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索长清:我国百年幼儿园教师文化的演进
2018年10月31日 17:33 来源:《教师发展研究》 作者:索长清 字号
关键词:幼儿园教师;教师文化;儿童本位;保教并重;历史演变

内容摘要:从其发展进程可以发现,我国幼儿园教师文化在不断的演进中形成自身专业文化,并从文化自在走向文化自觉。

关键词:幼儿园教师;教师文化;儿童本位;保教并重;历史演变

作者简介:

  原标题:我国百年幼儿园教师文化的演进

  作者简介:索长清(1985-),男,内蒙古赤峰人,沈阳师范大学学前与初等教育学院讲师,教育学博士,主要从事学前教育基本原理研究。E-mail:suochangqing@126.com(辽宁 沈阳 110034)。

  内容提要:考察我国百年幼儿园教师文化的演变历史,根据政权背景、相关学制规范、儿童观的演变、幼儿园教师角色与职能的发展,以及幼儿园教师在现实实践中所持的教育信念与行为模式,可将幼儿园教师文化的历史发展分为清末民初、民国中后期、新中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前,以及改革开放至今四个时期。从其发展进程可以发现,我国幼儿园教师文化在不断的演进中形成自身专业文化,并从文化自在走向文化自觉。

  关 键 词:幼儿园教师 教师文化 儿童本位 保教并重 历史演变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2016年度国家青年基金课题“幼儿学习品质的发展及其培养研究”(CHA160213)。

  任何形态的社会组织或社会群体都具有其自身独特的文化。教师作为社会中一种特殊的群体,因其承担的多重角色与工作职责,而在思想观念、行为价值取向上都有着区别于其他社会群体的特征,并形成一种教师群体独有的文化形态[1]。因幼儿园教师所秉持的保育教育信念、表现出的行为模式以及所承担的保育教育角色与职责区别于中小学教师,进而使得幼儿园教师文化成为一种相对独特的文化形式[2]。

  幼儿园教师文化是一种历时态的存在,其历史演进展现的是幼儿园教师在不同社会历史时期因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自身发展进程中所呈现的渐进样态[3]。我国本土的幼儿园教育自1903年诞生以来的百年间,走过了学习日本、美国、苏联以及自主探索的学制变迁,幼儿园教师的法定称谓也经由最初的“保姆”到后来的“教员”“教养员”直至“教师”的转换。与此同时,20世纪至今的儿童观也相应地发生了阶段性变迁[4]。从历史渐进的视角考察和审视幼儿园教师文化的形成与发展,不仅有利于梳理百年来我国幼儿园教师文化的发展脉络,而且有助于了解和把握幼儿园教师文化在不同历史阶段所呈现的特征。

  一、清末民初的幼儿园教师文化

  中国本土的幼稚园是随着癸卯学制的公布而产生的。在1903-1911年癸卯学制实施的8年间,日本式的幼稚园缓慢地出现在中国的土地上,“仿日”成为这一时期幼教师资培训与幼教实践的一大特色。1901年,清政府颁布兴学诏书,令“各州、县均改设小学堂,并多设蒙养学堂”[5]。蒙养院按规定不能单独设立,只能附设于敬节堂与育婴堂之中。两堂中的节妇与乳媪均是一些文化程度较低的妇女,即使让她们接受训练,也由于其自身文化素质太低,以及培训的非专业化而致其无法形成专业理念与实践。

  (一)“蒙养”“家教”合一

  我国幼教机构的滥觞虽可追溯至西周孺子堂的成立,但封建社会的政治制度情势与经济却未能给幼教机构的形成提供足够的支持,致使我国幼教发展仍旧依附家族及家庭存在。清末时期,尽管蒙养院制度建立,但传统封建的幼儿教育观念与思想还没有更新,蒙养与家教是合一的。在当时“保姆学堂”不能骤设,蒙养院所教的内容不多的情况下,蒙养急需者仍然要依赖于传统的家庭教育[6]95,学前教育并没有完全从家庭教育中脱离出来变成独立的教育实体,兼具慈善与教育的二重性,并显示出学前教育过渡的特点。

  蒙养院的师资培养注重传统的道德教育以及家务技能的训练,要求“保姆”将来做“贤妻良母”,扮演“养护者”角色。在清末学部所颁布的《女子小学堂章程》与《女子师范学堂章程》的“课程设置”中,家事、裁缝、手艺等家政类课程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由此被指为全面推行“贤妻良母主义”。因此,尽管清末对幼教师资及保育项目有相应规定,也有女留学生赴日学习幼教理论与方法,返国后亦如实地将日本所学移植国内,然而在中体西用的思想引导下,蒙养院中的保姆更多地保留着“贤妻良母”的角色定位,承担教师的职能也可看作“女性扮演的母亲功能的扩大”。

  (二)严肃主义的教学与管理

  尽管当时的《学部奏定女子师范学堂章程》中指明师资培养旨在习得蒙养院保育、家庭教育、小学堂教育的“旨趣法则”,但由于保姆的功能定位不明确,也未突出蒙养院与小学教法之间的区别,导致保姆所学不但浅薄而且死板,并没有习得专门针对幼儿保育与教育的知识与技能。加上“取经”式的师资培养方式虽有助于引进外国经验,但无从评估外国经验对本国幼教发展的影响与适切性,“仿日”得到照本宣科式的经验,未得日本幼教精髓;师资培训者本身的专业能力也颇受质疑,幼教师资培育形式甚至与中国士大夫教育极其相似,传统“书房式的背诵记忆”“注入式小学”的教法与管理上的严肃主义就成为教授幼儿简便且有效的方法。

  清末民初蒙养院的教学主要是模仿日本幼儿教育中的注入式教学法。当时蒙养院中保姆的教法仍然依照过去“书房式”的背诵记述,使用的教材只不过是把传统的蒙学教材“三百千”变成歌谣、游戏、手技罢了。与此同时,保姆们将识字、谈话、唱歌、积木等科目,一一地规定在课程表中,不会混乱也不允许混乱。幼儿日常使用的各种工具和材料也都由教师准备,倘若老师不给,幼儿自然不能自由使用,而当游戏的时候一举一动也需教师们担负指挥的责任[7]。张雪门先生在考察当时的幼儿园后写道:“要形容这一时期的幼稚教育,和现在注入式的小学十分类似”[8]。造成这种现象的症结正在于学习国外经验时,未能有正确的学习态度与系统知识,对幼儿教育专业知识的了解与技能的训练未得他国精要,只是简单凭借生活常识和经验对幼儿进行养护和教育。

作者简介

姓名:索长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