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满忠坤:论“童年的秘密”的教育学意蕴
2018年12月13日 10:46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满忠坤 字号
关键词:童年的秘密;自然主义;教育学意蕴;早期教育

内容摘要:关注“童年的秘密”的教育学意蕴,据此确立早期教育的理论准则和行动方略,促进儿童“内在潜力”向着理想的方向发展,是现代教育永恒的主题。

关键词:童年的秘密;自然主义;教育学意蕴;早期教育

作者简介:

  原题:论“童年的秘密”的教育学意蕴及其早期教育启示

  作者简介:满忠坤,聊城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讲师,教育学博士,山东 聊城 252000

  内容提要:自然主义作为一种教育人性论和教育方法论的伟大发现,开启了现代教育的新征程。说童年是个谜,时至今日依然有效。“童年的秘密”具有鲜活的教育学意蕴,意指儿童意义世界的独特性、儿童成长的次序性、儿童行为逻辑的特殊性和儿童发展的不确性。超越人性善恶之“二元人性论”的分争,关注“童年的秘密”的教育学意蕴,据此确立早期教育的理论准则和行动方略,促进儿童“内在潜力”向着理想的方向发展,是现代教育永恒的主题。

  关 键 词:童年的秘密 自然主义 教育学意蕴 早期教育

  生养子女是人的生物本能和天赋权利,给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环境也是每个父母应履行的道德使命和社会职责。可以说,“子女的生与死,善与恶,都在于父母怎样教养他们”[1]24。个体生命的展开是一个奇妙的过程,儿童的世界充满了秘密。三岁的孩童经常问一些在妈妈看来“烧脑”的问题:太阳在海边升起也在沙漠升起,它到底在哪里睡觉;骆驼生活在沙漠为什么不生活在海边,海边不是也有沙吗?“养而不教”作为一个社会问题,既有“不为”之故,更有无知于“童年的秘密”引发的“不能”之困。探索儿童成长的“内在生命力”,揭示“童年的秘密”,是现代儿童教育永恒的主题。

  一、“童年的秘密”的发现及其教育人性论突围

  作为一种教育信条的自然主义,继承了古希腊和文艺复兴以来人文主义思想的精髓,至今依旧是儿童教育最伟大的人性论发现和价值诉求。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发展可归为两个重心。其一,作为目的的自然主义。早期自然主义以培养“自然人”、使人复归“原初状态”为旨归,反对封建教育内容脱离儿童真实生活,教育方法死板、摧残人性。其二,作为方法论的自然主义。后期自然主义以“教育心理学化”为路径,旨在发现支配人类天赋能力生长的“童年的秘密”,以此提高教育的科学化水平。可以说,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发展史,既是一部儿童的发现史,也是对抽象教育人性论的突围。

  (一)自然主义教育对“童年的秘密”的发现

  自然主义作为一种教育人性论假设和教育方法论,可以说是现代教育思想的内在灵魂和永恒追求。以卢梭为代表的自然主义教育对儿童的发现,可视为教育史上“哥白尼式”的革命。卢梭在揭露封建传统教育忽视儿童的同时,勇敢地举起了自然主义教育的大旗。他提醒人们关心儿童、尊重儿童,倡导教育要适应儿童身心发展的自然过程,开拓了发现“童年的秘密”的人的教育的新大陆。“如果启蒙时代的哲学为18世纪欧洲带来对人类幸福可能性的新的信心,那么必须要感谢卢梭唤起了对儿童需要的关注。”[2]自此,教育不再被看作是“从外部强加给儿童和青年人某些东西,而是人类天赋能力的生长。从卢梭那时以来教育改革家们最强调的种种主张,都源于这个概念”[3]215。儿童的教育不再死死盯着成人的世界不放,开始关注作为教育对象的儿童的世界。自此,“童年的秘密”逐渐被发现,“尊重儿童的天性”“根据儿童身心自然发展顺序施教”“回归儿童的生活世界”等教育信条,成为现代教育理论的核心诉求,极大地影响了近代教育的理论与实践。

  精神发生学认为,个体的童年类似人类的童年,童年是人类精神发生和大脑进化历程的复演。早期自然主义把儿童视为最接近人类“自然状态”的原初样式,认为儿童的天性纯真无邪,这也是卢梭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逻辑起点。早期自然主义提出教育要顺应儿童的天性,以儿童身心发展的自然秩序为基础,让儿童自然地成长为文明社会的“自然人”。针对当时封建教育压制儿童天性的现实,自然主义倡导教育要“尊重儿童的天性”,无疑是教育史上的伟大贡献。但是,早期自然主义的人性论是一种抽象的人性论,卢梭试图塑造的那个自命不凡的、像未开化人一样成长的爱弥儿的教育让划,也是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幻想。如何使教育既适应儿童身心发展的需要,又能促进个体及人类的文明开化,充分实现人的价值,是现代教育不懈探索的课题。

  (二)教育心理学化对“童年的秘密”的探索

  教育心理学化运动作为一种教育思潮和实践探索,与自然主义教育思想具有内在的历史渊源,是早期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继承和拓展。教育史上的“教育心理学化运动”的目标诉求有二:其一,教育活动要遵循儿童的身心成长的共同规律和个性差异;其二,以心理学为基础构建科学的教育学。两者的共同目标是探索生命成长的“童年的秘密”,为理想儿童的塑造提供科学的方法论依据。

  卢梭自然主义开启了教育心理学化的新征程,欧洲新教育和美国进步主义教育在其中发现了“儿童中心主义”思潮的萌芽。裴斯泰洛齐承袭了自然主义教育传统,首次正式提出“欲使教育心理学化”的教育理念。夸美纽斯和卢梭作为自然教育的先驱,处于无意识或潜意识的“教育心理学化”的萌芽阶段,受制于科学技术发展水平的实际,还不可能建构这一理论大厦。他们关于“天性”与“自然”等的理解往往是以“上帝”为万物的尺度,还未达到“科学化”“客观化”的水平。19世纪下半叶以来,伴随科学心理学特别是实验心理学的发展,人们对儿童的身心发展规律有了新的认识,推进了自然主义向教育心理学化的发展进程。

  夸美纽斯、卢梭、裴斯泰洛齐、赫尔巴特、福禄培尔、斯宾塞、蒙台梭利的自然主义教育传统是一脉相承的,即“相信教育是儿童天赋的展现过程;相信自由是儿童智力发展和感觉训练的必要条件”[4]。杜威、皮亚杰、奥苏伯尔和布鲁纳等人的教育思想,也是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延续和拓展。他们都承认天性的发展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强调教育要服从自然的法则、遵从儿童的天性;强调把儿童的天性作为教育的前提,教育的最终目标是使儿童的天性得到全面和谐发展。自然主义教育的现代发展,从把人交给自然,甚至把人引向自然并让自然来训练,转向顺应自然、遵照人的自然规律培养理想的社会人。因此,从关注儿童世界的秘密出发,为儿童提供良好的早期教育,是自然主义作为一种教育方法论和教育人性论的最伟大发现,也是现代教育的永恒追求。

作者简介

姓名:满忠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