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金熳然等:日本《幼儿园教育要领》修订案的新动向
2019年09月26日 15:16 来源:《外国教育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金熳然 柳海民 字号
关键词:幼儿园教育要领;学习指导要领;资质与能力;幼儿的十个形象;课程与管理

内容摘要:新修订案注重在幼儿教育的过程中尊重与保护“幼儿在现实生活中的形象”,并为日本的国家人才培养理念在幼儿教育实践中的转化提供了制度保证,具有借鉴意义。

关键词:幼儿园教育要领;学习指导要领;资质与能力;幼儿的十个形象;课程与管理

作者简介:

  原标题:日本《幼儿园教育要领》修订案的新动向

  作者简介:金熳然,柳海民,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吉林 长春 130024)。

  内容提要:日本文部科学省于2017年发布了《幼儿园教育要领》新修订案,确定了未来十年日本幼儿园教育课程改革的方向与内容。此次修订主要包括四个要点:以“资质与能力”的培养为幼儿的未来发展奠定基础;以“幼儿的十个形象”促进三大园所幼儿教育目标和内容的一致化与幼儿发展评价系统的立体化;通过“课程与管理”对幼儿园教育课程进行综合的计划、实施、评价与改善;通过“主体的、对话的、深入的学习”对幼儿园课程的教学方法进行反思与改进。新修订案注重在幼儿教育的过程中尊重与保护“幼儿在现实生活中的形象”,并为日本的国家人才培养理念在幼儿教育实践中的转化提供了制度保证,具有借鉴意义。

  关 键 词:日本 幼儿园教育要领 学习指导要领 资质与能力 幼儿的十个形象 课程与管理

  基金项目:联校教育、社会科学、医学研究论文奖计划自主课题“日本学龄前儿童教育与保育支持政策研究”(项目编号:JX2016009);国家留学基金委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日本学龄前儿童教育与保育支持政策研究”。

  日本文部科学省中央教育审议会于2016年12月21日发布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及特殊教育学校学习指导要领的改善及必要的方策》咨询报告。根据该报告的基本精神,日本文部科学省对现行的《幼儿园教育要领(2008)》进行了修订,并于2017年3月31日正式发布了《幼儿园教育要领》(以下简称《教育要领》)新修订案,昭示了未来十年日本幼儿园教育课程改革的方向与内容。《教育要领》是由日本文部科学省制定的幼儿园教育课程的国家标准,它的制定、实施以日本《教育基本法》和《学校教育法》的基本方针与内容为依据,是国家教育基本法律的补充。本文将以《教育要领》的文本、修订审议报告以及日本保育学界对相关文本的解读等资料为基础,从修订的背景、方针及内容要点人手对《教育要领》新修订案进行分析,并得出相关启示。

  一、2017年日本修订《幼儿园教育要领》的背景

  (一)难以预期的未来社会对幼儿教育的全新挑战

  在全球化与信息化日渐加剧的背景之下,未来社会的发展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期。置身于知识、信息与技术加速进化的洪流之中,人工智能是否会挤占人类的就业机会,学校所教授的内容能否适应时代的发展变化,种种疑虑与担忧引发了日本政府对学校教育的重新审视。[1]

  为了培养能够应对未来社会挑战的人才,日本顺应世界性“核心素养”(Key Competencies)的研究潮流,开启了对本国学生“资质与能力”框架的研制历程,并以“培养学生未来所需的‘资质与能力’(育成を目指す資質·能力)”为主要出发点,对学校教育课程的目标、内容与评价进行系统改善。①

  面对难以预期的未来社会,幼儿教育同样面临着全新挑战。如何通过幼儿教育为个人的未来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如何确保幼儿能够通过教育与保育来获得应对未来挑战所需的“资质与能力”,是此次修订着力解决的问题。

  (二)重视“非认知能力”培养的世界共识

  世界范围内有关“非认知能力”②的研究成果对此次《教育要领》的修订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赫克曼(James J.Heckman)对佩里学前教育计划(Perry Preschool Program)研究成果的分析,阐明了在幼儿期培养“非认知能力”的重要意义。佩里学前教育计划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在美国密歇根州伊普西兰蒂地区进行。该计划选取了123名来自贫困家庭的低IQ水平的3岁非洲裔幼儿,随机将这些幼儿分入实验组与控制组进行干预实验。在实验进行的两年中,被分入实验组的幼儿接受每周5天、每天2.5小时的专业幼儿教育,幼儿的家庭接受由专业人士提供的每周1.5小时的家庭访问辅导;而分入控制组的幼儿不进行幼儿教育,对其家庭不进行家庭访问。该计划对实验组与控制组进行了四十余年的追踪调查,研究者发现,与控制组相比,被分入实验组的幼儿在40岁左右时犯罪率更低、年收入更高、拥有家庭的比例更高。[2]该计划的研究成果表明,对个体幼儿期教育的改善与促进,会对个体的未来生活带来长期持续的积极效果。赫克曼对佩里学前教育计划的研究成果进行了分析,他发现,如果将实验组与控制组的学习成绩进行比较,在小学入学的起始阶段,实验组的学习成绩确实更为优秀,但实验组与控制组学习成绩的差距会随着学习进程的推进而逐渐缩小甚至追平,这便意味着该计划并不能促进幼儿认知能力的发展。赫克曼认为,佩里学前教育计划促进了实验组以“社会性能力”(Social Skills)为主的非认知能力的发展,在以学习成绩为代表的认知能力水平没有显著差别的条件下,非认知能力发展水平的差异是决定实验组与控制组四十余年后生活境况迥异的根本原因。[3]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于2015年发表了题为《促进社会进步的能力——社会性与情绪性能力的力量》的国际调查研究报告。该报告对9个国家的青少年进行了有关认知能力(Cognitive Skills)和社会性与情绪性能力(Social and Emotional Skills)的测量,并依照测量结果对青少年的未来生活状况、社会适应状况与身体健康状况进行预测。调查结果显示,认知能力的发展水平和未来学业成果水平相关,社会性与情绪性能力和未来的身心健康状况、主观幸福感等水平相关。认知能力和社会性与情绪性能力的发展水平呈现相关性,社会性与情绪性能力水平较高的个体,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可能会获得较高的认知能力,但认知能力水平的高低不能预测社会性与情绪性能力水平的高低。该报告指出,要通过教育来培养认知能力和社会性与情绪性能力协调发展的“完整儿童”(Whole Child),并根据“以能力促进能力”(Skills Beget Skills)的原理,强调幼儿教育对个体未来社会性与情绪性能力发展的助力作用。[4]

  上述研究成果表明,幼儿期是发展以“社会性能力”与“情绪性能力”为主的非认知能力的关键时期。在各国都在加大对幼儿非认知能力培养的研究力度、提高保育者专业性的背景下,此次《教育要领》的修订特别强调了在幼儿教育的过程中关注对幼儿非认知能力的培养,并在培养目标与课程内容中增加了有关幼儿非认知能力培养的相关内容。[5]

  (三)日本幼儿教育中的现实问题

  日本的幼儿教育正面临着由生活环境稀薄化带来的幼儿生活体验不足、幼儿教育与小学教育衔接不良等亟待解决的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金熳然 柳海民 工作单位: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课题:

联校教育、社会科学、医学研究论文奖计划自主课题“日本学龄前儿童教育与保育支持政策研究”(项目编号:JX2016009);国家留学基金委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日本学龄前儿童教育与保育支持政策研究”。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