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陈云窗 李甦:儿童文字意识早期发展的研究
2018年11月13日 10:28 来源:《中国特殊教育》 作者:陈云窗 李甦 字号
关键词:文字意识;文字形态;文字构成规则;内隐学习

内容摘要:儿童在接受正式读写训练之前,已发展出一定的文字意识。前人对早期文字意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儿童对文字形态和构成规则的认识上。

关键词:文字意识;文字形态;文字构成规则;内隐学习

作者简介:

  原题:儿童文字意识早期发展的研究

  作者简介:陈云窗,中国科学院大学心理学系(北京 100049);李甦,中国科学院大学心理学系(北京 100049)。

  内容提要:儿童在接受正式读写训练之前,已发展出一定的文字意识。前人对早期文字意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儿童对文字形态和构成规则的认识上。本文结合西方和中国的研究,综述了儿童对文字形态及构成规则认知的发展进程、发展特点及其与后期阅读能力的关系。文章还分析现有研究的不足,并为未来研究提出了思路。

  关 键 词:文字意识 文字形态 文字构成规则 内隐学习 儿童

  基金项目:本文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汉字视觉加工专家化发展的早期行为及脑电活动预测指标”(项目编号:31571140)的成果。

  1 引言

  文字意识(print awareness)是指幼儿对文字符号系统形成区别于其他符号的认识。在儿童具备识别一个一个词语,将词语组成句子,进而理解一段文字的意义这一系列能力之前,他们并非对文字一无所知。很多研究表明,在接受正规的读写指导之前,幼儿对文字已经有了认识,形成了一定的文字意识[1-4]。早期文字意识对儿童读写能力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5-12],所以早期文字意识的发展一直是研究者关注的问题。前人对早期文字意识的发展研究,主要集中在幼儿对文字形态及构成规则的认识上,并发现幼儿早期文字意识与后期阅读的发展密切相关。本文将对以往的研究进行综述,以期为教育实践提供理论支持。

  2 幼儿对文字形态及构成规则的认知

  2.1 幼儿对文字整体形态的认知

  文字是一种符号,无论在哪种语言系统中,文字都具有区别于图案等非文字符号的特征。Lavine在1977年最早采用图形标识任务(Label Graphic Displays)考察幼儿对文字符号形态的认识。她将23张简单线条画、几何图形、波浪线、随意画出的线条、人造字母(字素)、外国文字、类似签名的草书、手写体文字、数字、字母、单词的卡片呈现给3-6岁幼儿,请幼儿回答“这是什么”。结果显示,所有3岁儿童都能说出图画卡片所指的事物,而将潦草的涂写、外国文字、数字和英文这几种类型统统视为书写一类的事物。也就是说,3岁幼儿能将绘画与其他类型的符号区分开来。随着年龄增长,儿童的辨别能力越来越强。一些4岁儿童能将类似文字的涂鸦与文字区分开来,一些5岁儿童已能区分数字和字母,尽管他们还不能对其进行命名[13]。

  Treiman和Yin一项关于中国儿童书写和绘画的研究得出了与西方文字研究非常相似的结果[14]。这项研究的对象是2-6岁的中国幼儿。研究者请儿童完成两项任务:一是写出自己名字以及火、日、水这3个目标词语,二是画出自己及火、日、水这4个目标物体。研究者请成人(同样来自中国)来判断孩子们的作品是书写还是绘画。结果显示,成人对于3岁以上儿童的书写和绘画作品判断正确率已达到94%,4岁儿童为100%,即使对于2岁儿童的作品,正确率也有79%,显著高于随机水平。此外,研究者还检验了幼儿书写和绘画作品的具体特征。研究发现,虽然2、3岁儿童的书写和正确的汉字之间相似性很低,但是相比绘画,这些“书写”出的内容会更小、更有棱角,并且有较少的填充面积。这充分说明,3岁儿童已能将书写和绘画区分开来,很早就萌发了对文字整体形态的认识。近期Treiman和Hompluem的研究结果显示,还没有阅读能力的3-5岁幼儿,对于文字区别于图画,与口语之间存在特定的对应关系已有一定程度的理解[15]。

  来自不同文字系统的研究都一致发现,儿童在很早就萌发了对文字整体形态的认识。汉字虽然在视觉形态上与西方文字差别很大,但中国幼儿也能很早将文字与图画区分开来,说明在这一点上不同文字系统的儿童在发展中表现出了相同的特点。这些研究结果也支持了Gibson提出的观点,幼儿认识文字的第一步不是字母命名,而是将文字与绘画区分开来[16]。

