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樊杰 等:安徒生童话的悲剧性审美及其教育意蕴
2019年06月25日 14:44 来源:《学前教育研究》2018年第11期 作者:樊杰 江碧波 字号
关键词:安徒生童话;悲剧性审美;儿童教育

内容摘要:以安徒生童话为代表的悲剧性童话对帮助儿童形成完整深刻的生命认知具有特殊意义,在将其引入儿童教育时需要成人具备引导智慧,才能真正实现这一教育功能。

关键词:安徒生童话;悲剧性审美;儿童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安徒生童话的悲剧性审美及其教育意蕴

  作者简介:樊杰,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讲师,博士,硕士生导师,E-mail:108398013@qq.com(长沙 410081);江碧波,湖南省株洲市第二中学(株洲 412007)。

  内容提要:悲剧性审美是安徒生童话的重要特征。安徒生童话呈现苦难,并以独特方式超越苦难,它试图通过童话人物的正面行动与不灭信念,种下爱与善的种子,由此疏导和升华儿童因接触苦难产生的恐惧与痛苦,使其体验到悲剧性审美带来的精神超越感。以安徒生童话为代表的悲剧性童话对帮助儿童形成完整深刻的生命认知具有特殊意义,在将其引入儿童教育时需要成人具备引导智慧,才能真正实现这一教育功能。

  关 键 词:安徒生童话 悲剧性审美 儿童教育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国家青年课题“从身体到德生:古希腊教化哲学研究”(批准号:CEA130140)。

  童话是一种让儿童潜移默化受到审美和精神熏陶的艺术形式,“作为一种儿童完全能够理解的艺术创作,童话是绝无仅有的,没有任何其他的形式能与之媲美”。[1]安徒生童话是公认的优秀作品,但其中“悲剧性、戏剧性”[2]的要素常被忽略。本文正是试图通过剖析安徒生童话的悲剧性审美来分析其儿童教育的意蕴所在。

  一、安徒生童话的悲剧性审美特征

  悲剧性审美是基于对人物行动的摹仿,通过引发怜悯和恐惧使读者的感情导到疏泄和升华的艺术形式。[3]它体现为两个基本特征:第一,展现生命所遭受的苦难,即“毁灭性的或包含痛苦的行动,如人物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死亡、遭受痛苦、受伤”等等,[4]它可能是肉体上的,亦可能是精神上的,而无论“原因是什么,苦难和死亡反正总是可怕的”。[5]悲剧性审美把“不幸与苦难以及由此导致的生命毁灭和引发的悲哀痛苦情绪”[6]作为审美对象,形成了悲的性质。第二,强调个体对苦难的超越。悲剧性审美体现的不仅仅是不幸、死亡与消逝,更是个体不断超越阻碍而进行永不停歇的行动,是人之为人的目的、生命在此时此地的更高价值,亦即“悲剧精神”。“没有超越就没有悲剧”,[7]只有悲惨与悲苦,无法实现审美的快感。

  安徒生童话具有极其典型和独特的悲剧性审美特征:

  (一)呈现一个可接受的苦难世界

  安徒生童话中有相当部分是悲剧,如《海的女儿》《母亲的故事》《野天鹅》《坚定的锡兵》《老橡树的梦》等,且中晚期的作品更加沉重严肃,如《她不中用》《卖火柴的小女孩》《柳树下的梦》《单身汉的睡帽》等。不过安徒生不会将苦难血淋淋地展示出来,而是试图以温柔的笔触和平和的情感展现一个可接受的苦难世界。首先,安徒生尝试用“极富诗意的幻想色彩”来营造浪漫优雅、充满古典美的意境,以弱化苦难带来的紧张感。比如,《海的女儿》开篇背景是“在大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8]十分美丽广阔,没有“可怕的怪物和黑暗势力使儿童的想象力受到惊吓”。[9]再者,在安徒生童话中,大多悲剧都是自然而然产生的,如锡兵的断腿始于“穿堂风在作怪”,[10]老橡树倒地死亡源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等等。这些再自然不过的人物与场景,化为最舒缓的悲剧成因,来帮助儿童以哀而不伤的方式“理解死亡和悲伤的意义”。[11]

  (二)赋予童话人物超越苦难的可能性

  首先,安徒生童话通过上帝与爱赋予残酷和苦难的命运以亮光。例如,卖火柴的可怜小女孩最后与祖母一起“飞到既没有寒冷,也没有饥饿,也没有忧愁的地方——她们是跟上帝在一起”,[12]“走到幸福的新年中去”。[13][14]而那位别人认为“不中用”的洗衣妇去世后,安徒生借老佣人之口回答:“不,她很中用,上帝知道这是真的。”[15]在安徒生看来,尽管苦难的命运或死亡的结局不可避免,但上帝会对善良而悲苦的人给予肯定与回应。

  其次,安徒生约有四十余篇谈论死亡的童话,[16]他笔下的“死亡就像星辰日月般自然地存在”,[17]不过他以梦境般的美感补偿了死亡的不完美结局。比如,老橡树在猛烈的暴风雨中倒了下去,“和只有一天生命的蜉蝣一样”,[18]在最后的瞬间,它梦见了快乐和幸福的景象:古代的骑士与狩猎的号角,相爱的人们,去年夏天美丽的车叶菊、铃兰花……“它们都来了,大大小小的在我身边,没有一个落下的!”[19]于是老橡树说:“现在我再没有什么牵绊!我要飞到最高处,飞到荣光的光辉里!”[20]同样,客死在异国柳树下的克努德,死前梦见与爱慕的约翰尼回到儿时的柳树下并订了婚,最后带着爱的温暖和满足而死。美梦具有补偿性,它使主体从悲痛之中超脱出来,获得情感与精神的安慰,“一种愿望的满足”,[21]这样,当人们“与人世告别的时候”,“是带着微笑在幸福美好的梦幻中离开人间”的。[22]

  再者,很多悲剧都以开放式的结局来暗示新生,从而赋予苦难以希望。例如,变成泡沫的小人鱼,最后却并没有感到灭亡、寒冷与孤独,而是超升到另一个美丽和谐的天空世界中;而小锡兵被烧为灰烬后则化成了一个小小的心形锡块……这些结局都敞开了关于新生的想象。

  总的来说,安徒生童话呈现苦难,又以温柔平和的方式理解苦难并超越苦难,“安徒生给我们的,主要是一种悲剧快感,这些东西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23]

作者简介

姓名:樊杰 江碧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