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顾严 佘宇: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幼有所育服务体系
2019年08月06日 15:58 来源:《开放导报》2018年第6期 作者:顾严 佘宇 字号
关键词:幼有所育;儿童早期发展;托育服务;早期教育

内容摘要:构建幼有所育服务体系,有利于培育居民消费和准公共投资的新的增长点,促进劳动力供给均衡增长和人力资本充分积累,对于创新型国家建设和经济高质量发展有重要作用。

关键词:幼有所育;儿童早期发展;托育服务;早期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幼有所育服务体系

  作者简介:顾严,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北京 100038);佘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北京 100010)。

  内容提要:构建幼有所育服务体系,有利于培育居民消费和准公共投资的新的增长点,促进劳动力供给均衡增长和人力资本充分积累,对于创新型国家建设和经济高质量发展有重要作用。当前,不少地方仍存在认识误区、公益服务少、家庭养育能力弱、婴幼养育市场风险隐患大等困境。建议参照儿童早期发展的理论与实践,以0~3岁儿童的健康营养、科学照护、安全保障、早期学习为重要内容,以家庭尽主责、政府兜底线、社会广参与为原则,建立健全多元供给、合理投入、统筹协调、优质高效的中国幼有所育服务体系。

  关 键 词:幼有所育 儿童早期发展 托育服务 早期教育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幼有所育列为民生“七有”之一,纳入“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基本方略中。已有的相关研究大多从社会学、医学、教育学等学科视角切入,分析幼有所育对于家庭发展、性别平等、儿童发育、母婴健康、早期教育和学前教育等具有的重要作用。实际上,幼有所育不仅是家庭层面的社会问题,也是全局层面的经济问题。加快构建幼有所育服务体系,既有利于需求的扩大和升级,又有利于供给的提质和增效。

  一、构建幼有所育服务体系的必要性

  (一)需求侧的新增长点:居民消费升级和准公共投资培育

  儿童是家庭的希望,婴幼儿是儿童生命起步的关键阶段,对孩子一生的发展起着决定作用,进而对家庭生活的美好程度产生最为关键的影响。随着家庭需求的升级,对儿童发展的要求已经从吃饱穿暖、身心健康、成绩良好,升级为全方位的潜能开发。这需要在儿童发展的最早期就采取行动,依靠幼有所育服务体系提供内容丰富、科学合理的服务项目来实现。

  托育服务是幼有所育服务体系的一项重要内容,已经显现出潜力巨大、十分迫切的需求。按照第六次人口普查,我国0~3岁的儿童有6000万人左右,其中1/3儿童所在的家庭有托育需求,按每月托育费用平均1500元来匡算,全国每年托育服务的总需求高达3600亿元。这一规模相当于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如果能够充分释放出来,对消费增长的贡献率可以达到10%左右。

  与旺盛的需求相比,托育服务供不应求的状况比较严峻。据相关调查统计,城市3岁以下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与35.8%的需求面相比,缺口率高达88.5%。婴幼儿没有在机构入托的前两位原因,一是托育机构不足,二是费用太高。可见,托育服务的投资前景非常广阔,但此类投资项目应该有一定的公益性,或者说具有准公共服务的性质,不应是过度逐利的。托育服务可以作为准公共投资的新增长点,来加快培育。

  (二)供给侧的新动力:劳动力均衡增长和人力资本充分积累

  国内外大部分关于中国经济长期增长水平的预测都表明,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将呈现下行态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劳动力供给的持续减少。2011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达到历史峰值水平后,已经连续6年下降,平均每年净减少640多万人,累计减少超过3800万人,预计2018年将跌至9亿人以下。为了对冲劳动力供给减少对潜在经济增长率的负面影响,国家对人口政策特别是生育政策已进行相应调整,做出了实施“两孩”政策的重要决定。

  幼有所育对全面两孩政策效应的发挥,有着显著影响。目前,“两孩”政策的实施效果不理想,无人看管、影响工作和事业,以及考虑相应的福利政策是主因。幼有所育服务体系的构建,有利于破解无人照料难题,进一步发挥生育政策的效应,一方面促进劳动力在中长期的均衡增长,另一方面也通过对家长和主要照料人的“解放”,释放出更多的劳动力。

  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避免潜在增长率过快下降,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更加充分地积累人力资本。在很长一段时期,人力资本研究特别强调传统国民教育序列和职业培训的作用,新近出现的越来越多的理论和实证研究也揭示了人力资本积累向生命周期更早阶段“关口前移”的重要性。同时,现代脑科学的最新成果支持了“认知资本”这一新概念的提出。即人类的认知能力,既受到脑细胞数量的影响,又受到其质量的影响,更受到这些细胞之间连接的影响。脑细胞的数量,主要取决于胎儿期间的生长发育。研究表明,人类大脑的认知能力,主要取决于胎儿期间的先天生长发育,基础水平在3岁时就大体定型了。胎儿发育时期的后天家庭教育对其认知能力的成长有一定的益处,当家庭不能较好提供生命最初1000天形成认知资本所需要的环境时,就需要社会化的幼有所育服务体系来及时补位。

  因此,幼有所育对于认知资本、人力资本的积累具有重要意义。幼有所育服务体系的构建,对于创新型国家的建设和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都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二、我国幼有所育的政策发展历程

  (一)改革开放前:家庭为基础,托儿所为支撑

  1956年,教育部、卫生部、内务部印发《关于托儿所幼儿园几个问题的联合通知》,提出积极兴办托儿所和幼儿园;在城市提倡由工矿、企业、机关、团体、群众举办,在农村提倡由农业社举办;托儿所统一由卫生行政部门领导、招收3周岁以下儿童,幼儿园统一由教育行政部门领导、招收3至6周岁儿童。作为城镇单位和农村集体福利的托育服务迅速发展,以家庭为基础、机构(主要是托儿所)为支撑的幼有所育服务框架初步搭建起来。

  (二)改革开放初期:“两条腿”发展托幼组织,城市托儿所恢复

  1979年,全国托幼工作会议召开。会后,中共中央国务院转发了《全国托幼工作会议纪要》(中发[1979]73号),提出坚持“两条腿”走路的方针,恢复、发展、整顿、提高各类托幼组织:既要积极恢复和发展卫生部门、教育部门办的示范性托儿所、幼儿园,又要继续提倡机关、部队、学校、工矿、企事业等单位积极恢复和建立哺乳室、托儿所、幼儿园;在农村要大力发展农忙托幼组织,有条件的社队要举办常年托儿所、幼儿园;在有条件的市、区,进行托幼组织社会化的试点。1980、1981年,卫生部先后颁布《城市托儿所工作条例(试行草案)》《三岁前小儿教养大纲(草案)》,对托儿所工作职责以及三岁前儿童教养工作内容进行明确。到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家庭为基础、机构(托儿所)为支撑的幼有所育服务框架,在城镇地区特别是大中城市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恢复,但在农村却没有恢复到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水平。

作者简介

姓名:顾严 佘宇 工作单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