  2.2 幼儿对文字构成规则的认知

  每种文字系统都有自己的构成规则。从英语来看,英语单词的基本构成元素是26个字母。一个正确的单词至少有以下几个特征:1.水平直线排列(即多个符号排列在一条直线上,例如TOODLE比TOODLE更像文字);2.多样性(即字符串内的所有符号应该有所不同,例如TOODLE比TTTTTT更像文字);3.组合性(即单词是由多个符号组成,例如TOODLE比E更像文字)。从汉字来看,汉字的基本构成元素是30多种笔画,这30多种笔画又构成1000多个常用偏旁部首,再由偏旁部首组成汉字(有的偏旁部首本身也是一个独立的汉字)。一个正确的汉字需要有正确的笔画、正确的笔画组合方式以及正确的部件位置。

  Lavine 1977年的研究还测查了3-6岁儿童对以上文字特征的认识[17]。结果显示,上述的三个特征都是3-5岁儿童辨别文字的判断标准,但是不同年龄儿童会依赖不同的特征进行判断。其中第二个特征(多样性)是儿童判别文字的一个重要标准,不重复的符号组合(例如TOODLE、743286、ισдιθι)被判断为文字的比率明显高于重复性的组合(TTTTTT、777777、θθθθθθ),而且在各个年龄组内两者都存在显著差异[18]。

  Levy等研究者在Lavine的研究基础上做了较为系统全面的扩充,对474位年龄为48~83个月的儿童早期文字认知能力进行了测试[19]。该研究设计了130张闪卡,分别违反了13种英文书写惯例(每个惯例10张)。每张闪卡上都有两个单词/句子,其中一个违反了英文书写惯例,另一个则是正确的。研究者请儿童选择“其中哪个是妈妈会读的或者你认为哪个是更好读的单词/句子”。这项研究将英文书写惯例归为三大类,一是英文单词形态(Word Shape),主要指英文单词与涂鸦线条、似字母图形和图画是不同的,它们是水平排列、字母间无空格、单个字母不能构成单词;二是单词构成元素(Word Element),主要指组成单词的多个字母是不一样的,字母不能颠倒和镜像反写,单词中不能有数字;三是有关拼写规则(Spelling),即一个单词中应包括含元音和辅音,同音伪词(与某个真实单词发音相同)是不能接受的。

  Levy等的研究结果显示,儿童对每一种书写惯例的认知都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强。最小月龄组内(48~51个月)的儿童,只有对涂鸦、图画和似字母图形的判断正确率高于随机水平。但是52个月以上的儿童,除了三条拼写(Spelling)规则的之外,其他10条惯例的判断正确率均高于随机水平。这说明月龄在52个月以上的儿童对于单词形态(Word Shape)和单词构成元素(Word Element)的认知发生了质的提升。研究还发现,月龄60个月(5岁)的儿童已基本掌握单词形态惯例,月龄72个月(6岁)的儿童已基本掌握单词构成元素惯例,而拼写规则惯例虽然已有较高程度掌握,但是到83个月(近7岁)时仍未完全成熟[20]。

  关于汉语儿童对汉字构成规则的认知,彭聃龄等学者的研究主要采用字典判断任务,以真字和似字符号为材料来考察正字法意识的发展,研究对象基本为学龄儿童[21-22]。近几年来,研究者们开始将研究对象扩展到学龄前儿童,研究手段也不再限于字典判断任务,以期去发现比正字法意识更早的文字意识[23-25]。

  汉字书写惯例可分为两类,一是汉字基本形态特征,包括外廓为方形,非线条画,由类似线条又不都是直线的笔画构成,主要由笔画意识来代表;二是汉字结构特征,包括笔画要以一定的方向和规则组合在一起而不可以颠倒随意摆放,汉字由部件构成,一些具有特定位置的偏旁部首不能放错位置,例如‘氵’不能放在右边,主要包含笔画组合意识、部件位置意识、部件意识。

  为了研究汉语儿童对既未携带音韵要素也无语义要素的单独笔画的敏感程度,Li和Yin设计了针对学龄前儿童的拼写匹配任务,实验材料包括三种:正确书写构成的汉字笔画(比如“分”)、少一笔画或是多一笔画的似字刺激(比如“分”缺左上角一撇)、藏语符号。分析结果显示,5岁儿童已明显优选正确书写笔画的汉字,而非缺笔画的汉字,但4岁儿童还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特点。这说明5岁儿童已经具有了对汉字笔画的敏感性[26]。赵静和李甦以汉字、一般线条图、似字线条图和笔画组合为材料,采用字典判断任务考察3-6岁儿童汉字笔画意识和笔画组合模式意识的发展特点。其结果和上述研究一致:笔画意识出现在4岁,至5岁时已基本成熟,而笔画组合模式意识在6岁已基本成熟[27]。

作者简介

姓名:陈云窗 李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