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刘晓东:向童年致敬
2018年12月11日 10:14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作者:刘晓东 字号
关键词:儿童观;幼态持续;儿童本位;儿童文化;成人文化

内容摘要:“向童年致敬”这一主张是对单方面尊重成人的那种文化惯性的反动,并非主张单方面尊重儿童。在文化创造和文明发展方面,儿童与成人应当相互承认、相互信赖、相互尊敬、携手同行。

关键词:儿童观;幼态持续;儿童本位;儿童文化;成人文化

作者简介:

  原题:向童年致敬

  作者简介:刘晓东,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童年是值得成人向其致敬的。儿童身上的天性资源是一切人力资源、人文资源的源头。儿童也是文化的创造者,一批成人艺术家、文学家以及人文学者,尤其以毕加索为代表,发自肺腑地尊崇童年、遵从儿童,自觉接受儿童文化创造的启迪与引领,从而作出伟大的文化创造或思想发现,这对于人类文明的发展具有重大的示范、引领和启示意义。童年是贫乏的抑或丰饶的,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儿童观,从而涉及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观。前者与成人本位的传统教育观相联系,后者催生儿童本位的现代教育学。儿童本位不仅应是教育原则,而且应是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伦理建设、政治建设的基本原则之一。“向童年致敬”这一主张是对单方面尊重成人的那种文化惯性的反动,并非主张单方面尊重儿童。在文化创造和文明发展方面,儿童与成人应当相互承认、相互信赖、相互尊敬、携手同行。

  关 键 词:儿童观 幼态持续 儿童本位 儿童文化 成人文化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类一般课题“儿童教育的现代立场和现代观念研究”(项目编号:BAA140011)研究成果。

  童年是值得成人向其表达敬意的。儿童身上的天性资源(即童年资源[1][2][3])是一切人力资源、人文资源的源头,而成人是童年这些天性资源的继承者。珍视童年的天性资源,挖掘童年的天性资源,不仅能推动教育改革以及促进教育学理论建设,而且对于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伦理建设、政治建设等均具有重大意义。

  儿童的天性资源作为一个集合或体系,如同种子,具有自然的潜能(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自然的意志(叔本华《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乃至自然的目的(卢梭、康德)。其实,古代中国人也有类似认识。古代中国人有“天地之大德曰生”(《易·系辞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易·乾》)、“本心不容已”(《耿定向集》)等说法,相似观念相当丰富。“本心不容已”,不就是“天行健”在人心中的体现吗?古代中国人已经认识到:赤子之心具有向善的自然生长的倾向,具有文化创造的倾向;赤子之心乃人文世界的根系、源泉、原点和故乡。

  一、儿童拥有丰饶的天性资源

  儿童何以拥有丰饶的天性资源,自古及今均有人探讨。现代自然科学对此问题的精深探讨当属进化论领域。在进化论研究领域,用以解释人类进化方式的幼态持续学说在20世纪逐步成熟。[1]

  什么是“幼态持续”?有的生物学家将“幼态持续”噱称为“彼得·潘进化”。彼得·潘是苏格兰剧作家詹姆斯·马修·巴利(James Matthew Barrie)创作的同名小说中的人物,是永远不肯长大的孩子,于是彼得·潘成为永恒童年的象征。“幼态持续”注重选择祖先的幼年特征并加以复演,进而将个体的童年“做”得更长更丰富。从幼态持续学说的视野来看,人类就像彼得·潘一样,是不肯长大的孩子。

  了解童心主义思想[4]的读者或许会赞同:20世纪西方的幼态持续学说与中国先秦时期老子、孟子的思想可以划破时空而相互呼应;人类进化背后的主宰者(造物主、上帝、上天)也如老子、孟子一样思考,将“复归于婴儿”“不失赤子之心”作为人类进化的基本定律。

  幼态持续学说认为,童年是潜在适应的“贮藏室”[5][6]。说到这一话题,让我想起艾弗拉姆·诺姆·乔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的“柏拉图问题”,即在“刺激贫乏”的情况下,为什么人能知道得如此之多。这就意味着,人所知道的要大于从环境中探知、所学以及通过接受教育等方式所获得的知识;或者说,人的内部有一个知识的或理念的“仓库”,这个仓库里的知识远远大于从外部所能给予人的知识。我将人与生俱来所拥有的这个知识的或理念的“仓库”,称为童年资源或童心资源,说到底,就是童心或赤子之心。古希腊的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已经意识到,人拥有先验的知识或理念的“仓库”。所以,在柏拉图的著作中,苏格拉底认为知识即回忆,他教育年轻人的对话法被称为精神的接生术。

  古代中国人也认为人生而具有先验的知识与能力。例如,孔子说:“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论语·颜渊》)这表明孔子认为,仁不是他人相授的,而是自己本有自足的。孟子则认为“万物皆备于我矣”,又提出人生而具有仁义礼智之“四端”,又说“人皆可为尧舜”,又说“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这就赋予了“赤子之心”以丰富的内容。为后世思想家提出“赤子之心自能做得大人”等观念埋下伏笔。

  在现代社会,一些人士逐步认识到儿童心灵的丰富性。1802年的春天,威廉·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写出了《彩虹》诗作,指出离开儿童与生俱来的那颗心灵(其实就是古代中国人所谓的“赤子之心”),成人的生命便毫无意义,从而得出“儿童是成人之父/我希望在生命中的每一天/对儿童保持天然的虔敬”的结论。这首诗甫一完成,他便以该诗中的这几句诗为引言,开始写作长诗《颂诗:忆幼年而悟永生》(又称《颂诗》《大颂诗》)。[7]他认为,儿童来自天国,来时带着丰富的“遗产”;儿童的灵魂是伟大的、丰富的(“你的外在身形远远比不上内在灵魂的宏广”);儿童是“超凡的智者,有福的先知”(Mighty Prophet! Seer Blest!),是“卓越的哲学家”(Thou best Philosophe);与儿童相比,成人是盲人,而儿童是“盲人中的明眼人”(Thou Eye among the Blind)。这就将儿童看作人类心灵丰富“遗产”的占有者,从而使儿童以智慧而崇高的新形象矗立于成人社会的中央。在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里,一个率直的幼童将成人社会从虚伪中解救出来,这不正是对儿童作为“盲人中的明眼人”的有力阐释吗?

  二、儿童也是文化的创造者

  通常认为,儿童是贫乏的而成人是丰富的,这种观点是片面的。其实,儿童拥有更多的未受沾染的天性资源;儿童的世界与成人相比,更可能是天成的、健全的。也有人认为,成人是文化的创造者,而儿童只是成人文化的接受者、继承者,这种观点也是片面的。其实,儿童也是文化的创造者,而且是值得成人敬畏、效仿与学习的文化创造者。

作者简介

姓名:刘晓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