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刘铁芳:教育引领与儿童美好生活建构
2019年07月12日 16:32 来源:《教育研究》2018年第11期 作者:刘铁芳 字号
关键词:儿童美好生活;儿童教育;审美情境;儿童游戏

内容摘要:重新认识儿童,在共生关系中开启儿童美好生活的可能性。

关键词:儿童美好生活;儿童教育;审美情境;儿童游戏

作者简介:

  原标题:游戏到审美:教育引领与儿童美好生活建构

  作者简介:刘铁芳,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教授(长沙 410006)。

  内容提要:从儿童积木游戏到童谣表演,再到古典诗歌诵读,蕴含着儿童自我生命的初始萌动及个体生命成长的发端,其间所显明的基本路径为天赋能力的舒展、审美节奏的浸润与诗性文化的濡染。儿童生活的开启乃是从身体出发,以感性能力的激活与审美节奏感的唤起为中心,逐步敞开儿童美好生活的可能性。我们需要切实地理解儿童美好生活的内在可能性,进而引导这种可能性的展开,由此而显现一种以儿童教儿童,就着儿童美好生活敞开的内在可能性而切实地引导儿童发展的教育路径。重新认识儿童,在共生关系中开启儿童美好生活的可能性。

  关 键 词:儿童美好生活 儿童教育 审美情境 儿童游戏

  基金项目:本文系湖南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8年度重点课题“新时代我国学校教育目的的蕴含”(课题批准号:XJK18ALL002)的研究成果。

  人生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早期儿童生活的展开奠定了个体其后人生发展的潜在生命结构。“凡事开头最重要。特别是生物,在幼小柔嫩的阶段,最容易接受陶冶,你要把它塑成什么型式,就能塑成什么型式。”[1]个体早期阶段的教育当然也不能任意塑造孩子,但早期阶段的教育无疑具有重要的开端启新的意义。

  一、游戏、童谣、古诗:儿童生活的展开

  (一)游戏与儿童生命力量的显现

  我们来看一个笔者经历的日常亲子生活片段。

  我还睡在床上,思辰(男,两岁半)就跑过来,要我陪他玩。起床之前,我要做一下保健运动,就要思辰先出去玩一下。思辰怏怏不乐地走出去,随口说道,“爸爸不跟我玩了。”我赶紧起来,陪思辰玩积木。我找个小椅子,坐在旁边,看着思辰一点点搭建积木,偶尔帮一下忙。中间一个小窗户似的积木,需要把窗叶夹上去,我有帮他的意向,思辰连忙说,“我来。”他卡了一下,卡不上,就要爸爸帮,我很快就帮他卡住了。思辰不停地搭建,不断地推倒重来,乐此不疲。中间有一个细节,思辰很喜欢积木中的小滑梯,当思辰把滑梯搭上去的时候,马上把右手举起来,一边跟我说,“拍一个”。我一下子没明白过来,看他举起手掌的样子,原来是要我跟他击掌,我赶紧跟他击掌。一下子又搭好一个滑梯,思辰又跟我击掌。特别有意思的是,当我陪孩子游戏的时候,偶尔用一下手机,孩子就会马上过来说“不玩了”,然后把我手机放进我衣服袋子里;有时我随手带一本书,他就会把我的书拿过去,放到旁边。(2018年3月24日)

