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李旭:丹麦电影《狩猎》中克拉尔的“谎言”迷局 ——兼论儿童生活世界的“蒙蔽”与“敞亮”
2019年01月08日 15:59 来源:《陕西学前师范学院学报》 作者:李旭 字号
关键词:儿童生活世界;现象学;克拉尔;“谎言”迷局;叙事研究

内容摘要:儿童生活世界的“蒙蔽”导致了丹麦影片《狩猎》中克拉尔的“谎言”迷局。

关键词:儿童生活世界;现象学;克拉尔;“谎言”迷局;叙事研究

作者简介:

  原题:丹麦电影《狩猎》中克拉尔的“谎言”迷局

  作者简介:李旭,贵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教育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学前教育原理、儿童文化、儿童生活世界(贵州 贵阳 550001)。

  内容提要:儿童生活世界的“蒙蔽”导致了丹麦影片《狩猎》中克拉尔的“谎言”迷局。要破解克拉尔的“谎言”迷局,不能仅仅从心理学的视角,要从意义更为完整的角度——儿童生活世界——对克拉尔的“谎言”迷局展开叙事研究,揭示“谎言”在影片语境中的发生发展过程,以帮助我们更深入合理地认识儿童生活世界、理解儿童。

  关 键 词:儿童生活世界 现象学 克拉尔 “谎言”迷局 叙事研究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15XJC880007)。

  最初知道《狩猎》(Jagten)这部影片,缘于2017年初一位同事的留言:“如何从幼儿心理学角度去理解(解释)影片《狩猎》中克拉尔的说谎?”①通过搜索,得知这是一部丹麦电影,2012年上映,由托马斯·温特伯格(Thomas Vinterberg)执导,麦德斯·米克尔森(Mads Mikkelsen)等人主演。为了回应同事的问题,笔者将影片找来,仔细地看了几遍②。该片主要讲述了心地善良、性格温和的卢卡斯(Lucas,Mads Mikkelsen饰演)刚与妻子离婚,独自在小镇上生活。他在镇上一家幼儿园工作,深受孩子和同事们的喜欢。工作期间,由于拒绝了一名叫克拉尔(Klara)的小女孩的“示好”,遭到了克拉尔的“谎言报复”而背上“性侵女童”的罪名。自此,卢卡斯的生活陷入一团糟:朋友的唾弃、家长的指控、女朋友的不信任、警察的调查介入……虽然最终真相慢慢露出水面,镇上的人们也再次理解和接受了卢卡斯。但是,一年后在儿子马库斯(Marcus)成人礼后的狩猎活动中,“砰”地一声枪响让卢卡斯惊魂未定,也让观众耳边仿佛响起“狩猎远未终结”的余音……

  看完影片之余,笔者顺便看了“豆瓣”上的影评,全部评论高达4万余条。粗略浏览了一下,发现多数评论集中于对克拉尔谎言的口诛笔伐,甚至通过谎言透视人性、得出“人言可畏、众口铄金”的结论。结合同事的留言,笔者认为有必要借此机会从一种意义更为完整的角度——儿童生活世界——透视克拉尔的“谎言”,揭示“谎言”在影片语境中的发生发展过程,以帮助我们更深入地认识理解儿童。

  一、“蒙蔽”的儿童生活世界:克拉尔“谎言”迷局的形成

  儿童生活世界概念的提出源自胡塞尔先验现象学、海德格尔存在主义现象学,聚焦儿童意义的完整展开。儿童生活世界“既包括儿童当下状况及体验,又包括儿童当下状况及体验的发生境域”[1]。因此,儿童生活世界既是理解儿童需要认识的内容,又是认识儿童的方法。“认识儿童生活世界就要对儿童当下状况及体验——‘儿童如是’——进行描述;同时,还要追溯其发生境域,对‘儿童为何如是’进行诠释。”[1]其要旨在于“面向儿童本身”——借鉴于胡塞尔“面向事物本身”的启示。“在胡塞尔那里,‘事物本身’(Sache selbst)指‘事物’在认识主体的意向结构中的构造;到了海德格尔那里,则将认识主体消解于‘事物是其所是’的显现中,‘事物本身’指‘表现自身为自身的东西’;对于伽达默尔,‘事物本身’就是建立合法前见的东西,昭示了存在的历史性。”[2]简言之,“我”在一种主体际性的视角中、在主客体视域融合的境遇中,实现“现象即本质、本质即现象”的要义。

  这注定认识儿童生活世界(或儿童生活世界方法的实现)不是一条坦途。在启蒙运动之前,“现象”(Phenomenon)首先是一个神学词汇,有“显现”(Erscheinung)之意,主要是指神(上帝)的“显示”(现象学深受这一隐喻的影响)。神的“显示”有两个特点:第一,只有被神选中的人(先知)才能看到这些现象;第二,现象是一种启示,神通过选中的人告诉大家一些喻示。这一“隐喻”提醒我们,认识儿童生活世界首先要看能不能得到儿童的“显现”;然后才是我们能不能“读”懂儿童的“显现”。现实生活中,我们很多时候要么无法接近儿童(儿童不向我们“显现”),要么接近了儿童而无法识别儿童的“伪装”(无法“读”懂儿童的显现),这就是笔者所言及的儿童生活世界的“蒙蔽”。在丹麦影片《狩猎》中,克拉尔“谎言”迷局的形成,正是因为儿童生活世界被“蒙蔽”所致。影片中,人们判断卢卡斯“性侵”克拉尔,主要是根据后者分别给葛瑞泽(幼儿园负责人)和奥莱(心理医生)的言语陈述(包括动作、神态、表情等,可以统称为克拉尔“现象”)。我们先看看当时的对话场景(场景文字来源于影片)。

  场景之一:克拉尔与葛瑞泽的对话

  幼儿园放学后,葛瑞泽正在收拾整理物品……

  克拉尔望着葛瑞泽,忽然冒出了一句:“我讨厌卢卡斯!”

  葛瑞泽转过头,略感吃惊:“啊,我还以为你们是好朋友呢。”

  克拉尔:“完全不是。”

  葛瑞泽:“为什么呢?”

  克拉尔:“他很蠢,而且长得也不好看,他还有‘小弟弟’。”

  葛瑞泽笑了笑:“所有男孩都有啊,像你爸爸啊,托斯汀(克拉尔的哥哥)啊。”

  克拉尔吸了一下鼻子:“嗯,但是……他的是硬的,硬得像根木棒。”

  葛瑞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转过头望着克拉尔,严肃而又惊讶地问:“你说什么?”

  克拉尔:“是真的。”然后动动嘴角,吸吸鼻子。

  葛瑞泽盯着克拉尔:“到底发生了什么?”

  克拉尔摇摇头,说:“他送给我一颗心。”把心形手工放在桌子上:“但我不想要。”

  葛瑞泽露出怀疑的表情,说:“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直接扔掉啊。”

  葛瑞泽摆弄着心形手工作品,陷入沉思……

作者简介

姓名:李旭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