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袁宗金:儿童提问的消逝 ——基于教育文化的社会学分析
2019年06月19日 14:48 来源:《南京晓庄学院学报》2018年第10期 作者:袁宗金 字号
关键词:儿童提问;文化惯习;教育文化;秩序化

内容摘要:儿童提问具有创造性,创造是儿童生命深处的涌动,提问是生命革新与发展的源泉,儿童所提出的问题实际上是最原始和最重要的问题。

关键词:儿童提问;文化惯习;教育文化;秩序化

作者简介:

  原题:儿童提问的消逝

  作者简介:袁宗金,南京晓庄学院幼儿师范学院教授,博士,主要研究方向:学前教育基本理论(江苏 南京 210017)。

  内容提要:儿童提问具有创造性,创造是儿童生命深处的涌动,提问是生命革新与发展的源泉,儿童所提出的问题实际上是最原始和最重要的问题。但当前教育只是寻求知识的确认,却忽视了儿童提问的价值,忽视了儿童的文化特征和精神的存在。教育如果离开了儿童的提问,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该文从家庭、学校和社会三个层面剖析文化惯习对儿童提问的影响。

  关 键 词:儿童提问 文化惯习 教育文化 秩序化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一般项目“社会流动背景下受虐儿童保护体系研究”(BHA170130)。

  提问是儿童的母语,儿童的提问是非常可爱和有趣的,因为它记录了儿童求知的生动创造过程。虽然问题充满童稚,但在稚气里却包含最活泼的精神与智慧的种子。①提问是儿童正常成长的语言,随着教育领域的扩张,当知识成为筛选和分层工具时,提问从孩子们的生活中被放逐,儿童的好奇心消失了,想象力渐渐枯萎,诗性消逝,使教育成为一种驯服的工具。

  一、“秩序化”的家庭

  (一)观念维度:家庭的“魔咒”

  在日常生活中,假如孩子不好好吃饭,我们就会强迫孩子;假如孩子不高兴,反问道:“你为什么老是让我做我不喜欢的?”我们就会说:“我是为你好!”孩子生病,大人强迫他吃药,他可能会问:“药这么难吃,你为什么要我吃?”我们往往说:“我是为你好!”凡是以“我是为你好!”为理由来干涉、限制他人自由的做法及态度,都是一种父权主义的表现。G.Dworkin将父权主义定义为:假如我们将干涉他人自由的理由归于“我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干涉他人的幸福、福祉、利益、需要”,那我们的立场就是父权主义。②

  家庭规则决定人们的行为模式,而家庭的交互作用是遵循一定的模式持续运作的。这个重复的原则会操控整个家庭生活,理解家庭的规则能让我们知道一个家庭如何界定他们的内部关系。“最优秀的人”是家庭认证的唯一标准,只有通过认证,才能成为“人”,这样的最佳价值观通常呈现在“学习成果”上,所有家庭成员都被“诅咒”牢牢束缚,失去便不能称之为“人”。为了拯救家庭,每个孩子都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一面镜子,规划考试工程,全力取得好分数,以便给祖先再一次“重生”的机会。

  “是人”“不是人”简单二元的推论在家族历史传承演化过程中,成为家族成员信奉并留存于血液中遗传的基本元素,家中的人都能够用这样的规则塑造出自己在家中的位置及生命的样式。这样的紧箍咒紧紧控制着家族成员,让每个成员转化为各种心身的症状,直接用自己的生命、行为及人格效忠于这样的诅咒,而效忠的理由是为了让家族最重要的人对自己成为“人”的认证。家族史的传承与家族的效忠不需要通过棍棒,因为家庭规则原原本本就在那里承接着所有的家族成员,在出生时就被植入到孩子的信念中。

  幼年时期,儿童通过模仿获得生活方式,家庭规则从不同的人际经验进入儿童的世界。带着家庭的诅咒,儿童建构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观,在人生的舞台上,它总是起着支撑作用,连改变都没有“基础”,因为原有的价值扭曲殆尽,“我”早已不在儿童的内在认识里。正如Moreno所认为:自发与创造是人类赖以生存最重要的特质元素,失去自发与创造,人的世界便僵化,在其中的成员只能跟随,把自己也僵住。儿童直接感受到来自家庭所匮乏的底层需求、安全感与接纳,似乎在追逐“好孩子”飘荡的灵魂,找不到“回家”的路。

  (二)情感维度:单向度的“占有”

  儿童与父母之间的互动体验建构了自我认同的方式,在生活中遵循这种看待世界的方式,并在他失去“我”的过程中,继续建构生命的早期阶段。传统教育强调“以家族为中心”,强调成人的要求和干预,约束与压力让孩子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尊重、自由、自信、快乐等让生命充满活力的词语,最终只是昙花一现,童年的经历使孩子能够熟练地学会把自己放在一边,以满足家庭的需要和家庭照顾者的期望。孩子在放大镜下长大,长辈们事无巨细地检查,没有理由,不准辩解,凶一点跌落到否定的恐惧,赞美又会掉入交换的陷阱,只有眼神里的真爱和等待、大手中的包容和接纳,能抚慰受伤的心灵,让瑟缩的孩子放掉惊惶,让儿童知道自己重要,自己爱自己。

  只有当父母清楚明白和孩子的互动而非带着过多的期待与压力时,孩子才有机会不需要去应付父母的期待,而能依原本的能力生活。儿童可以得到多少认证,就能和生命原力有多少连接,但是大家都以为口袋中的“糖”才是力量之源,就算认证很多的“家”也是不知不觉的,更别说算糖果的“家”了。结果孩子一辈子在流浪,弄不清自己是谁,因为只算糖果,“人”却不算数了。这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因为本质才能映照本质,生命才能带出生命,生命原有的璀璨光华自会渐渐显露,也就自成镜子了。

  儿童无论何时何地都会非常热心地抓住自己的发展机会,总是能发现属于他们自己的能力和本领,因此,他们认为自己有用之不尽的潜能。这个时候人们就会强调:不要惹父母生气,不要去挑衅父母,不要使父母无所适从。这样的一些理由把整个家庭教育学颠倒了,也从根本上将一些坏的企图强加给孩子。对于儿童来说,首先是要了解自己,并因此熟悉他们周围的世界。儿童当然不愿意,就像每一位研究人员一样,被动地消费事件,而是更愿意积极主动地参与到对事件的塑造中去。儿童生命历程的认知是竞争与比较的关系,在这一过程中,儿童越满足他人的期望,也就越丧失“自我”的主体性。失去主体的“自我”便在社会文化脉络的观照下建构了儿童的生命历程,整个家族的生命意识只剩下共同追求的唯一形式的存在——“成为最优秀的”。这样的经验在儿童的家庭故事里,并非以合作的模式达成,竞争与比较的结果,让儿童牺牲自我主体,有的也并未换来家庭的认可。这样,儿童的自我便在社会关系中被隐没了。

作者简介

姓名:袁宗金 工作单位:南京晓庄学院幼儿师范学院

职称:教授

课题:

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一般项目“社会流动背景下受虐儿童保护体系研究”(BHA17013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