  当儿童跟父亲兴奋击掌的那一刻,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儿童通过游戏,真实地获得了自我生命的愉悦。玩积木作为一个典型的儿童生活场景,这个场景何以成为儿童的美好生活?其间的要素主要是三个方面。首先,积木完全是自由搭建,没有特别的规定,孩子可以任由自己的想象去构型,自由自主地发挥自我生命力量。其次,积木数量、种类较多,比较简单而又能无限变化,足以激活孩子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儿童以儿童的方式来舒展自我生命,以游戏的方式让自身存在绽放出来。再次,十分关键的一点是,孩子活动的展开乃是建立在作为父亲的我之陪伴的基础上。儿童需要陪伴,亲近他人的陪伴寄予儿童以安全感,[2]使孩子可以安心游戏,在游戏过程中能随时获得认同与鼓励。“只有当游戏者全神贯注于游戏时,游戏活动才会实现它所具有的目的。使游戏完全为游戏的,不是从游戏中生发出来的与严肃的关联,而仅是在游戏时的严肃。谁不严肃对待游戏,谁就是游戏的破坏者。游戏的存在方式不允许游戏者像对待一个对象一样对待游戏。”[3]成人的陪伴乃是儿童游戏的一部分,唯有当成人真诚地陪伴其中,儿童游戏才得以充分展开。儿童游戏的展开过程包括三个环节,一是自己玩,二是“亲近他人”的协助,三是“亲近他人”的观看与回馈。持续的观看,亦即关注本身就是一种回馈孩子、认同并激励孩子的方式。

  游戏作为儿童美好生活的基础形式,首先是儿童自我生命的彰显与由此而来的自我生命的确证,其次是个人理智能力的习得,再次是爱的实践。正是爱的唤起才使得游戏的过程成为儿童个体向着世界萌生爱意的过程,爱的意向激励儿童在游戏过程中的倾心投入。父亲跟孩子在一起的游戏过程,乃是激活并带出儿童生命潜能,焕发儿童作为爱、美、趣、智的存在。在此意义上,儿童美好生活是儿童在爱的关联中自我生命力量的逐渐打开,是儿童生命力量彰显过程中的自我确证与自我充实,爱的陪伴在其中具有不可或缺的奠基性意义。儿童倾心投入,在积极展现自我的过程中达成和谐与优雅的身姿,由此构成此刻儿童生活之“美”,并在爱的陪伴与激励中与周遭人物建立起和谐与优雅的关系,从而构成此时此刻儿童生活之“好”,儿童美好生活乃既美且善的生活。

  (二)童谣与儿童生命的秩序感

  与孩子交往的另一段经历促发了笔者进一步思考。

  早几天,我跟思辰一起玩,听到思辰唱“伊阿伊啊呦”,不知思辰是怎么学来的,这是《王老先生有块地》中的一句,我连忙和思辰一起唱,把前面一句也唱出来,“王老先生有块地,伊阿伊啊呦”。我一边唱,一边跟着节奏弯腰跺脚。思辰也跟着唱,前面一句唱不清楚,但唱“伊阿伊啊呦”时特别来劲,一边唱一边跺脚,笑起来很开心。今天我跟思辰坐在床上玩挖土机游戏时,思辰一下又唱起“伊阿伊啊呦”,我又跟思辰一起开心地唱“王老先生有块地,伊阿伊啊呦”,思辰唱起来同样很嗨,这一次把前一句也唱得清晰多了。(2018年5月19日)

  当小孩与爸爸一同有声有色地唱着“王老先生有块地,伊阿伊啊呦”之时,孩子的生命世界呈现为积极而美好的姿态。其中所蕴含的儿童美好生活的基本质素主要地体现为审美、简单、有趣与爱的陪伴。站在儿童教育的立场而言,就是在爱的陪伴中引导孩子全身心地融入简单、有趣的审美情境之中,以爱、美、优雅的节奏浸润孩子的身心,带出儿童美好的生存状态。这里的关键质素首先体现为契合儿童天性的审美情境。在这里,构成儿童个体初始性的审美情境,就是童谣表演游戏中一种简单的重复所显现出来的节奏感,在简单而有趣的重复中逐渐敞开儿童生活的秩序。儿童早期发展的一个重要内容乃是儿童生命力量的显现与自我确证,随之而来的重要问题就是这种力量如何逐步以恰当的方式显现。早期审美教育的意义就是寄予个体生命力量显现以简单的节奏和韵律,一点点促成自我生命的内在秩序。

作者简介

姓名:刘铁芳 工作单位: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职务:副院长 职称:教授

课题:

本文系湖南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8年度重点课题“新时代我国学校教育目的的蕴含”(课题批准号:XJK18ALL002)的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