,我们也会领会;你不问我时间是什么时,我倒还清楚时间为何物;当你真正问我时间是什么时,我想要说明,却茫然无解。[1]p258

  一直以来有关时间的研究都表现出二元论的表征倾向,大概有四类:第一类是存在说,即时间是否是真实存在的?是一种客观存在还是主观存在?如果是客观存在的,那是否会以物的形式表现出来?如果是主观存在的,人们又是如何去把握时间的?第二类是形式说,即时间是可视的还是隐藏的?时间究竟是运动的还是静止的?第三类是标度说,即时间是可以度量的,还是无法量度的?时间如果是可以量度的,是否可以储存?第四类是方向说,即时间是正向的还是反向的?是可以逆转的还是不可逆转的?时间是单向度、一去不复返的还是循环往复的?

  科学家们在时间存在的样式与属性上一直争论不休。牛顿提出“绝对时间”的观点,以确证时间具有客观性;亚里士多德提出“时间是运动的数”,认为时间是“运动与运动持续量的尺度”。[2]p85爱因斯坦则提出“时间具有相对性”,认为时间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存在。无论是单独提出时间的概念还是概括出时间的属性,对于我们而言,最需要的是如何去认识时间、理解时间和把握时间。

  神学家奥古斯丁就从时间把握的角度提出“时间的本性是用心灵来度量的”,真正存在着的并且能把握的不是“过去、现在和将来”,而是“过去的现在、现在的现在和将来的现在”,将时间分为过去、现在和将来是不准确的,准确地说,时间应该是“过去的现在(记忆)、现在的现在(直觉感受)和将来的现在(期待)”,都是依据心理知觉和心灵来把握的。[3]

  哲学家康德继续从时间理解的角度提出时间既不是自身存在的事物,也不是事物的客观属性,而是人的内部直觉感受,因为时间本身并不变化,变化的是事物,我们是由于对事物变化的知觉转而以为是时间的变化。柏格森从直觉主义的角度进一步深化先前时间研究者们的观点,提出时间的本质就是绵延,是内在的、心理的过程,这与科学领域里“空间化”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另一种时间,是真正的时间,真正的时间是活的、流动的,是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是需要撇开一切外在的干扰而沉心去体验才能把握得到的。胡塞尔则认为,对于时间的把握,不能采用绝对的二分法,那样是无法把握时间本质的,因为真正对时间的理解,是有主观的方式和客观的方式,或者是外在方式和内在方式之别的,所以,用主客融合的方式来理解时间才能获得对时间本质的理解。

  这些关于时间存在属性、形式、标度和方向等方面的表征研究,都试图以类别划分的方式来把握时间。在笔者看来,无论进行何种命名或分类,都应从人与时间的关系——无论是标准化的测量,还是心灵的把握;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无论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去把握时间的本质。人与时间的关系的本质就在于人在时间中的行为和时间在人行为中的意义,由此,笔者认为应以是否产生体验作为时间类别划分的依据:所有外在于人的时间表征都统归为“自然时间”,而与人的行为活动进行意义联结并使人产生“时间体验”的时间都统称为“体验时间”。

  这里所说的“自然时间”,既包括自然界的事物变化过程,也包含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被揭示出来的标度时间以及人们对社会生活行为节奏的群体性约定。自然时间具有方向性、可标度性、不可存储性和不可逆转性。自然界事物的变化外在于人的行为,是相对机械、稳定、均匀的过程,其存在样式和变化过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们通常在自然时间面前只能去适应、去迎合,就如同太阳东升西落那样,对自然事物变化规律的时间把握有利于顺应自然要求;在历史的发展阶段和社会的演变进程当中,也同样具有这样的规约性,人们根据生产和生活的需要,对生活节奏进行的约定,成为测度社会性事件的重要依据,也是人们有秩序、有计划、有规则地参与到社会情境中、适应社会生活的要求。

  “体验时间”,简单来说就是特殊的自然时间,是自然时间中较小的部分,既以自然时间的延展为存在基础,又是对自然时间经历的反思、内省、感悟与理解,是对时间的体验,所有的时间体验点汇聚就构成了体验时间,是衡量个体价值生命的重要依据。

作者简介

姓名:伍香平 工作单位:湖北第二师范学院

课题:

本文系2018年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儿童体验论”(18FJK002)的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