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周洪宇 周娜:学前教育的两难选择与政策建议
2019年06月11日 16:17 来源:《教育发展研究》2018年第15期 作者:周洪宇 周娜 字号
关键词:学前教育;义务教育;教育产品属性;教育权

内容摘要:从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教育学等学科视角出发,本文剖析了学前教育产品属性、学前教育权、学前教育公益性、当前我国义务教育的主要任务等相关问题,得出“当前我国学前教育暂不宜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提出当前我国学前教育政策改革的重点在于强化政府主体作用,构建平衡国家与家庭教育权的公共学前教育服务体系。

关键词:学前教育;义务教育;教育产品属性;教育权

作者简介:

  原题:学前教育的两难选择与政策建议

  作者简介:周洪宇,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武汉 430070);周娜,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后(武汉 430070)。

  内容提要:学前教育是否应纳入义务教育体系,当前社会上和学术界对此问题争议颇大。该问题是一个涉及到教育产品属性、教育权归属、教育发展水平等多种因素的系统决策行为。从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教育学等学科视角出发,本文剖析了学前教育产品属性、学前教育权、学前教育公益性、当前我国义务教育的主要任务等相关问题,得出“当前我国学前教育暂不宜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提出当前我国学前教育政策改革的重点在于强化政府主体作用,构建平衡国家与家庭教育权的公共学前教育服务体系。

  关 键 词:学前教育 义务教育 教育产品属性 教育权

  基金项目: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规划2018年国家重大课题“建设教育强国的国际经验与中国路径研究”的部分成果。

  近年来,频繁有“两会”代表呼吁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学术界不少学者提出同样的学前教育发展建议。①理由依据主要有:一是学前教育是“准公共产品”,应该纳入义务教育体系,以保障其公益性;二是学前教育市场化危害了社会公平,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有利于提高学前教育公平;②与此同时,对于该建议,学界也有不少反对之声。总览理论界对“学前教育是否应该纳入义务教育”这一议题的研究,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对学前教育产品属性、教育权归属、教育公益性保障、学前教育需求与教育发展水平的矛盾及当前我国义务教育的主要任务等相关问题的剖析有待商榷或深入。本文试从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教育学等学科视角对上述问题进行学理性探究。

  一、学前教育产品属性:私人物品?公共产品?

  主张“学前教育是准公共产品”的观点,是学者支持“学前教育应该纳入义务教育体系”的重要论据。事实上,作为教育经济学的重要问题——教育产品属性,学界对此至今尚未达成共识。

  国内外学界关于教育产品属性问题的讨论颇多,但意见不一。大体有以下三类:其一依据教育产品消费的竞争性与排他性,认为教育为纯私人物品,③这种观点多见于国外学者;其二是基于教育消费的正外部性,即教育消费“社会边际收益大于个人边际收益之和”,主张教育为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④其三是依据教育服务提供的方式,即是否有政府财政支持,对教育产品进行定性。这其中代表性的观点有两派:一是以厉以宁为代表,完全依据产品提供方式,把教育分为四种属性不同的产品;⑤另一种是以胡鞍钢为代表,主张从教育产品自身性质与教育服务提供方式两个维度综合考虑教育产品属性。[1]胡氏认为:教育本身是私人物品,如果国家政府承担了某一层级教育产品的供给,那么这一层级教育会由私人物品转变为公共产品,“并非由于基础教育是公共产品,而实施义务教育,而是由于实施义务教育而使基础教育成为公共产品”。[2]

  公共产品理论的提出者、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对“公共产品”给出如下定义:公共物品是指那种不论个人是否愿意购买都能使整个社会每一成员获益的物品。这个定义说明公共物品的两个基本属性:正外部性与非购买性。前者是由产品自身决定的,后者则是通过政府的免费提供实现的,而前者是后者产生的必要条件。一件产品的公共或私人属性是由其自身性质与提供方式共同决定。单从自身性质来讲,教育产品都属于私人物品,是由其消费的竞争性和排他性决定的。无论是公立教育机构提供的教育服务,如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学前教育,还是私立教育机构提供的教育培训,如课外培训等,就其自身性质来说都属于私人产品。但政府出于国家发展的考虑而对某一层级教育实施制度安排,如财政支持、法律规定等,使得这一层级教育的消费性质由先前的竞争性和排他性转变为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或者不完全竞争性和不完全排他性,这一层级的教育产品属性就相应发生转变,由私人物品转换为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比如基础教育,从自身性质而言属于私人物品。政府通过一定的制度安排,包括财政支持、对所有儿童开放的普遍服务、法律规定的强制性等,使得基础教育消费成为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从而转变为公共物品。本文主张结合教育自身性质与教育服务提供方式这两种因素来考量教育产品属性。

  沿着这种理路,“学前教育是准公共产品”的判断受到质疑。学前教育作为一种特殊的消费品具有显著的正外部性。学前教育的正外部性是其成为公共产品的基本前提,但并非充分条件,不足以确保学前教育是公共产品。如上文所说,学前教育产品属性由学前教育自身性质与学前教育服务提供方式共同决定。从自身性质来说,学前教育属于私人物品,而且这一层次的教育并不像基础教育那样由国家提供免费、强制的教育,所以,学前教育不属于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

  “学前教育是公共产品”的结论不准确的话,那么,依据这个结论而得出“学前教育应该纳入义务教育体系”的论断也就有待商榷。事实上,“学前教育产品属性”不应该成为讨论学前教育是否应该纳入义务教育体系问题的依据。由前文分析可知,是政府对学前教育支持与否决定学前教育的产品属性,而不是学前教育产品属性决定学前教育政策。学前教育可能的公共性是由学前教育消费的正外部性决定的。学前教育不仅对幼儿个人、家庭等有着积极的影响,“对于提高中国社会文明程度、减少社会阶层间的差异与对抗、传播健康生活方式、促进社会整体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3]学前教育的正外部性要求政府应该在学前教育制度的设计与改革担负主导责任,为学前教育正外部效应的积极发挥营造良性的制度环境。但需要明确的有两点:第一,学前教育消费的正外部性是学前教育成为公共产品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第二,政府主导性责任的担负是指政府充分考虑并承担起发展学前教育的责任,加大对学前教育的资金投入,完成国家教育规划对学前教育的政策期待。政府可以采取多种方式和措施,以承担起发展学前教育的主导性责任,并不必然意味着“纳入义务教育体系”。

  那么,国家在学前教育发展中应该承担起多大责任?责任边界在哪儿?是否应该由国家完全承担?这是下面一个议题所要讨论的。

作者简介

姓名:周洪宇 周娜 工作单位:长江教育研究院

职务:院长

课题:

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规划2018年国家重大课题“建设教育强国的国际经验与中国路径研究”的部分成果。

荣誉称号: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